“我們從 Google 離職了”

CSDN資訊 2022-05-14 11:23:50 阅读数:247

google

06892353b11712dd6b24c25be4d0a479.gif

【CSDN 編者按】在科技圈中,進去大廠是很多人為之奮鬥的目標,殊不知,縱觀這座圍城,有人想進去,自然也有人想要逃離。本文中要講的便是這樣一群工程師:

一比特曾在 Google 幹了 10 年,在獲得了穩定的晋昇之後,他卻毅然地選擇了離職,加入了一個 40 人的小型創業公司。當問及原因時,他自己也有些道不清說不明,但就是有這樣一種信念,讓他不願安於現狀,堅信自己必須要做出改變!

另一比特,作為 WebAssembly 規範的作者之一,其在致力於為 Google 的工具提高開發效率同時,也在與慢性病作鬥爭。然而最終卻敗給了令人焦慮甚至讓人無法入睡的 Google 工作。 

編譯 | 蘇宓

出品 | CSDN(ID:CSDNnews)

Scott Kennedy 於 2011 年年初加入 Google。那時,也正值拉裏·佩奇上任 Google CEO 的第二周。當時,每個人都在談論一個名為 Emerald Sea 的秘密項目,這也是後來的 SNS 社交網站 Google+ 項目。 

這是 Scott Kennedy 當時夢寐以求的工作。在 Google 任職,Scott Kennedy 不僅收獲了一批非常厲害的隊友和榜樣,而且其經濟條件也得到了改善,有了相當穩定的收入來源,這也為他將來的職業生涯發展奠定了基礎。

在外人看來,Scott Kennedy 所擁有的一切,羨煞旁人。

但是在 Scott Kennedy 本人看來,在 Google 工作的 10 年間,他一直致力於搜索工程業務,但是越做越不開心,甚至感覺很累。

他錶示,“當時,我很難錶達為什麼自己要做出改變,盡管我非常確認改變是必須的。現在看來,離開是因為我需要解决工作與生活的平衡問題。”

e6a7b3e3e9e14abd3fdd3b072429787f.png

工作與生活如何保持平衡?

在博客中,Scott Kennedy 稱,有人曾將生活和工作的平衡用三個裝滿水的桶來描述。 

  • 1 號桶代錶的是職業;

  • 2 號桶代錶的是健康;

  • 3 號桶代錶的是社交和家庭生活。

作為一個用於存儲的容器,隨著時間的推移,水桶裏面的水終會有消耗殆盡的一天。不過,Scott Kennedy 錶示,只要整體水比特足够高,一切都會好起來。

這裏值得注意的是,水桶裏面的水代錶的是滿意度,而非為其所花費的時間。

所謂計劃沒有變化快,2020 年,一場突如其來的 COVID “黑天鹅事件”摧毀了很多人的 3 號桶,這其中也包括了 Scott Kennedy。因為 COVID 的流行,大家只能居家,甚至與當地朋友見面也變得很困難。

不幸的是,2021 年 1 月,Scott Kennedy 在打籃球時拉傷了跟腱,他的 “2 號桶”也受到了損壞。

繼而,Scott Kennedy 錶示,“直到那時我才意識到 1 號桶的水已經耗完有一段時間了。”

9bb79ca8ee0284bfd24725d79ad2f710.png

關於“1 號”的工作桶早已損壞

時間持續到 2021 年年中,Scott Kennedy 稱自己雖然不孤單,但是一直感覺身心疲憊。究其原因,是因為缺乏對創建產品和完成項目的滿足感。

他錶示:

在 Google 完成工作可能很困難。往往一個項目需要很多團隊合作才能成功,因此我們必須要預先做很多工作,才能讓每個人齊心協力。但這樣做,也使項目變得脆弱。因為不同的團隊中倘若有任何一個改變了目標或方向,甚至只是誇大了他們最初的承諾時,項目進度就有可能會延期或者直接失敗。

這種情况的發生率不斷上昇。其背後有很多因素,如團隊爭奪項目、高管不同意項目方向等等,但中層管理人員足够聰明,他們用 OKR 的方式來錶達,讓他們都認為自己得到了想要的東西。不過,中層管理人員的重組和離職的人員流動意味著大多數人的管理鏈每年都會發生多次變化。在這方面,辭職就像一個飛輪(每次都會有人受到影響)。

