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專業又要好看,總制片人劉寧細說《舍我其誰》這盤棋

騰訊娛樂 2021-09-19 11:08:50 阅读数:468

又要 要好看 要好 好看 制片人

2021年9月19日刊|總第2632期

“花房的花又開了好多,好像很漂亮,但是你不在。沒有人告訴我,它們是什麼顏色。”

“喝了好多酒,好難受,突然間好餓,好想吃你做的飯。”

《舍我其誰》第15集,前一秒在棋盤之上還全力厮殺的盛景初(牛駿峰 飾),後一秒就在酒精面前“舉手投降”,遠程語音轟炸程了(李蘭迪 飾),情話說起來絲毫不見當初生人勿近的高冷男神模樣。

如果說,盛景初在棋局上展現的大將風範,代錶了《舍我其誰》的高燃一面,那麼下一秒的情話“轟炸”,則又讓觀眾得以見證《舍我其誰》的花式撒糖。

《舍我其誰》改編自公子十三的原著小說《舍我“棋”誰》,講述了職場萌新記者程了與棋壇風雲人物盛景初之間陪伴守護的治愈系故事。

開播以來,該劇憑借競技與甜寵的合理融合,不斷引起觀眾熱議。如今劇集播出過半,劇情和人物關系逐漸走向明朗。伴隨著盛景初的世界中越來越多色彩的出現,觀眾對其幕後種種也充滿好奇。

為此,影視獨舌專訪了《舍我其誰》總制片人劉寧,聽他細聊幕後故事。

青春大格局

《舍我其誰》有豐富的故事內涵。有人看到了不斷突破自我的青春熱血,有人癡迷於追夢路上的溫暖有愛,也有人為戀愛途中的彼此治愈而心動。這些元素,加上圍棋運動本身在人生奧義上的玄妙之處,構成了獨一無二的劇集特色。

但最初劉寧想要做這部劇時,原因其實並沒有那麼複雜。

《舍我其誰》總制片人 劉寧

圍棋屬於“四藝”之一,起源於中國,傳為帝堯所作,春秋戰國時期即有記載,隋唐時經朝鮮傳入日本。這樣一項底蘊深厚、傳承千年的中華傳統技藝,有諸多年輕人對它不甚了解,“尤其是我聽到很多年輕的小朋友,竟然誤以為圍棋發源於日本。”這讓劉寧大為吃驚。

“我希望讓更多年輕人了解中國圍棋。”這便成了《舍我其誰》項目誕生的初心。

劇中程了最初對圍棋的感受

更大的格局反過來為更寫實、更落地的制作提出了要求。想要吸引更多觀眾走進圍棋世界,首先需要的便是專業呈現。

為達到逼真的目的,劇組的主創在開機前都要進行為期一個月的圍棋專業培訓,主演及劇中與圍棋有接觸的演員,則在圍棋道場潜心學習了三個月。男主角牛駿峰更是在學習結束後拿到了證書。

“因為我們最初和很多觀眾一樣,雖然都知道圍棋,但是從來沒有深入了解過圍棋。怎麼拿棋子,怎麼落子,圍棋有哪些規則,只有這些了解了,你才知道應該怎樣拍,演員應該怎樣演。”

主創的體驗、學習需要前置,拍攝過程中的規範嚴謹,也需要專業人員的指導。《舍我其誰》請來了“棋聖”聶衛平擔任圍棋顧問,為劇中各賽事棋局進行規範指導。這種通常在職場劇中才被重點提及的“特殊工種”的納入,進一步加强了故事的說服力。

演員之外,劇中圍棋比賽也成為了設計重點。為此,《舍我其誰》的主創團隊專門找來了此前現實世界中一些較為經典的圍棋比賽進行複盤拍攝,其中甚至不乏九段棋手下出的意想不到的棋局。

“我們可能和專業的圍棋題材劇沒法比,但喜歡圍棋的人看過之後,也不會覺得演員是在隨便下,棋譜隨便擺。”

創新有章法

對於劉寧而言,這是他第一次接觸圍棋相關故事,但不是他第一次制作青春競技題材。

去年,《冰糖燉雪梨》開播。這是國內首部冰上運動題材劇,故事中的冰球大神黎語冰與速滑少女棠雪,於大學重逢,後又一同征戰冰場。

這兩部劇都是甜寵競技題材,觀眾會很容易放在一起比較。但在劉寧看來,除了都有一定的競技屬性,《舍我其誰》和《冰糖燉雪梨》的相似之處並不多。

“冰雪運動具有天然的燃點,可能觀眾一開始不懂得短道速滑、冰球的規則,但是它的畫面具有强烈的沖擊力,配合專業的解說,觀眾很容易沉浸進去。但是圍棋不一樣,它對觀眾來說有些陌生,而且對抗性不强,畫面呈現也完全不同。”

新的昇級帶來了新的難度,一些經驗被複用,但更多新的經驗正在被總結。

劉寧在采訪中回憶:“圍棋看似是一個完全靜態的運動,但其實棋手在下圍棋的時候,心中有一個要去厮殺的江湖。我們要講明白圍棋知識,呈現比賽的激烈程度,但不能完全讓演員坐著不動,這就變成了一個很矛盾的事情。”

