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探》低開低走:高壓競爭下,懸疑劇的榮光只會留給“硬菜”

騰訊娛樂 2021-09-19 10:18:55 阅读数:634

文 | 鏡像娛樂,作者丨李知恩,編輯丨張風屹

一貫珍惜羽翼的段奕宏首次出任監制並主演的網劇《雙探》,最終沒有任何反轉,成為了一部失利之作。

猫眼專業版顯示,《雙探》首日播出時於全網熱度榜上墊底,如今面臨收官,《雙探》的熱度依然徘徊在榜單下遊的第25名。此外,劇集在豆瓣的評分也從開分的7.9下跌到了7.4分。

談起《雙探》,很多觀眾的情感都是複雜的。因為從攝影、敘事、人物塑造等多維度來看,《雙探》都稱得上一部用心之作,但奈何過多的“廢戲”,以及從始至終層出不窮的邏輯漏洞等,都使得這部劇的劇本質量難以恭維。

誠然,7.4分的《雙探》即便在豆瓣算不上高分之作,也能邁入中等質量的劇集行列,但是,將《雙探》放在當下懸疑劇市場的大環境來看,7.4分或許是與“不合格”掛鉤的。

因為在《白夜追凶》《隱秘的角落》等高分作品的培養下,觀眾對懸疑劇的審美已經愈發嚴格。

經典層出不窮,懸疑劇的標杆和審美也隨之被不斷刷新。目前,優劣勢五五開的作品,在懸疑劇市場的機會已經越來越少,只有那些相對完美的“硬菜”,才能在懸疑劇市場殺出重圍。

一次有誠意也有一定實力的創作

《雙探》一劇不乏亮點,如果由錶及裏來看《雙探》的優點,那劇集風格與視覺效果是首比特的。

全劇大量鏡頭於吉林延邊實地取景,蒼茫雪原的唯美色調和破敗工業痕迹的冰冷感結合,構成了《雙探》的電影級質感。

從FIRST青年電影展成名的文藝型導演費聿竹,對全劇陰冷灰沉的色調把控也很到比特,使得《雙探》和《白日焰火》《無證之罪》等曾取景於東北的懸疑作品一樣,都自帶東北美學特色。

冷硬的風格和真實的地理環境,渲染了《雙探》的懸疑色彩和凝重氛圍,也從視覺上將觀眾自然代入到了故事的語境中,讓觀眾更能從生理和心理雙重維度共情劇中的人物,感受極寒環境下滋生的罪惡與其背後複雜的人性博弈。

從內裏來看,《雙探》意圖講述的故事是有深度的,在東北依靠伐木經濟發展的年代,林場職工丁永利、吳德水等個體試圖通過“倒賣木材”謀取私利,他們的所作所為被堅守正義的王雙利撞破,悲劇就此發生。

三十年前的謀殺案被風雪掩埋,但仇恨卻沒有消散,所有涉事之人以及他們的後代,都被卷入了漩渦之中,命運也隨之改寫。

大視野聚焦東北興衰史,讓《雙探》具有了現實風格與思考。劇中觀眾可以看到國營大廠時代的榮光,也可以看到東北工業的沒落,以及那些時代車輪下小人物的命運走向。此外,該劇也在借助丁永利、吳德水等人物探索人性的欲望,借助白石舟、周遊、烏娜吉等人物探討個體面臨悲劇命運時的選擇。

敘事手法與人物塑造,也都是《雙探》的亮點所在。

《雙探》開局為雙線敘事,一方面,追踪範曉媛綁架案的刑警李慧炎,從北京一路追至東北,另一方面,父親周平原被割舌謀殺後,入殮師周遊回到東北老家尋找真相。兩條線索於東北小城雙塔交織,並將綁匪、警察、殺手、幕後黑手、當地黑勢力等都聚集其中,最終牽扯出了三十年前的東北林場往事。

在人物刻畫上,《雙探》中塑造的大多數角色都是立體的,這些複雜的人物,成為了劇情矛盾發展和內核深度成型的主要驅動力。不過,相比於劇中的雙男主李慧炎與周遊,白石舟和烏娜吉等配角形象倒是更為飽滿。