在 2021 年的大部分時間裏,我都在努力保護我的團隊免受混亂。我希望他們能够完成我們所期待的項目。然而,我每天都因有新的領導人進入團隊而轉移注意力。

2021 年 9 月,公司迎來了另一波組織架構變革。盡管我的工作時間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少,但我還是感到筋疲力盡。

因此,Scott Kennedy 决定最好的解决辦法是在一個很小的地方工作,由此,這樣一類的問題將都不會存在。

915ab779be565bb3048c03b6fc8feedd.png

“Google 的工作給我帶來了腦損傷”

如果說 Scott Kennedy 的三個桶是在現實和經曆中磨損壞的,那麼另一比特工具開發工程師、遊戲設計師 Katelyn Gadd 的經曆似乎就沒那麼幸運了。

他的“2 號桶”早已損壞,現如今“3 號桶”也遍體鱗傷。

Katelyn Gadd 錶示,在過去的二十年裏,其一直在與慢性病做鬥爭,不過,他還是成功工作了。但是在他看來,Google 是他工作過最糟糕的地方,甚至給他本人帶來了腦損傷。

如果你發現你的工作讓你難以入睡,甚至讓自己每天都感到緊張,或者讓你不斷質疑自己的自我價值,我會鼓勵你找一份新工作。

1fffbe7ac9a9a107ccbb8a5994847cd6.png

2015 年加入 Google 的 Katelyn Gadd,曾作為 WebAssembly 規範的第一作者之一在 V8 團隊工作。

在加入 V8 團隊時,Katelyn Gadd 在過去幾年一直在維護一個將 .NET 應用程序轉換為高效 JavaScript 的轉譯器。這與 Emscripten(基於 LLVM 關注速度、尺寸和 Web 平臺的 WebAssembly 完整編譯工具鏈)幾乎是同一時間開始的,Emscripten 成為行業的標准並推動了 WebAssembly 的發展。偶然間,Katelyn Gadd 與 asm.js 的創建者 Alon Zakai 一起工作,並從他的建議和專業知識中學到了很多東西。這段經曆讓他順其自然地進入了 WebAssembly 團隊。

在 WebAssembly 領域,Mozilla、Google 都曾努力將 asm.js 變成每一個應用程序在 Web 上運行的方式,但想要實現這一願景,其實很難。最初,Katelyn Gadd 作為最早的一批貢獻者之一加入這個難題挑戰的隊伍中,雖然他有一定的 Web 經驗,但是編寫規範時還是不可避免地遇到了各種挑戰,如當時的整個委員會成員必須同時充當 PM、倡導者和程序員,最終旨在把一個將被數十億人使用的東西的框架放在一起。

毋庸置疑,如果你正在構建一個數十億人都會堅持使用的產品,這將為自己帶來多大的壓力。同時 Web 上充斥著各種糟糕的 API、考慮不周的規範和糾纏在一起的安全漏洞。一個程序員在一周內完成的東西可能會在未來被使用幾十年,因此 WebAssembly 也不可能發布“不成熟”的規範。

基於這一點,如 Katelyn Gadd 等瀏覽器開發者,也將承擔著巨大的壓力。

同時,這種壓力也成為點燃“鬥爭”的導火線。Mozilla、Google 作為 Web 領域的佼佼者,都想要以先進的技術來占據市場份額,然而在很多規範設計方面,兩家公司的技術專家總是無法達成一致,甚至在一起開會的一個小時過去後,沒有任何結果。

在 Katelyn Gadd 看來,健康的生態中,一個團隊應該會有 PM 和領導,他們會認識到溝通過程中問題所在,並會出面解决這一情况。

Katelyn Gadd 直言,“我們沒有一個項目經理,充其量還能找到一個兼職的 PM,但是他在無力承擔這種情况下,選擇了離開,並把負責的問題留給還處於工作過度的工程師。然而,這群工程師沒有什麼經驗,毫無疑問,關於 WebAssembly 的規範標准被推遲了。更糟糕的是,我們的領導缺乏創造變革的力量。”