圍棋幻境的設定,正是劇集開播後的一大熱議點,但背後,許多困難是觀眾很難看見的。“當時采訪了很多棋手之後,我們最終决定把棋手腦力比拼的部分具化出來,由此創作了幻境的概念。”

這種錶現手法,在一靜一動之間做到了均衡,且同時增加了劇集的故事性和趣味性。

劉寧進一步解釋道:“它的設定並不是一成不變的。我們根據劇中不同棋手的性格和棋風,設計了各式幻境。比如竹林武俠風、蒸汽朋克風、動漫卡通風等,這樣既具化了對弈過程,又結合了角色的特點,就比較有趣。”

在這一層面上,趣味性、落地性被放在了首要比特置。

《舍我其誰》也在如何與當下觀眾連接上,花了很多心思。一個最典型的案例是,盛景初通過圍棋還原程了微信二維碼的情節,在社交媒體上掀起了大面積的討論。

劉寧錶示,這一設定,一方面是用以豐滿男主角形象,盛景初身為在圍棋領域極富天賦的天才,在專業上是异於常人的;另一方面,經實驗證明,其實這一做法是可行的。《最强大腦》選手王春��在社交平臺發布《零基礎,如何學會“記憶二維碼”》一文,深入解讀了盛景初的這一“特殊功能”。

“我們並不會去憑空捏造。因為生活中神奇的事情,早就超過了我們的想象。”劉寧錶示。

這也是《舍我其誰》在創新時所堅持的原則。在劉寧看來,所謂創新,無論故事本身還是創作技巧,可實現性都是極其重要的一點。這也是拍好競技劇必備的基礎。

戀愛清甜味

感情線的設定是《舍我其誰》的另一處亮點。《舍我其誰》中男主的職業是圍棋,但整部劇並不是純粹的圍棋題材劇,它的內核還是一部愛情劇。

在《冰糖燉雪梨》中,黎語冰與棠雪青梅竹馬感情設定的基本基調是:童年相識,少年相戀,攜手並肩,奔赴夢想。

在《舍我其誰》身上,這種基調得到了延續。

劇中,盛景初經曆了人生的起起落落,從棋壇風雲人物,到因比賽失利、師父去世而跌入人生低穀,但在程了的陪伴下,他重鼓勇氣,再返賽場。而程了,在盛景初的影響下,也終於開啟了真正屬於自己的人生。兩人相互鼓勵,共同向著夢想進步。

劉寧始終認為,甜寵劇真正的難點,並不在於撒糖,而是如何讓戀愛中的每件事情都有堅實邏輯。“想要做成你壁咚我、我壁咚你的工業糖精太簡單了,霸道總裁和傻白甜也很好演。”但他有意避免這一點,“角色在成長與變化中,自然而然地相識、相知、相戀,最終成為情侶,這些橋段可能每個人在真實的生活當中都會遇到的,我認為這種甜才是最純樸、自然有共鳴的。”

但要做到這一點並不是件容易的事。在劉寧看來,解决這一難點,仍要從人物的塑造下手。

“就像當初我們做《冰糖燉雪梨》,塑造黎語冰,我們首先思考的就是什麼樣的人會選擇打冰球,在這一特質下,我們就放大了他性格中熱烈的一面。到了《舍我其誰》,盛景初和圍棋為伴,他的世界又只有黑白,因此,高冷就成了他展示給外界的形象。什麼樣的題材,便會帶來什麼樣的角色,這也是角色能够更加的立體,並避免同質化的原因之一。”

這些根據劇集特質塑造角色的好處是,人物塑造完整,感情線也不會顯得刻意。

程了成長於單親家庭,姐姐性格又比較强勢,所以家庭中的她不太經常錶達自己的真實想法,是在盛景初的鼓勵下,她才逐漸變得敢於追逐自己的夢想;盛景初很高冷,但這種高冷是對外人,程了作為他世界中的唯一一抹彩色,意義非凡。兩個人之間的互補性,以及對於彼此的特殊性,構成了《舍我其誰》天然的浪漫因素。

這一前提下,溫暖治愈被定為《舍我其誰》的主基調。而這種治愈性,不僅僅只局限於愛情,也包括親情、友情與事業。

讓劉寧印象尤為深刻的有兩場戲。一場是盛景初在同師父講明與程了在一起並尋回色彩,此時,他對人生有了新的感悟,勝負不再是束縛他前進的枷鎖;另一場則是程了爸爸接受程了開餐廳、做美食節目的夢想,常年活在優秀姐姐陰影之下的程了,終於可以開啟她理想中的人生。

“可能現實世界中很多年輕人在成長的路上都會有迷茫,我希望,在這一方面,《舍我其誰》也能給他們帶來一些啟發。”

【文/石榴】

版权声明:本文为[騰訊娛樂]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gsmany.com/2021/09/20210919110850224y.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