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改走到拐點

騰訊娛樂 2021-09-19 15:30:18 阅读数:329

走到

文 | 犀牛娛樂,作者|方正,編輯|樸芳

耽改終究沒逃過重拳。

16日,劇迷關心已久的傳聞成真: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在京召開會議提出,堅决抵制流量至上、飯圈亂象、耽改之風等泛娛樂化現象。多年來,這是廣電首次公開、點名向耽改亮劍。

從16年初嘗甜果的《上癮》,18年强勢出圈的《鎮魂》,到19年空前成功的《陳情令》,今年再造爆款的《山河令》,國產耽改逐階破圈成劇集界新晋“財富密碼”。但相伴隨的,因過度炒作、審美誤導、飯圈互撕以及無底線的營銷兜售,公眾對耽改早就怨聲載道。

官媒的批評聲也在今年尤為響亮。

3月,新華社旗下半月談指出,要“警惕對‘腐文化’進行無底線炒作和過度消費”;4月、8月,光明日報兩度發文,認為“耽改劇畸形審美取向和病態營銷心態需扭轉”,“警惕其把大眾審美帶入歧途”;9月,中央宣傳部印發《關於開展文娛領域綜合治理工作的通知》,將耽改之風列為文娛產業發展中的“新情况新問題”。

此番廣電首次點名耽改,則大體宣判了耽改劇降調啞火成定數,賽道走到拐點。判書一下,各大社媒看客們拍手稱快,耽改劇迷們亦不用再擔驚受怕,最遭殃的,或是各類耽改項目的操盤方們。從資本寵兒到一夜“凉凉”,今後的耽改劇行業命數幾何?

耽改錯在哪?

監管,是始終懸在耽改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小眾圈層的耽美文學,經影視化後搭上大眾傳播快車,數度造就全網磕CP盛景。但男男CP因情感的禁忌性、內容的越界感,長久難被主流環境所容,被叫停、監管收緊的傳聞從未斷過。

其實理性來論,正因監管壓力,耽改劇制作方拿尺度做噱頭的反倒不多。《陳情令》兼具男性向江湖群像敘事和女性向細膩情感刻描,《山河令》融新武俠風韻、唯美打戲、忠義情懷於一身,他們都在耽美框架之外做出了有價值的內容創新。

換言之,優質耽改劇在內容層面是有可取之處的,甚至對行業的劇集制作有推動之功。但當耽美大踏步進階為流量密碼,當資本聞腥而上、攪動這一池渾水,耽改開始變了味。

一方面,各界眼紅“雙令”爆火,覺得耽改劇投入低、圈粉快,跟風拍攝的大批作品疏於打磨內容,而是消耗題材紅利去捧偶像、養脂粉、炒CP營業,進而大肆收割粉絲韭菜。

當熱劇的兩家主演唯粉、真人CP粉互相掐架,比代言、比銷量、比咖比特、互挖黑料之時,劇集討論區被飯圈互撕全然吞沒,路人怎能對劇集和藝人作出理性判斷?烏烟瘴氣的飯圈大戰過後,劇集內容本身反倒變得無人問津。

另一方面,資本有意無意地把耽美定向往青少年群體裏輸送。青少年本就是國內劇集主力受眾,當耽美元素充斥其中,極易給三觀尚未健全的青少年帶去錯誤的價值觀引導。

飯圈粉絲的核心特質是“非理性、無限度的排他”,當青少年浸泡在耽改追星生態裏,為了“哥哥”撒謊、謾罵、控評、舉報,恐不利於正常三觀的長成;而長期看耽改,自小將虛幻的搞基賣腐當作理所應當、彰顯個性之事,青少年易對現實情感關系產生困惑和迷失。

耽改之所以盛行,與它在影視劇傳統情感路數外開辟出新的關系模式,用更細膩、飽滿的情感互動打動女性受眾有關,除了與主流審美稍稍相悖,在內容上問題其實並不大。

但當耽改成為資本逐利的工具,鼓動暴戾的飯圈大戰,把虛假審美趣味與現實掛鉤,錯誤引導青少年三觀,它的惡劣影響已遠遠超出劇方的控制範疇。

這陣耽改之風是時候要整整了。

“耽改101”前途未蔔

“耽改101”源於網友們的戲稱。

它的意涵,一指《陳情令》《山河令》後,各資本方跟風拍攝的耽改劇數量之多,待播劇保守估計達幾十部;二指眾多N線小藝人因耽改劇迎來事業巔峰,甚至劇未開播便提前拿下海量商務資源,造星效率堪比專捧偶像的101系選秀綜藝。

