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戲裏戲外34年:人生聚散一場,無常才最平常

騰訊娛樂 2021-09-19 21:59:23 阅读数:395

人生 聚散 平常

幾天前,一條熱搜讓無數網友痛心不已。

“紅樓夢賈政扮演者馬加奇去世。”

驚聞噩耗,賈寶玉扮演者歐陽奮强發文悼念:

“您為該劇的創作做出了默默的付出,一路走好。”

字裏行間的傷悼之情,讓無數人淚目。

有人留言:心疼寶玉,愛人黛玉不在了,奶奶賈母也去世了,如今政老爹也離開了人間。

如今,87版《紅樓夢》已經有9人故去。

他們有的享得高壽,有的囿於疾病,有的一生愛而不得,有的人走的時候,才不過二十多歲。

光陰荏苒須當惜,風雨陰晴任變遷。

餘下來的人,也在漸行漸遠的歲月裏,有了不同的故事。

或是看破紅塵,或是漂泊异鄉,抑或家庭圓滿,名利雙收……

《那些花兒》裏唱道:

“我曾以為我會永遠/守在她身旁/可是我們已經離去/在人海茫茫。”

或許,“紅樓夢中人”的故事,也是我們曾經或即將經曆的人生。

相聚

1982年,導演王扶林正為了招攬劇版《紅樓夢》的創作人才,四處奔走。

正當他一籌莫展之時,主創班子的第一個成員,出現了。

他是王立平,中國小有名氣的音樂家,因為自小喜歡《紅樓夢》,他一直把創作一部紅樓系列的音樂作品,當做畢生的夢想。

而王扶林,正好給他提供造夢的舞臺。

剛見王扶林,王立平無比激動,他拿出自譜的《枉凝眉》,放給王導聽。

那哀婉空靈的旋律,讓王導聽得如癡如醉,他當即同意了王立平的加入。

後來,經過朋友推薦,王扶林又看中了李耀宗。

此人不僅攝影技術高超,而且有錶演基礎紮實,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

為錶誠意,王扶林當即登門邀請他。

可出乎意料的是,李耀宗拒絕了王扶林的請求。

原來,李耀宗的女朋友在湖北,而拍《紅樓夢》要去北京,他雖然覺得進劇組是個難得的機會,但實在不想和女友兩地分居。

怎麼打消李耀宗的顧慮呢?王扶林想出一個妙計。

他對李耀宗說:“如果你來劇組,我就讓你對象做劇組的場記。”

李耀宗一聽:這不是兩全其美嘛!

他爽快地答應了王導,帶著女朋友,高高興興來到了北京。

李耀宗心心念念的女朋友,叫東方聞櫻。

她,就是後來賈探春的扮演者。

隨著工作班子逐漸龐大,開始有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向導演自薦劇中的角色。

在所有的自薦信中,王扶林獨獨被一首小詩打動了。

“我是一朵柳絮,長大在美麗的春天裏,因為父母過早地把我拋弃,我便和春風結成了知己……”

詩的落款處,用娟秀的字體寫著名字:陳曉旭。

女孩的靈氣和巧思,如同溫柔和煦的春風,一下吹進了王導心底。

他相信,這就是自己要找的林黛玉。

“林黛玉”的人選確定下來後,薛寶釵的演員,也很快有了著落。

她叫張莉,原是陪老師的女兒一起面試的,卻憑借端莊古典的形象,被導演一眼相中。

“任是無心也動人”,張莉的入選,頗有些寶姐姐美不自知的意味。

不過,最讓人意外的選角,還是賈寶玉的扮演者――歐陽奮强。

剛見王導的時候,歐陽奮强剃著光頭、趿著拖鞋,臉上也邋邋遢遢。

可王扶林偏就看中了這股子“混世魔王”的氣質,把歐陽奮强放進了男主角的候選人裏。

後來的試戲,也證明了歐陽奮强無論外形、舉止還是氣質,都和賈寶玉十分契合。

隨著機緣的牽引,時運的交錯,越來越多的人,因為紅樓夢聚在了一起。

那段時間,開設培訓班的圓明園前所未有的熱鬧。

少男少女們每天住在一處,談笑言歡、詩酒文章,每天都過得快樂而充實。

像陳曉旭寫的:“他們有用不完的青春、使不盡的活力,真正是春天的主人。”

