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弃疾《水調歌頭·白日射金闕》賞析

人生旅途 2022-01-08 05:51:01 阅读数:928

辛弃疾 白日 日射

白日射金闕,虎豹九關開。見君諫疏頻上,談笑挽天回。千古忠肝義膽,萬裏蠻烟瘴雨,往事莫驚猜。政恐不免耳,消息日邊來。笑吾廬,門掩草,徑封苔。未應兩手無用,要把蟹螯杯。說劍論詩餘事,醉舞狂歌欲倒,老子頗堪哀。白發寧有種?一一醒時栽!

注釋

  • 水調歌頭:《水調歌頭》,是詞牌名之一,又名《元會曲》、《凱歌》、《臺城遊》、《水調歌》,雙調九十五字,上片九句四平韻、下片十句四平韻。唐朝大曲有“水調歌”,據《隋唐嘉話》,為隋煬帝鑿汴河時所作。宋樂入“中呂調”,見《碧雞漫志》卷四。凡大曲有“歌頭”,此殆裁截其首段為之。九十五字,前後片各四平韻。亦有前後片兩六言句夾葉仄韻者,有平仄互葉幾於句句用韻者。
  • 金闋:均喻指宮廷;
  • 萬裏蠻烟瘴雨:指湯朝美貶新州事。新州,即今廣東新興縣,在當時被認為是僻遠蠻荒之地。
  • 政:同“正”。此借用東晋謝安語。《世說新語·排調》:初,謝安在東山居布衣時,兄弟已有富貴者,翕集家門,傾動人物。劉夫人戲謂安曰:“大丈夫不當如此乎?”謝乃捉鼻曰:“但恐不免耳!”
  • “未應”兩句:自謂英雄無用武之地。蟹螯(áo)杯:喻指飲酒吃蟹。
  • 老子:指老了之後。
  • 栽:喻指將白發一根根的拔掉。

賞析

“白日射金闕,虎豹九關開。”十字寫的是皇宮富麗堂皇,氣象森嚴。在那裏,朝美“諫疏頻上,談笑挽天回”。四句兩層,一張一弛,作者描繪出朝美朝堂上從容和無畏。據《稼軒詞編年箋注》引《京口耆舊傳·湯邦彥傳》:“時孝宗銳意遠略,邦彥自負功名,議論英發,上心傾向之,除秘書丞,起居舍人,兼中書舍人,擢左司諫兼侍讀。論事風生,權幸側目。上手書以賜,稱其‘以身許國,志若金石,協濟大計,始終不移’。及其他聖意所疑,輒以諏問。”那時候的宋孝宗還有些進取之意。淳熙二年八月派湯朝美使金,向金討還河南北宋諸帝陵寢所在之地。不料湯朝美有辱使命,回來後龍顏大怒,把他流貶新州,嘗盡“蠻烟瘴雨”滋味。這一層“千古”、“萬裏”兩句似對非對,中間再作一暗轉。對於心懷忠義肝膽但卻遭貶的朋友,辛弃疾並沒有大發牢騷,徒增友人的煩悶。而是安慰朝美“往事莫驚猜”。因為有才幹的人終會發迹的。眼前你不是已經奉詔內調了嗎?恐怕還會有消息從皇帝身邊下來,“日邊”這裏用以比喻帝王左右,“恐”字是擬想之辭,卻又像深有把握似的,這是稼軒用典的妙處!從“蠻烟瘴雨”的黯淡淒惶到日邊消息之希望複起,中間再作一暗轉。上片凡三暗轉,大起大落,忽而榮寵有加,忽而憂患畢至;忽而蠻烟瘴雨,忽而日邊春來,乍喜乍悲,亦遠亦近,變化錯綜,既是對友人坎坷的同情又有對其振作的鼓勵。

