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刻錄機(202)--捉夢記

人生旅途 2021-09-19 17:42:34 阅读数:251

生活

捉夢記(15)

已經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記錄夢了,雖然夢一直都有做,但是卻並未捉住。這個夏天有些長,因為炎熱,睡眠一直都不怎麼好,有時,就算是半夜醒來,當時的夢境能够記得清楚,也沒有精力把它記錄下來了,因為這段時間我實在是睡眠質量太差了。不過,今天中午午睡的時候卻莫名其妙地做了一個夢,並且相對來講夢境比較深,所以在醒來之後還是第一時間將其記錄了下來。

話說,夢中我和一個很要好的女人(有些像前女友,又有些像妻)在一起。夢境中,我們應該是還沒有結婚的,但大抵也是已經快要結婚的節奏了。夢中,我和女人如漆似膠,在一個傍晚,女人說是要出去買東西,它說要去某某商場。而我,由於擔心她路上的安全,我說陪她去。

然而,奇怪的是,當我們來到路上時,我卻感覺异常的詭异,因為我們所在的路上看起來十分的荒蕪,兩旁是連綿的小山。當然,夢中經查這樣,盡管明知詭异不對勁,可夢境卻依舊還是會以一種怪誕的方式繼續下去。

接著,我們沿著路往一個方向走。在夢的潜意識裏,大抵沿著那個方向是去女人所說的那個商場的。可是,越走卻越覺得不對勁,因為我們走的地方越來越偏僻,甚至感覺是走進了兒時經常找笋子而穿插玩耍的小山裏了。不過,在夢中,我們依舊繼續前進,因為女人和我一直都未懷疑過我們是否走錯了方向。

這時,我們快要上山了。從山脚邊上有一條水渠沿著山脚而下(我嚴重懷疑此時。我的夢境已經將我帶到了兒時的一些模糊記憶之中了),水渠兩旁的小路上倒著水泥,不過很窄,小路上方已經完全被竹葉(家鄉的那種小竹子)以及其它的一些雜草給覆蓋了。我不曉得從哪裏搞來了一根棍子,我一只手拉著女人,另一只手則用棍子敲打著地面。我對女人說,沒事,只要手裏有棍子就不怕,我敲打地面是怕地上有蛇,敲打之後就算有蛇也會跑掉的,而就算山裏有什麼其他東西有棍子在手裏也不怕的。

就這樣,我們沿著水渠邊的小路繞山而上。當我們進入到山裏時,看到了一處空曠處。而空曠處有一處大房子,房子看起來還挺寬敞,從長度和窗戶觀察來看,房子裏有好幾間房子。房子四周是高高的樹木圍繞著,我們圍著房子看了一圈,卻沒有看到任何人。而我們再順著房子四周去找出路,卻怎麼也找不到繼續上山的路。

直到這時,夢中的我和那個女人才開始絕對不對勁了。我們討論著,這邊不對啊,商場應該是在這條路另一個方向吧,這邊還未開發,路的另外一邊才開發了的。於是我們急忙往回走,我們想繼續順著那條水渠往山下走。

而當我們往回走的時候卻發現那條水渠不見了,不過卻是又另外一條較大的路順著山坡而下。當我們站在山路准備下山的時候,我猛然又發現,我們似乎站在了在兒時心裏一直有著恐懼陰影的黃泥坳山上。黃泥坳在兒時是一座專門葬人的山,山上有著數不清的墳墓,所以兒時對那裏是一直都有著陰影的。這時,夢中的我才感覺到害怕,那種害怕就有有如站在某個陰森的地方突然一陣冷風吹來一樣,這種恐懼可不是手裏的棍子能够解决的。好在,我拉著女人的手快速下山之後,一路上倒也沒有遇見什麼恐怖的事情(說來,這個夢雖然詭异,無邏輯,但是卻不算是噩夢)。

當我們下山之後,我卻發現我們回到根本不是同一個地方。雖然下山之後我們依舊還是回到了一條大路上,可這條大路兩旁卻並非如同剛夢境剛一出現時的那條路。現在這條路的兩旁由原來的連綿不絕的山變成了一條十來米寬的河流。河流兩旁是高高的樹木,路邊時不時地有個口子可以進入到河岸邊上繼而下到河邊上去,有些像家鄉的明蘭河。

而這時,夢境又出現了跳躍了,似乎回到了以前多次重複出現在夢裏的一個夢境,而這個夢境似乎有些像之前那個夢境的延續,又似乎與之前的夢境毫無關系。那個夢境大抵是我准備與一個女孩見面,女孩告訴我要在河邊的哪裏等她,可是在夢境中的那條河邊,我卻怎麼也找不到她所說的那個從路邊進入到河岸邊的入口。每次女孩告訴我地方,我們似乎總能很巧妙的錯過,反正就是彼此無法互相見面。就這樣,我們在重複著尋找著彼此的重複中,我的心態越來越急。正當,這個重複的夢境在我的睡夢演繹著的時候,另外一個同事嘭地一聲打開了房門,我這才從這個無限循環的夢中醒來。

我拿起手機一看,已經下午兩點一十了。我這才想起,由於中秋放假,公司調整了作息,今天雖是周末,但是也依舊在上班,而我的手機鬧鈴在周末是沒有設置的。而同事這個時候回宿舍也不過是著急著收拾東西准備回家了。

而我,起來後,來到辦公室,在電腦面前敲敲打打這個夢境起來...

版权声明:本文为[人生旅途]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gsmany.com/2021/09/20210919174234116b.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