在很多人的記憶裏,那一年的春光明媚如許,它守護著無數蓬勃而美麗的夢想,在天空下斑斕成詩。

成長

3年的拍攝時光,遠比想象中的艱辛。

姑娘們每天除了拍戲,還要進行各種禮節訓練,比如請安、跪拜、走姿等。

除此以外,晨跑鍛煉體型,也是必不可少的項目。

有一次,陳曉旭還撞見兩個小丫鬟的扮演者,在大熱天裏,穿著毛衣絨褲跑步。

原來,她們是想通過“暴汗”的方式,練出古典美人那般窈窕的身材。

外形和儀態跟上了,對角色的解讀也不能落下。

有一次,因為對林黛玉的理解出現了分歧,陳曉旭和歐陽奮强吵了一架。

事情的導火線,是歐陽奮强無意中吐槽林黛玉是個“小心眼”,寶玉如果娶了她,肯定神經受不了。

這讓陳曉旭大為光火,她當即反駁:

“你根本就是個凡夫俗子,才欣賞不了她的美!你認為寶玉可愛,卻到處留情,不過是個須眉濁物罷了,黛玉怎麼會愛上他!”

一陣連珠炮,登時把歐陽打蒙了。

他本來就進組晚、學習少,被陳曉旭一頓說,覺得自己實在有太多知識要惡補了。

從此,他每天都認真寫人物分析,有時候大家都在閑聊,他還旁若無人地在看書。

經過一段時間,歐陽奮强終於開了竅,連王扶林導演都說:你終於像賈寶玉了。

然而,拍攝不到半年,一則消息突然傳來。

廣電局下達了電影版《紅樓夢》的籌拍計劃,特別“欽定”了金牌導演謝鐵驪,和正當紅的劉曉慶。

强大的陣容,讓所有人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

當時電視劇還處於起步階段,攝像、燈光、美術都是外借的,如果拍攝一樣的題材,他們怎麼可能是電影組的對手呢?

組裏的很多專家都灰了心,紛紛跑去電影組另謀高就了。

這樣一來,不安的情緒,更是籠罩了劇組上下。

有些年輕演員們沉不住氣,耷拉著一張臉去找制作組,問我們還有沒有希望嗎?

王扶平和同事只能佯作輕松,安撫大家:

“人家拍提高版,咱們拍普及版,大家不許緊張啊,拍完咱就是勝利!”

嘴上雖然這麼說,可心裏,王扶林卻比誰都焦慮。

有人親眼看見他在導戲時怔怔地摳手指頭,叫了好幾遍,都沒反應。

可是,現在勝負還未揭曉,不能因為受了打擊,就輕言放弃啊!

關鍵時刻,王扶林决定破釜沉舟一回:

“既然是我的工作,我盡我最大的力量把它做好!”

他强迫自己不去擔心未知的結果,把精力集中在拍電視劇上。

為了最大限度還原原著精髓,他在近3年的時間裏,跑遍了全國41個地區,把原定為15集的電視劇,拍到了整整36集。

在導演的帶動下,演員們也重新調整好心態,拍戲時格外認真。

每個人的心底都憋著一口氣,不求播出後所有人都喜歡,只求最後的作品,對得起自己日日月月的努力。

1987年,劇版《紅樓夢》終於在中央一套首播。

出乎意料的是,電視劇好評如潮,觀眾反響十分熱烈。

一時間,人人爭說《紅樓夢》,就連原著也得到了空前的普及。

知道這個結果,大家都喜極而泣。

三年匠心磨一劍,那些浸透在日夜的心酸和汗水,總算沒有被辜負。

離散

然而,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

紅樓夢播出的那年,也是劇組解散的時候。

告別之後,所有人如同被風吹散的蒲公英,漸行漸遠。

時間如梭。

2003年,大家曾在《藝術人生》上有過一次20周年聚首。

這時,歐陽奮强已經轉行做了導演,陳曉旭也弃演從商,兩人雖然不常見面,但依然經常聯系。

那天,“妙玉”特地穿了身豔麗的服裝,“劉姥姥”和“板兒”熱情相擁,“探春”東方聞櫻依然快言快語,大家好不熱鬧。

不過,因為有緊急事情處理,遠在海外的“寶姐姐”張莉,遺憾無法到場。

在書裏,林黛玉曾說過一句:“早知她來,我就不來了。”

