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發 Token,我們就 DAO 你」已經成為加密行業年底流行的一句話。此話源於 OpenDAO 的一場空投。12 月 24 日,OpenDAO 上線,向所有與 NFT 交易平臺 Opensea 交互過的用戶空投 Token SOS。獲得 Token 的數量與用戶在 Opensea 的交易次數、花費金額有關,越深度的 Opensea 用戶,獲得的 SOS 越多。 

SOS 的空投引發了加密市場廣大的共鳴。據 Coingecko 數據顯示,在其收錄後,SOS 價格曆史最高與曆史最低時間僅差一天。在短短一天內,SOS 從 0.0000014 美元上漲至 0.00001108 美元,漲幅接近 800%。

 

除了用戶渴望來自最大 NFT 市場 Opensea 的空投外,SOS 所引發的 Fomo(Fear of missing out 錯失恐懼症)情緒還與 12 月 6 日 Opensea 首席財務官 Brian Roberts 稱「在為 OpenSea 策劃 IPO 計劃」 有關。意味著不會發行 Token 的 IPO 的消息引發社區的激烈不滿。為平息社區反應, 12 月 8 日 Brian Roberts 回應 :「在思考 IPO 最終會是什麼樣子和積極計劃 IPO 之間有很大差距,我們沒有計劃進行 IPO,如果我們有的話,我們會尋求社區的參與」。 

不過,雖然蹭了 DAO 的熱度,但在真正意義上 OpenDAO 並非一個 DAO。從務實主義的角度來看,SOS 是一個 Meme Token。情緒塑造了 SOS 的價值。人們對於 OpenDAO 的期許,源於對 Web3 的渴望,源於對於 Web3 世界所帶來的利潤的渴望。最終,情緒高漲的社區在 OpenDAO 的牽引下喊出了「你不空投,我們便 DAO 你」的口號。 

即便有人已經用功能性「Read-Write-Own」區分了 Web1、Web2 和 Web3,但是說到底,我們依舊無法得知 Web3 世界究竟是何種模樣。幸運的是,這次的「OpenDAO 空投事件」,足以助我們窺得 Web3 世界一角。 

是 Web3 還是炒作?

OpenDAO 的空投再一次加深了加密行業對於 Web3 的渴望。隨著時間的發展,OpenDAO 的仿盤出現了。MetaDAO、GasDAO 分別根據 ETH 交易量和 Gas 消耗量向用戶空投。雖然二者都引發了社區一定的討論度,但被消費的社區情緒已然不複存在。 

雖然是仿盤,但是我們也可以從「“DAO”未發 Token 的 Web3 產品」的社區運動中看出一些炒作的端倪。OpenDAO 講了一個好故事,人們往往認為 OpenDAO 的空投是對於 Opensea 挑戰,是一種務實主義,還有人期望 OpenDAO 可以與 Binance NFT Market 或是 Coinbase NFT Market 合作,開啟全新的 NFT 生態網絡。 

然而就像 OpenDAO 在其官網所言「SOS 空投是為感謝所有 NFT 創造者、收集者和市場對整個 NFT 生態系統的培育。特別感謝 OpenSea 在促進 NFT 交易方面的領導。為了錶示敬意,我們選擇了 OpenSea 的收藏家來進行空投」。 

從本質來講,就像許多 Meme Token 會將總發行量的一部分打給 V 神、CZ 等人一樣,OpenDAO 的公平發行更像是務虛主義,這也是上文中我們提到 SOS 是 Meme Token 的原因。 

一個好故事並不意味著 OpenDAO 會取代 Opensea,也無法奪走 Opensea 公司主體對產品所擁有的權力。 

權力,歸誰所有?

在 Web2 可讀寫的世界中,一個產品的控制權由中心化公司掌握。之於產品的生殺大權掌握在一部分群體手中。Web3 的精神在於以更開放的心態將權力中心解構,在權力下放的過程中讓貢獻者獲得與其貢獻相匹配的利潤。 

在 Web3 產品中,掌控產品的權力應由產品貢獻者控制,這也是很多產品通過空投獎勵早期用戶的原因。不過隨著刷空投而非真正使用的人數增多,Web3 產品也將設置更複雜的空投條件以獎勵產品的深度用戶,Terra 域名服務商 Terra Name Service 的空投便是如此。

 空投的 Token 可以被用來參與 Web3 產品的治理。以用戶角度來看,人們所期待的不止是 Token 所帶來的利潤獎勵,還有產品治理的權力。通過社區治理產品無疑是令人興奮的。我們可以用 Web2 獨角獸公司類比——如果Facebook更名Meta是所有Facebook貢獻者以及Facebook用戶社區的决定,這種情况所帶來的感受將無比震撼。 

社區力量的崛起

Web3 所引發的權力下放將會進一步促進社區的興盛。社區職能也將從產品的使用群體轉變為產品的利益共享群體。

 雖然人們擔心權力的分散化導致產品决策等行為無法順利推進,但這是由 DAO 的基礎設施不足造成的。隨著 DAO 基礎設施的構建以及理念的發展,高效 DAO 的出現或許將成為社區力量崛起的契機,届時其也會是 Web3 真正落地的基石。最大的創建 DAO 的平臺 Aragon 已經開始推動 DAO 中角色和决策的分層,進一步提昇治理效率。 

奪權運動的本質是社區力量的崛起。加密市場的不斷發展推動了社區意識的覺醒,作為產品體系最重要的組成之一,社區希望成為權力的擁有者。在 Web3 意識形態的影響下,產品對於社區的權力賦予正在持續不斷的進行。 

不過,很多 Web3 產品權力中心的不自覺是推進其權力下放的主要障礙之一。站在金字塔塔尖的權力中心雖然正在構建 Web3 產品,並參與了許多鏈上活動,甚至他們也會購買 NFT 進行社交炫耀,但是其思維依舊處於 Web2 時代。就像上文提及的 Opensea 首席財務官 Brian Roberts,他在入職 Opensea 的第一反應便是「將 Opensea IPO 上市」。 

這也是 Web2 的主要弊病之一——某個個人或董事會可以根據特有權限對組織產生深遠的影響,即便是在違背大多數人利益的情况下。在股票時代,公司生產資料所產生的效益通常是中心化的,無法激勵大多數社區成員。 

DAO 概念的出現便是社區力量崛起的伊始。公開透明的運轉規則和獎懲機制塑造了一個隔離權力中心的利益分配場景,權力分散和權力流動明確了組織權力的共同擁有和公平分配。未來 Web3 世界,由 DAO 構建的社區將在其中扮演關鍵角色。而背叛社區的 Web3 產品,終將會被 Web3 社區拋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