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姐姐”劉亦菲的黃粱一夢:成於金庸劇,敗於好萊塢

騰訊娛樂 2021-09-19 19:55:06 阅读数:689

神仙姐姐 神仙 姐姐 金庸

這段時間,劉亦菲積極地釋放出一個信號:尋求轉變和突破。

如果沒有指名道姓,你很難將劉亦菲最近的幾組時尚大片,與她的名字聯系在一起。

朋克機車

賽博科幻

露背龍紋

劉亦菲這些散發著超現實、後現代光芒的質感大片,與大家印象中的“神仙姐姐”形象相去甚遠。

撕掉“神仙姐姐”的標簽,這是劉亦菲“求變”和“突破”的重要一環。當然,她的轉變也絕非僅限於時尚造型方面。

更重要的轉變,則體現在影視方面。她也從標准的電影咖,“下凡”拍電視劇去了。今年的新作《夢華錄》已經殺青。

畢竟陷於泥淖,主動求變才是生存之道。劉亦菲的“泥淖”,是原本被寄予厚望的好萊塢大片《花木蘭》帶來的“後遺症”。

成名於金庸劇,躋身內地“四小花旦”,後又進擊大熒幕,闊別電視劇圈子十餘年,本想靠著迪士尼巨作“飛昇”,可惜落得一個敗走好萊塢的結果。

而今再重回電視圈,又顯得道阻且長。“成於金庸劇,敗於好萊塢”,終是“神仙姐姐”劉亦菲的黃粱一夢。

“我要當演員”,這句話出自彼時剛滿13歲的劉亦菲之口。而她此後的生活,也的確按照她的意願走了下去。

劉亦菲的電視劇處女作,便是那部至今令人難以忘懷的《金粉世家》。許多人只覺得冷清秋可憐,卻不知白秀珠的苦楚。

當時只有15歲,還帶著嬰兒肥的劉亦菲,青澀的演技卻將白秀珠的刁蠻任性、高高在上,而又飽含深情演繹得十分得體到比特。

而當劉亦菲得知愛人將娶她人時,她穿著婚紗,悲壯倒地的一幕,讓人不無動容。

在《天龍八部》中,金庸寫王語嫣之美,用的是一唱三歎之筆法。

“從此醉”一回中,先不見人,但聞其聲。只是一聲輕輕的歎息,就能使段譽全身一震,怦怦心跳,熱血如沸,心神俱往。

而劉亦菲在2003年內地版的《天龍八部》中飾演的“王語嫣”,便是真真將這形容真人化,美得讓人移不開眼。

正是“王語嫣”這個角色,讓“神仙姐姐”這個稱呼從戲內,延伸到了戲外的劉亦菲身上。

內地版的《天龍八部》迅速為劉亦菲積攢了强大的觀眾緣,“神仙姐姐”强大的角色濾鏡,幾乎讓觀眾在很長有一段時間裏,都將劉亦菲與“天仙”形象劃等號,讓人真切體會到“世間真有仙子,當非虛語也”。

如果說劉亦菲讓武俠小說中“肌膚若雪,綽約若處子,不食五穀,吸風飲露”的仙女形象,有了真人實體,為她打下了紮實的觀眾基礎,塑造了“神仙姐姐”的人設。

那麼2005年的《仙劍奇俠傳》中的“趙靈兒”,則是造就了劉亦菲的又一座巔峰。

從不諳世事,到為情所困、躊躇不定,再到為大局犧牲自我,劉亦菲將“趙靈兒”心路曆程的變化,在算不上完美但卻自然的演技中,完成的恰到好處。

如果“王語嫣”時期的劉亦菲,大家關注的還只是她的顏值,那麼“趙靈兒”則讓大家開始忽略她是“花瓶”擔當,轉向演技上的認同。

即便十多年過去的今日,《仙劍奇俠傳》已然成為“古偶劇”的天花板,而劉亦菲的“趙靈兒”的地比特,也早已無可撼動。

直到2006年,劉亦菲再次出演金庸劇《神雕俠侶》,她所飾演的“小龍女”被評為“史上最仙小龍女”。

張紀中曾經直言,評價劉亦菲是“只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聞”。在那些年月裏,劉亦菲身上自帶的那股仙氣,成了無數少男心中的女神,她也仿佛真成了只喝露水的仙女。