只歎故事與命運竟是如此的相似,下一次的聚會,黛玉永遠地缺席了。

2007年,遠在臨沂拍戲的歐陽奮强,突然接到一個電話。

裏面的人告訴他,陳曉旭因為罹患癌症,已經離開了人間。

知道消息,歐陽奮强錯愕不已。

他這才想起,已經很久沒有和曉旭通電話了。

這些年,他知道她的消息,都是從報紙上、電視裏、小道消息中。

他知道她生病了、出家了,卻從來沒有想到,她會以這麼突然的方式,離開了人間。

別後不知君遠近,漸行漸遠漸無書。

同樣錯愕的,還有陳曉旭昔日的一眾夥伴。

在“惜春”胡澤紅眼裏,曉旭不可能走得那麼快,明明去年見面,她還笑語吟吟,送了自己一只保平安的吊墜。

“寶釵”張莉更是不能接受這個消息,她和曉旭一直玩得最好,每次她回國,曉旭都會熱情招待她。

可這一次,曉旭居然連自己得了癌症,都沒有告訴大家。

張莉想起,去年自己找曉旭玩,剛一見面,曉旭就抱住了她,過了很久,都沒有放手。

或許那個時候,陳曉旭就已經知道,自己時日無多了吧。

回首已是往生夢,從此陰陽隔故人。

陳曉旭出殯的這天,雨下得特別大。

“寶哥哥”歐陽奮强沒來,或許,他想把回憶留在林妹妹最美的時候。

葬禮上,陳曉旭父親對著別人送的一大捧白花,痛哭失聲。

他說:“這花再美也沒我姑娘美。”

聽到這話,在場的人都流淚了。

白發人送黑發人,本就足够讓人心酸,更何况,棺椁裏的人,曾經那樣鮮妍而明媚地活過。

“黛玉”走後不久,“板兒”李�h也因車禍去世。

劉姥姥沙玉華得知消息,在震驚與悲痛中,堅持送了他最後一程。

《紅樓夢》裏說:“自古窮通皆有定,離合豈無緣。”

很多年後,大家才終於明白,哪怕再不舍、再留戀,也不得不在某個不經意的一天,和掛念的人說再見。

印記

陳曉旭曾在《夢裏三年》,回憶告別的那天:

“女孩子們凑在一起,談論著過去和將來。她們正滿懷壯激,走向更廣闊的天地。但願滄桑的人世不要磨滅了她們從前的一份純真。”

時間一晃34年,那些曾一起談天說地的年輕人,都在時光荏苒中變了模樣。

黛玉多愁多病,早早過世;妙玉勘破紅塵,出家為尼;寶釵雖在异鄉事業有成,卻依舊保持單身。

心性頗高的“探春”東方聞櫻,也沒有和最初的人厮守在一起。

而“寶玉”歐陽奮强,則經曆了轉行後不久,三個月的小兒子因病夭亡的巨大痛苦。

很多人都說,87版《紅樓夢》的演員,最後都活成了夢中人。

可三年的時光,誰又能不入戲?

在一次采訪中,歐陽奮强說:

“我一生的運氣,可能已經在賈寶玉身上用光了。但他讓我風光過,我也沒什麼好抱怨的了。”

或許在一番大起大落後,他終於看破又看淡,明白人生一場,能够保持平常心,已是最好。

佛語常言:“命裏有時終須有,命裏無時莫强求。”

沒有人能逃脫命運的掌控,只在經曆世事滄桑後,大多數人都學會了放下執念,在無常的命數裏,參悟人生的真理。

有緣時惜緣,無緣時隨緣,把握當下,才是最好的時光。

願我們都能珍惜生命裏那些閃著光的日子,懂得去夢、去愛,也懂得成全自己。

山高水遠,後會有期,相逢的人,總會相逢。

作者| 竹西,愛讀書,愛生活。

主播| 素年錦時,微信公眾號:素年錦時FM。

圖片| 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删除)

聽書福利

版权声明:本文为[騰訊娛樂]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gsmany.com/2021/09/20210919215922776K.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