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殺2》肖央封神:直擊人性的靈魂拷問,林日朗的死誰該負責任

騰訊娛樂 2022-01-07 12:30:54 阅读数:824

封神 人性

文 欣然 國家二級心理諮詢師

創作不易,侵權必究

導言

肖央主演的賀歲片《誤殺2》,票房直逼10億,距離《誤殺1》的13億票房,僅一步之遙。

盡管有人質疑片中的懸疑部分,但不可否認:幾乎所有人,都被肖央所飾演的林日朗心理破防,繼第一部之後,肖央再戰封神。

影片一開場就很高能:劫匪林日朗,經過一系列周密策劃,持槍在醫院劫持人質,警察迅速包圍醫院,女記者李安琪單槍匹馬進入劫持現場,還原事件真相。

與其他劫匪不同,林日朗不為錢,也不為泄私憤,而是為了救人。

他本是人群中的普通一員,沒啥大成就,有點小幸福,一家三口過著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平淡日子。

而這平靜的一切,被一場意外打破了。

8歲的兒子小蟲意外昏迷,需要移植心髒,200多萬的手術費,將這個家庭瞬間壓垮。

他們變賣家產,四處借錢,申請重疾險,甚至借了高利貸……最後1小時,林日朗拿著救命錢趕到了,可心髒卻莫名其妙地沒了。

摧毀一個家庭,一個意外就够了,更何况是兩個。

病房裏,虛弱的小蟲正等待心髒移植;病房外,爸爸變身劫匪,逼著警察找回心髒。

父親和劫匪,兩個身份並存,你站哪一邊?

01

第一次誤殺:小蟲

心髒去哪兒了?

當妻子阿玲,無意中聽到院長和達馬醫生談話,知道心髒被某大人物“劫走”時,林日朗被激怒了。

你永遠不知道一個父親,能為自己的孩子做出些什麼?這句話屬於兩個父親。

一個是為了讓兒子活命,不惜持槍當劫匪的林日朗;另一個是同樣為了讓兒子活命,不惜利用職權偷走心髒的市長龍丹。

城市的另一端,剛剛發生了一起車禍,一個年輕人被推進手術室,那顆本屬於小蟲的心髒,此刻正被移植在他的身體裏;而這個年輕人,正是龍丹的兒子。

而與此同時,作為正義使者的市長秘書薩丁,帶著裝有心髒的冷凍箱和專家團隊,走進小蟲的病房,所有人都在歡呼,因為孩子有救了。

沒有人知道,這不過是場騙局:手術室裏的醫護們,靜靜的圍在小蟲周圍,一旁的冷凍箱空空如也,似乎在嘲諷著世人的天真。

那一幕,令人不寒而栗。

“有的孩子是孩子,有的孩子不是普通的孩子”。

當林日朗對著另一比特父親龍丹,說出這句話,可以想象他有多心凉。

同樣身為父親,要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孩子,一個從小在單親家庭長大,沒有享受過母愛的孩子,就這樣突然離去,龍丹市長受不了,他拼了命地想救兒子,這沒有錯。

可因為身份特殊,他一句話,後面就會有很多人“急領導所急”,想盡辦法完成任務,哪怕搶走心髒,嫁禍於人,偽造真相。

他們不會想到,小蟲只有8歲,他的生命是無辜的。

“為什麼我們辛辛苦苦,老老實實,只想給孩子一條命,可最後贏的總是你們?”

林日朗在手術室外,用槍指著龍丹,陷入深深的絕望。

這場從頭到尾,經過精心設計的大戲,究竟是誤殺,還是謀殺呢?

02

第二次誤殺:林日朗

林日朗是個編劇,因為拗不過投資方,劇本結尾被改成了這樣:劫匪因兒子離世而報複社會,開槍射殺了所有人質。

可私下裏,林日朗卻為男主設計了另外一個版本:正是這個B版本,反轉了整個結局。

林日朗在醫院劫持計劃之前,做了和兒子的器官配型;劫持現場,他向主治醫生達馬,問了一個只有兩人懂的問題。

林日朗問:“我是不是還有最後一次機會?”,達馬醫生點了點頭。

這意味著,在劫持計劃之初,林日朗就做好了實施B計劃的准備:用自己的命去換兒子的命。

手術室外,林日朗對龍丹說了一段話:“我們被侮辱,被損害,被壓榨,我們可以忍受,但我們要為孩子爭取,讓他們免於這樣的生活,如果一切抗爭都無用,那我選擇自己不要變成野獸,不要變成我要打倒的那些野獸。”

於是,他和龍丹共同演了一出戲,讓警察誤以為他要傷害人質,逼警察開槍誤殺了自己。

至此,林日朗完成了他的B計劃,把最後的話留給了小蟲:“我曾經以為,能够一輩子陪在你的身邊,但仔細想想,誰又能陪誰一輩子呢?”