金粉出道,金庸成名,仙劍巔峰,四部電視劇,四種不同角色,奠定了劉亦菲無可比擬的女神地比特。她成了“神仙姐姐”最忠實,也是最契合的代言人。

時至今日,也難有女星奪得她的“仙氣”人設。可偏偏也是這“仙女人設”,竟也成了框架劉亦菲的一道枷鎖。

翻看劉亦菲的履曆,會讓人產生深深的割裂感,這種割裂感大體是從2006年《神雕俠侶》開始。

你很難想象,在定檔遙遙無期的《南烟齋筆錄》之前,《神雕俠侶》竟是劉亦菲最後一部電視劇作品。

這中間十餘年的時間裏,她再無踏足電視劇市場,就像是在某個時間節點,毅然决然地决定離開,繼而發生徹底轉變。

或許正如許多演員的選擇一般,在電視劇市場混得風生水起後,便將眼光放到了電影的大熒幕上,劉亦菲亦如此。

而於她而言,選擇抽離電視劇市場,或許還有另一層考量――擺脫“神仙姐姐”的標簽和人設。

於是在2008年,劉亦菲以“功夫女星”的形象,出演了電影《功夫之王》中的女一“金燕子”,正式邁入電影圈。

劉亦菲無疑是幸運地擁有了別人望塵莫及的起點和資源。

在《功夫之王》中,搭檔成龍、李連傑兩比特頂級功夫巨星,李冰冰為她做配。對於一個剛剛進入電影圈的新秀來說,劉亦菲的幸運,足以讓人嫉妒。

而她在《功夫之王》中的打戲錶現,得到了成龍、李連傑的一致稱贊。當然,這也得益於從小練舞的底子,還有領她進入武俠劇的張紀中也是功不可沒,為她夯實了在打戲方面的底子。

《功夫之王》等同於是劉亦菲第一次擺脫了神仙玉女的形象,不過可惜後勁不足,這樣的“擺脫”只是曇花一現。

從2008年開始,劉亦菲開始轉型到電影圈,涉獵的電影類型也是十分豐富,古裝、動作、現代、愛情、戰爭......然而縱觀這些電影,口碑和票房卻大多是一言難盡。

從《倩女幽魂》《鴻門宴》到《四大名捕》《銅雀臺》,與她合作的無一不是周潤發、黎明、張涵予這類的一線大咖。

反觀劉亦菲在這些影片中的錶現,只能用“大同小异”來概括。

“古裝花瓶美人”的設定,一臉淡淡的錶情看不出太多情緒起伏變化,角色上的同質化,讓劉亦菲的錶演顯得有些單薄。

即便後來劉亦菲開始轉戰愛情文藝片,出演了《露水紅顏》《第三種愛情》《夜孔雀》《致青春・原來你還在這裏》等多部電影,可劉亦菲的錶現依舊沒能跳脫出固有模式,太過相似的角色設定和演技方式,最終讓劉亦菲陷入了演技質疑中。

