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花式叫老公

攝影 2022-01-08 00:46:59 阅读数:221

第十章 十章 花式 老公

驚怒與厭惡寫在了於傑的臉上,他睜大雙眼瞪著李平凡,像是要把她活剝了。

“傑哥哥,救我。”朱麗麗大聲呼救,眼淚掉得很歡快,好像李平凡把她砍斷了一條胳膊似的。

於傑沒再看李平凡一眼,他彎腰抱起朱麗麗一個箭步沖了出去。

李平凡目瞪口呆,愣在原地,一時間她還沒反應過來,腦子有點蒙。

漸漸地她低下頭看著流血不止的手。

刀鋒劃破她的左手腕時,血便一直在滴,她默默看著血液一點一點映紅潔白的瓷磚。

她眼中的木納漸漸變得靈動,臉上洋溢著淡淡的笑容。

她想:“不疼,一點小傷算什麼,蚊子叮一口比它大,他是我的老公,我是他的妻子,我就要當媽媽了,我得好好活著,生活幸福指數爆棚,我的趕緊去醫院才行。”

雨一直在滴滴溚溚地下個不停,天空黑壓壓一片。

李平凡掙紮著起身,她使勁搖了搖頭,身子晃了晃。

她感覺頭有些輕微的眩暈,她一步步往於傑的臥室走去,沿途留在一串掉落的血印。

她的脚步停在了於傑的房門外。

她美眸看向那扇緊閉的臥室門,怯生生地喊道:“老公,我受傷了,手流血了,你送我去醫院啊。”

她聽到了於傑走路的脚步聲。然後又聽到了朱麗麗嬌滴滴的說道:“傑哥哥,我好怕,平凡姐她她她要殺我,你別走……”還有朱麗麗小聲的抽泣聲。

李平凡手上的血一直在滴,臥室門沒有任何反應。

李平凡原地等了一小會兒,臉上有了絲絲的傷感,旋即又露出了姨母般的微笑。

她轉身一步一搖向門外走去,在門口拿了一把雨傘。

天空好像是破了一個大窟窿,雨傾泄而下,電閃雷鳴,刮著大風。

她一只纖細的手撐著傘,大風吹得她的身子和傘直搖晃。

她另一只血淋淋的手去開車門,血水打濕了駕駛室,打濕了方向盤,血液順著方向盤一點一點往下滴。

她心想:“如果就這樣流血掛了,我下輩子還能找到於傑嗎?”旋即她猛踩油門,加快了開車的速度。

車子在雨夜中飛馳,濺起地面的水流向兩側飛起,急速往醫院方向而去。

醫院門外,大雨滂沱。

她一手撐傘,嬌弱的身體搖晃,血液順著白嫩的手指一點一點往下滴。

她一步一步的往前移動,她使勁搖搖眩暈的腦袋,往醫院的大廳走去,大廳門口,雨傘掉落在地,被大風刮入了雨中。

她挪步走入了大廳內。

一個女子迎面走來。她短發微卷,面容姣好,脚上一雙黑色運動鞋,下身一條破著很多洞的牛仔褲,上身一件又肥又長的薄紗毛衣,高挑的身材,青春且靚麗。

她一眼就看到了李平凡,

“平凡,你的手怎麼流了那麼多血?趕緊去我哥那裏包紮。”她著急的喊道,沖到李平身邊挽扶著她。

李平凡抬眸,看見她滿臉疑問的看著自己。

“壇子,是你,我切菜時不小心弄的。”李平凡臉上露出微笑,若無其事的回答。

壇子是李平凡從小一起長大的閨蜜。

壇子狐疑的目光,看向李平凡的手,說道:“你切菜也切得太誇張了,都切手腕上去了,我跟你講,不會下廚就不要下廚。”

“我功夫沒練到家……壇子,我跟你講,我只是想練電視裏放的那種把刀拋上去,刷刷刷菜就落下來擺得整整齊齊的功夫,誰知道功夫不到家就成這樣了,沒事,小菜一碟。”李平凡嫣然輕笑道,抬眸看向壇子。

壇子一臉愁容說道:“平凡,你趕緊跟我去包紮,還好我哥今天當值,我帶你去你不用排隊了。”

“這樣好嗎?你哥難做不,要不,我去掛個急診就好。”李平凡看著壇子不在意地說道。

壇子扶著李平凡就走。

身著白大褂身形俊逸的譚松正在坐診。

“哥,平凡切個菜,把手切成這個樣子了,你快給她包紮”壇子把李平凡扶著進了醫生房裏。

正在坐診的譚松轉頭看了一下李平凡的手。他站了起來對身前的病人說道:“她流血了,比較急,你稍等一下。”

壇子扶著李平凡一邊凳子上坐下。

譚松走向屋內的一張桌子,拿出工具,走向李平凡的身旁,開始幫李平凡清理傷口消毒縫合包紮,他動作極其的嫻熟。

“平凡,傷口有點深,給你掛青黴素。”譚松說道。

他頓了一下,又道:“你到底幹什麼了,切菜能把手切成這這個樣子,你是不是和他打架了?”

“平凡,他以前只是不理你,現在都發展到打你了嗎,平凡,你到底委屈自己幹嘛,趁現在還沒有孩子,早離早好。”壇子說道,臉上帶著慍怒。

“真不是打架打的,”李平凡舉手發誓“哎呦。”一聲,李平凡疼得呲牙咧嘴,她舉錯了那只受傷的手。

隨即李平凡笑盈盈地說道:“我真的是切菜時走了神不小心割破的。”她的美眸裏閃著小小的光芒。

譚松看著李平凡說道:“疼嗎?不合適的鞋有意義嗎?”

李平凡看著譚松,甜甜一笑,沒有回答。

“壇子,你看我象不象一條萌萌噠的小狗。”李平凡轉頭看著壇子問道,李平凡笑得甜甜的,可愛活潑。

“你根本就是一條地道的舔狗。”壇子笑道,她伸手在李平凡的腦後勺上輕輕呼了一巴掌。

壇子一雙美眸暗了暗,轉頭看著她哥說道:“平凡她己經病入膏肓了,你給她多打點藥。”

壇子開車送李平凡回的家。李平凡目送壇子的車離開。

李平房走回家,走近了於傑那間緊閉的臥室門。

李平凡心道:“我是他的妻子,我為什麼要睡客房。”

她嬌小的身體靠在臥室的門上,纖纖素手拍打著臥室的門。她粉唇微張,嬌滴滴,脆生生,聲音甜到爆膩,喊道:“老公出來啊,老公我想你了,老公,我受傷了,你出來看看我啊……”她拖長了音調和發聲的技巧,反複地叫喚。

沒人搭理她,沒人開門,門內靜悄悄的。

半個小時以後,李平凡沒有再喊,喝了一杯水,走進了客房。房

嬌弱的小身體躺下了,漸漸的她呼吸均勻,絕美的小臉上洋溢著可愛的笑容。

窗外的雨滴不斷,一直都在下,滴答滴答象催眠曲一樣。

李平凡偶爾會翻身,白晰的小脚丫會露出被外,夢中也許是冷了,不久又會縮進被子裏。

她可愛的像暗夜中的小精靈。

版权声明:本文为[攝影]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gsmany.com/2022/01/2022010800465843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