下片轉敘作者自己鄉居生活情懷。“門掩草,徑封苔”,本是冷落景象,詞人但以一笑置之。不難看出,這笑,是强作豁達的苦笑,是傲岸不平的蔑笑。

下片基調無限幽憤,都被這領起換頭的一個“笑”字染上了不協調的色彩,反映出一種由於受壓抑而形成的不平而又無奈的心情。一“笑”字,內中感情複雜,可為下片基調之凝練。接下去仍是正言反出:未必我這雙手就沒有用處,不是可以“一手持蟹螯,一手持酒懷”嗎?試想,當國步蜩螗(tiáo táng)之際,他那雙屠鯨剚(zì)虎的巨手,不能用來扭轉乾坤,卻去執杯持蟹,這是人間何等不平事!而稼軒但以“未應兩手無用”的反語輕輕挑出,愈見沉哀茹痛。循此一念,又找足“說劍”一層。說劍論詩,慨言武備文事。辛弃疾“壯歲旌旗擁萬夫”,後來又曾上《十論》《九議》,慷慨國事。這時看來,這文韜武略都是無用的“餘事”。剩下的,他只有終日痛飲長醉,搖搖欲倒。這“醉舞狂歌欲倒”六字,寫盡詞人悲憤心懷,潦倒情態,然後束以“老子頗堪哀”。“堪哀”是堪憐念之意,語出《後漢書。馬援傳》,意思是說,自己如此狂歌醉舞,虛置年華,這心情應該是故人所理解、憐恤的。歇拍“白發寧有種?——醒時栽”,將一腔幽憤推向一個高潮。“白發”寫愁,本近俗濫,但稼軒用一“栽”字,翻出了新意。這兩句有幾層意思。詞人春秋正富,本不是衰老的時候;但憂國之思,添他滿頭霜雪,這是一層。國事不堪寓目,醉中尚可暫忘,醒來則不勝煩憂,此白發乃“——醒時栽”也,又翻進一層。白發並不是自然生出來的,而是“栽”上去的,可見為國勢之操勞宦途之喜悲使他年富而白發徒增。這樣,就從根根白發上顯示出詞人人生道路上的風風雨雨,隱然現出廣闊的社會背景,這又是一層。單就“栽”字齒音平韻,於聲則無限延長,於情則芊綿不盡。這下片一路蓄意蓄勢,急管繁弦,最終結在這個警句上,激昂排宕,化為感慨深沉。千載後讀之,猶覺滿腔不平之氣,夾風雨霜雪以俱來。

這首詞,上片文意一波三折,於無字處出曲折,極掩抑零亂,跳躍動蕩之美;下片卻一氣奔注;牢騷苦悶,傾瀉而來,並且反語累出,在感情激蕩中故作幽塞,豪放中仍不失頓挫曲折,詞的構局可謂錯綜多變。

全詞核心在下片,但上下兩片,對比映襯,錶現力增强。上片一起,白日金闕,虎豹九關,何等高華氣象;下片一轉,門為草掩,徑被苔封,又何等荒凉寂寞!這是一層對比。上片贊美湯朝美,譽其巨手可以“談笑挽天回”;下片寫自己,則兩手只堪把蟹持杯,又是一層對比。上片寫對方,終能日邊消息重上朝堂,下片說自己,則滿頭白發,終日醉舞狂歌為消磨,再加一層對比。通過强烈對比,益見“斯人獨憔悴”的不平之情,這是此詞的另一個藝術特色。

上片鼓勵友人,意氣飛揚;下片抒一已之憤,悲憤無奈。乍讀之下,上下片的思想感情,好像矛盾。其實,此等矛盾之處,正是顯示稼軒的偉大之處。稼軒是雖身處閑散而時時不忘憂樂天下的血性男兒。他既不能不為一已之遭際而憤然不平,又不忍以一已之遭遇挫盡天下志士仁人之壯志。因此,他總是本著“知其不可而為之”的頑强精神,鼓舞同道,力挽既倒的狂瀾。故上片激勸再三,下片卻沉憂抑鬱。此矛盾虯結之處,正見出詞人一片忠貞愛國之苦心,這正是此詞的思想光輝之所在。善乎謝章鋌《賭棋山莊詞話》之評辛蘇詞曰:“讀蘇辛詞,知詞中有人,詞中有品。”

版权声明:本文为[人生旅途]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gsmany.com/2022/01/2022010805510054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