如果說“神仙姐姐”一度成為劉亦菲的桎梏,但至少這還算是具有辨別度的標簽。

可後來的劉亦菲在竭力撕掉標簽的同時,卻沒能再塑造出令人過目不忘的代錶角色和個人作品。

從最初85花中的翹楚,到定比特不清、演技不明的電影咖,劉亦菲後期的演藝路總是差著一口氣。盡管她本人錶示“享受錶演過程就好”,畢竟觀眾還是看呈現出來的結果。

如果演員演戲變成了自我滿足,而不是結果導向,豈不成了自娛自樂。

盡管備受質疑,劉亦菲依舊在電影這條路上,義無反顧地走著,單單是2017年,就有三部作品上映,堪稱高產。

也正是在2017和2020這兩年,劉亦菲迎來了自己大熒幕的兩塊巨型流量“大餅”――現象級大IP《三生三世十裏桃花》和備受矚目的“超級大餅”資源《花木蘭》。

至於結果,電影版《三生三世十裏桃花》從演員、布景到服化、道具全面撲街,遭遇群嘲。

至於《花木蘭》,頂著內娛人人豔羨的驚世“巨餅”,“花木蘭”一角最後花落誰家成了各方爭相揣測的事情。

而當迪士尼官宣劉亦菲為“花木蘭”時,各家小花就別提有多羨慕了。

有迪士尼背書,加上强大的卡司陣容,鞏俐、李連傑、甄子丹做配,所有人都看好劉亦菲此次必定全球大爆,飛昇好萊塢只是時間問題。

而在此之後,頂著“迪士尼公主”的名頭,劉亦菲的商業價值也更上一個層級。

各大奢侈品牌紛紛向劉亦菲拋出橄欖枝,極為苛刻的《vogue》雜志,為她獨留兩版封面人物;阿瑪尼、資生堂全球代言人也都收入囊中。

在《花木蘭》的世界首映禮上,好萊塢星光大道都為她一人封停,成為華人女星的高光時刻。

一時間,劉亦菲風頭無兩,從85小花飛昇成大花,立足好萊塢,似乎已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大家都認為劉亦菲進軍好萊塢已是勝券在握了,拍完《花木蘭》之後,所有人都在翹首期待著電影的上映。

可是無人成想,標榜著“兩億美元大制作”,曆經波折才上映的《花木蘭》竟然撲街了。

讓人一言難盡的制作水平,水土不服的故事內核,加上劉亦菲自身的爭議,《花木蘭》的評分一路直降,豆瓣評分停留在4.9,甚至被嘲“還可以再低”。

從全球期待到全網群嘲,《花木蘭》的撲街,意味著劉亦菲飛昇失敗。這前後反轉的巨大差异,讓劉亦菲的好萊塢之路看起來荒誕至極,頗像一出自嗨的鬧劇。

終是黃粱一夢,夢後一場空。

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彼時一心想著進軍好萊塢的劉亦菲,開始有些“掉隊”了。

在中年女演員們紛紛憑借演技,突出重圍;85花們開始思考轉型;以楊紫為代錶的95後、00後小花們,也來勢汹汹。

本來處於女演員學習成長的上昇期的劉亦菲,卻因為全心寄希望於《花木蘭》,而硬生生地斷送了事業再攀高峰的機會。

盡管在經曆了《花木蘭》失利後,劉亦菲似乎要“找回初心”,决定轉回電視劇市場,搭檔陳曉拍攝了《夢華錄》。

可是無論是從熱度、流量、討論度來看,劉亦菲顯然成為了85花中,遊離於邊緣的人了。

其實就演員身份而言,劉亦菲是敬業的。因為拍哭戲過多,得了淚腺炎,導演高希希評價她,“是一個能為了角色可以拼命的人”。

在拍攝《功夫之王》時,所有打戲親身上陣,更是被寄予厚望視為是繼楊紫瓊、章子怡後,憑借“功夫女星”身份闖入好萊塢的有力人選。

在撕番比特、爭名利已經司空見慣的當下娛樂圈裏,劉亦菲不參加綜藝,不追逐流量,不張揚也不善於營銷自己。

看起來安安心心地想做個“好演員”的她,可細想之下,劉亦菲似乎對於成為一個“好演員”也沒有太大的欲望。

在這一點上,劉亦菲倒是把不食烟火的“神仙氣質”發揮得淋漓盡致,無欲無求、不追不爭。

然而出道十餘年,“大片”一部接一部,從最初的驚為天人,到現在很難扛起票房和口碑的一番,劉亦菲終究是有些“將一手好牌打爛”的即時感。

李誠儒在《演員請就比特2》中,針對一些年輕演員難成氣候的現象,將其原因歸結為:“沒餓著,明白嗎?能耐是餓出來的。”

良好的出身,優渥的資源,天仙般的顏值,劉亦菲的演藝之路可以說順風順水。

在古偶劇當道,進入極盛之時,她順勢而為,憑借王語嫣、趙靈兒、小龍女成為了一代人心中的女神。

在流量當道,IP盛行的中期,劉亦菲又能不費吹灰之力,手握頂級資源。比起同行,劉亦菲顯然要幸運得多,成名來得也輕巧得多。

演員陶虹曾說“如果你是有天賦的演員,一定要百分百努力”。

劉亦菲的天賦有目共睹,或許她不是不努力,只是從來都沒“餓過”。

隨著電影一次次的鎩羽而歸,《花木蘭》的黃粱一夢,這些對於現階段的劉亦菲來說,未嘗是件壞事,至少能讓她“落入凡間”,看清當下形勢。

轉型也好,飛昇也罷,於劉亦菲而言,道阻且長!

版权声明:本文为[騰訊娛樂]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gsmany.com/2021/09/20210919195506246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