在 Google 任職的兩年時間裏,Katelyn Gadd 錶示自己長期處於緊張狀態,充當非官方的 PM,幫助主持會議和記錄,同時還要應付有時充滿敵意的同事。不幸的是,身處 WebAssembly 開發的長期壓力,給他帶來了腦損傷。隨著時間的推移,Katelyn Gadd 慢慢失去了中期和短期記憶,以至於有些時候他在車庫裏找不到他的車,或者剛說的話就會忘記了。

最後,醫生讓 Katelyn Gadd 强制休病假,並鼓勵其辭職。

在此期間,Katelyn Gadd 决定直接找到 Google 的一比特高管,向其解釋 WebAssembly 項目是如何在沒有組織的支持下掙紮的,以及很多開發者是如何被趕出這個項目的。「這比特高管認同我的看法,然後告訴我什麼也不會改變。」

而後,沒有任何戲劇性。Katelyn Gadd 被迫休完病假回來,發現其所在的WebAssembly 團隊基本上已經解散了——-多人辭職,還有人調到了公司的其他部門。

“我的新經理告訴我,我現在將和不同的人一起工作在 Chrome 的一個陌生的部分。但我拒絕了,並參加了一個簡短的離職面試。”Katelyn Gadd 說道。

70e0af6efd7a27ba4c3081a0c78c32f6.png

重新開始:休養 vs 在小型創業團隊 

好在最終,Katelyn Gadd 也及時做出了决斷,現在“我一直處於失業狀態,與我的醫生一起努力恢複我的健康,同時偶爾寫寫代碼。我很高興地說,我現在已經部分康複,並有報酬地從事開源工作,但我將永遠不會再像以前那樣了。”

另一比特主人公 Scott Kennedy 也在 2021 年期間,無意中發現了 Replit 這家僅有 40 人規模的創業團隊。通過進一步溝通與了解,他發現自己的觀點與這家公司很多層面不謀而合。

因此,Scott Kennedy 主動地聯系了他們,“我已經有 5 年沒有定期編碼了。但謝天謝地,他們的面試很務實。我花了晚上和周末來刷新我的技能,足以通過。”

在談 Offer 環節中,Scott Kennedy 錶示自己只關心三件事:

  • 將在公司所擔任的角色(這裏並不是指職比特 title,而是真正實現自己價值的角色);

  • 有足够的薪水以支付賬單(在灣區有房子的三口之家的開銷可不是開玩笑的。它曾占 Scott Kennedy 在 Google 薪水的 85%);

  • 足够的股權,如果對 Replit 的發展前景判斷正確,Scott Kennedy 認為這將比他留在 Google 更具優勢。

最後,Scott Kennedy 總結道,“當我答應了這個職比特邀請時,一股欣慰和興奮之情瞬間湧上心頭。我通常建議別人在做艱難的决定時要遵循自己的直覺。很高興這一次我自己做到了。現在的我有更多的工作時間,雖然工作內容和以往有所不同,但我覺得效率提昇了 10 倍。”

因此,當一個桶裝滿水時,它可能會溢出,順帶填滿其他桶。而當一個桶損壞時,也需要做出决策並進行修複。

來源:https://www.scottkennedy.us/balance.html

https://medium.com/@katelyngadd/why-i-quit-googles-webassembly-team-and-how-it-made-me-sick-c50ef562ce1

本文由CSDN編譯整理,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 推薦閱讀 —

*蘋果跌落全球市值第一寶座;聯想一員工侵占公司工時費近1000萬;PHP 8.1.6 發布|極客頭條
*被 Linux 之父罵、遭黑客威脅,英偉達終於“想開”了:正式開源 Linux GPU 內核模塊!
*Flutter 3.0 重磅發布,橫跨iOS、Android、Windows等六大平臺!

d86c3592a4c9ce0b5b740864121a44cb.png

一鍵三連 「分享」「點贊」「在看」

成就一億技術人

版权声明:本文为[CSDN資訊]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gsmany.com/2022/134/2022051411223311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