這同樣是一場精心設計的大戲,林日朗邀請了所有人入局:記者,警方,醫生,人質,市長,圍觀群眾,所有看到和聽到消息的人,甚至包括觀眾。

槍是假的,劫持是假的,殺人是假的,窮凶極惡是假的;心寒是真的,絕望是真的,愛是真的,善良是真的。

什麼是真,什麼又是假?什麼是對,什麼又是錯?

有時候很難界定,我們唯一能守住的,是自己內心的道德防線。

林日朗曾向任達華飾演的警察張正義發問:你是猫還是老鼠?這個問題很有深意。

市長,秘書,衛生部長,院長,做器官買賣的商人,如果他們沒有被發現,都還在自己的比特置上好好坐著,賺取著名和利。

可他們始終上不了臺面,為了守住秘密,要做一輩子“老鼠”,面對良心的不安。

作家臧克家寫道:有些人死了,他還活著;有些人活著,他已經死了。

倒地的林日朗面帶微笑,以死亡宣告了最後的勝利。

這不是一次誤殺,而是一心赴死。

03

第三次誤殺:輿論

如果說《誤殺1》中,李維傑是單槍匹馬,與警察展開1對1對决;那麼《誤殺2》中的林日朗,處境要複雜很多,他面對的是情形是1對多。

除了看得見的對手:警察,人質,院長,衛生局長、市長秘書,市長……,還有暗潮湧動的力量,比如:圍觀人群,小蟲病房的病友,以及社會輿論。

而後一種力量,有時會更强大,甚至會形成絞殺。

如果你細細觀察,會發現林日朗在眾人眼中的形象,一直在變化。

一開始,人們對於劫匪十分憤怒,他們希望警察趕緊沖進去解救人質,擊斃罪犯。

而隨著記者報道出真相,人們開始同情林日朗一家,這種情緒在孕婦人質夫婦被釋放後,達到高潮。

當妻子對人群說:“他是好人,搶走他兒子心髒的人才是壞人”,民眾們開始一邊倒地支持林日朗,並將憤怒指向了衛生部長。

可接下來,當警察偷襲林日朗被他“反殺”,民眾又開始倒戈;小蟲的病房被病人家屬圍攻,他們堅持要把奄奄一息的小蟲趕出醫院。

然而,事件再次反轉,記者李安琪在大雨中揭發真相,引出幕後的市長和市長秘書;圍觀群眾再次被激怒,他們要求市長下臺。

而到了最後,林日朗被警察擊斃,現場一片混亂:張正義大喊:“他的槍是假的”;達馬醫生沖進人群,把林日朗送進手術室;圍觀群眾全都沉默了。

同樣的林日朗,同樣的劫持事件,同樣的圍觀群眾,短短幾十分鐘,認知和情緒不停反轉;這非常耐人尋味,不禁讓人聯想到當下的吃瓜群眾和網絡暴力。

影片拋出了一個問題:林日朗到底是個什麼人?

面對這個問題,伶牙俐齒的女記者李安琪都沉默了,我們似乎找不到合適的語言,來定義這個角色。

正如導演戴墨所說:“我們沒有辦法用一個事情去定義一個人,因為對於一個人的定義就是一層誤殺。”

權利能殺人,輿論也能殺人,我們都可能是“誤殺”了別人的那個人。

影片最溫暖的,是林日朗的葬禮,當初醫院對决的被劫持者們全都來了,遠處還有一個年輕人深深地鞠躬,那是市長龍丹的兒子。

愛能喚醒愛,恨能激發恨。

世界不是孤島,我們的每一次選擇,都影響著千千萬萬人,哪怕是小小的螢火蟲,也能在黑暗中成為光明。

寫在最後

林日朗走了,他是笑著走的,以一己之力,終結了仇恨,換回了和平。

可這個結果,又讓人有些不平:他只是一個深愛孩子的父親,他沒有傷害任何人,誰又該為他的死負責呢?

反觀整個事件,你會發現每個當事人,都有充足的理由。

市長只是想救兒子,秘書只是想討好領導,衛生部長和院長只是想保住比特置,醫生只是想守住飯碗,警察只是想保護人質……每個人不想作惡,都有著自己的“迫不得已”。

就連把病中母子趕出病房的家屬們,都有充分的理由:我們不與綁匪家屬為伍。

看上去,每個人都很自洽;只除了一點,生而為人,你不該如此冷漠。

片中有句臺詞很紮心:這樣的事情,可能發生在千千萬萬的普通人身上,下次輪到你呢?

片尾的彩蛋,導演安排了一個C計劃的平行空間。

意思是,整個故事只是林日朗的劇本,並非真實事件;這個設計,觀眾褒貶不一。

其實人生如戲,戲如人生,你願意相信哪個,那個就是結局。

【話題討論】你覺得誰該為林日朗的死負責呢?

版权声明:本文为[騰訊娛樂]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gsmany.com/2022/01/2022010712305423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