不過,影視劇從籌備到拍攝到制作的周期一般很長,這兩年媒體總結的耽改片單雖呈紮堆之勢,但一來多是小道消息,其中很多是片方行營銷之需,真正能制作完成的寥寥無幾;二來因耽改劇審查的敏感性,最終能通過終審播出的,一年根本就沒幾部。

而廣電總局吹響終場哨,點名批判耽改之風後,如何處理這波積壓已久的待播耽改項目,將會成為業界最頭疼的事情。首先是各平臺大投入的最頭部項目,如若真的無播出可能,對平臺、制作方、藝人都會非常之傷。

如陳飛宇、羅雲熙主演的《皓衣行》和陳哲遠、檀健次主演的《烽火流金》,前者是兩家主演粉絲“撕日曆”日思夜想等播出的翻身作,後者是原著《殺破狼》書粉最期待的經典耽改IP,兩部均為騰訊視頻S+級的劇集,對各方來說都意味著太多太多。

此外,《張公案》《天官賜福》《奪夢》《狼行成雙》《逆光者》《六爻》等,這些中、高體量項目都集結了各平臺能拿出的優勢資源,對平臺來說也是不能輕易弃之的所在。

除了平臺方利益受損外,對於一些以拍耽改劇為擅長,或就因為此題材打響出市場聲量的劇集公司,面臨的挑戰會更嚴峻。

當然,廣電總局此番點名還未對整改耽改之風做出細則層面的具體說明,或許一切都還有回旋的餘地。畢竟待播耽改劇如此之多,簡單“一刀切”對行業影響傷害確實有點過大。

或許在廣電的建議下,上述所提項目能采取删减、補拍、重新籌拍等措施進行內容優化,以給各平臺、公司、項目博得一個適度止損的機會。

後耽改時代的劇集市場

然而,從近段時間官方整治文娛市場的决心和力度來看,對耽改劇的整頓又似乎是何事都有可能發生。某種程度上說,因公眾苦耽改CP和背後飯圈生態久矣,耽改整風其實是一件人心所向的事情。

這些天,犀牛君還在微博上看到耽改粉絲們對整改提出更具體細致的建議。比如,有建議出臺具體內容限制標准的,有希望不要因此造就明星黑粉狂歡的。可見,即便是耽改粉絲,部分人也能理性看待耽改亂象,並提出切實可行的建議。

曾幾何時,耽美作為一種小眾文學品類,曾滋養了大批女性小說粉的精神世界,並鼓勵其中很多人成為創作者,為國內網文市場助力頗多。

但當耽美進入影視化改編的時代,似乎鮮少有人再去關心耽美的文化內核,很多人是以耽美之名,實是行收割飯圈流量之實、誤導青少年審美和消費傾向。

由於因耽改劇走紅的演員、CP極易“流量化”,被粉絲經濟裹挾,所以整治耽改某種程度上可看作是飯圈清朗行動的重要延伸。與此同時,耽美文化自身也迫切要借此回歸本源,在圈層裏耐心沉澱其內容價值。

於劇集市場而言,無論采用何種措施整頓耽改,其最終目的是為了優化內容創作環境。諸多耽改劇項目遭遇危機給行業帶來啟示:看到一個題材劇火了,資本就蜂擁而上,並企圖利用瘋狂的明星粉絲受眾收割瞬時流量,這樣投機的劇集投資策略,是不可取的。

於年輕藝人們來說,與其排著隊希望借耽改劇賣腐炒作,做自己壓根不情願的CP營業,冒著自己可能被粉絲反噬的風險走捷徑,不如好好打磨演技,憑借真本領去成為一名真正的好演員,那才是正途。

後耽改時代,或為劇集市場擺脫飯圈捆綁、回歸內容為王提供了又一次難得的洗牌機會。

版权声明:本文为[騰訊娛樂]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gsmany.com/2021/09/20210919153018055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