《雙探》中的白石舟,稱得上“可憐的反派”,多年來,他在屠宰場苟且偷生,只為實施複仇計劃,親手了結制造王家悲劇的始作俑者。

白石舟是被仇恨迷失自我、殺人不眨眼的惡魔,但同時,他也是一個久處黑暗卻未完全喪失良善的人,他會將範曉媛帶出極寒的林場,會幫範曉媛燉湯煮飯,甚至一度將她送到了派出所,幫助範曉媛脫身。

與白石舟不同,護林員烏娜吉的形象是正面的。她的父母死於與小熊母親大熊的搏鬥之中,面對悲劇,她放下了准備複仇的弓箭,選擇守護小熊以及森林,為此不惜一人獨居於林場之中。

烏娜吉這一角色,代錶著一代護林人的良心與堅守,在現代科技取締護林人的存在後,烏娜吉的寂寥退場,也成為了時代變遷的縮影。

《雙探》絕非爛劇,它帶著誠意而來,也本有可能成為一部高質量作品,可惜,劇本的薄弱造成了這部劇的“木桶效應”。

一地雞毛的劇本成了《雙探》的硬傷

《雙探》的缺點與優點一樣明顯。

首先,《雙探》全劇充斥著大量的“廢戲”,比如對李慧炎胡同生活的展示、範曉媛的偷錢鏡頭、李慧炎的雪地爬行橋段以及與熊對視的場景、警察之間的嘮嗑等等皆是。

可能這些戲本意是為凸顯烟火氣,或隱藏暗喻而存在,但因為沒有深度服務於人物形象,也缺乏縱深敘事來呼應,這些戲最終未能在劇中承擔起敘事意義,也未傳遞信息價值,反倒令觀眾產生了“炫技”、“矯揉造作”之感。

其次,《雙探》從始至終存在諸多邏輯漏洞。

比如,有一定財富積累的吳德水患病後不通過正規渠道治療,而是綁架範曉媛為自己輸血;身為刑警的李慧炎,遇到綁架案時非但沒有及時聯系總臺進行案情匯報和布控,反而騎著自行車拼命追趕汽車;警察獲知綁匪藏身地點後,在持槍且人數占優的情况下被重創,後續案件既沒有昇級,跨省追捕的警員反而减少了。

對於劇中警方辦案時的不嚴謹、不專業,有人認為是“抹黑”,有人認為“這才是真實的警察辦案,觀眾被以往的電視劇影響了”。

但是,僅從“李慧炎已知範曉媛身在林場,且極有可能凍死山中的情况下,在與當地警方取得聯系後沒有第一時間溝通案情,組織搜救,反倒是做筆錄、嘮家常”這一情節,就可以看出主角絲毫不具備職業刑警的素養,這些邏輯漏洞的產生,更應歸咎於編劇功力的不到比特。

劇本的崩壞,一定程度上也影響了《雙探》的人物塑造和邏輯鏈。

劇中白石舟的複仇對象一直是“三個仇家”,所以他才稱自己殺的是“畜生”,當白石舟在缺乏合理動機的情况下殺掉“非仇家”的老七時,這個人物形象的合理性就被破壞了。

此外,李慧炎和警方基本鎖定白石舟的犯罪嫌疑後,沒有去搜查他之前的作案工具“運輸車”,反而一味靠沒有任何含金量的審訊來逼問範曉媛的下落,這是劇本崩壞影響邏輯鏈的體現。當然,《雙探》後半程的推理漏洞不止這一處。

邏輯崩壞或難以自洽、不合常理,對懸疑劇而言都是致命的。因為沒有完整、嚴密、科學的邏輯鏈,是講不出一個好故事的,當邏輯搖搖欲墜,一部懸疑劇的人物形象、人物動機、故事內核等都將是渙散的。

除了邏輯漏洞,《雙探》的劇本還有一個硬傷,那就是謀篇布局上的舍本逐末。不難看出,《雙探》這部戲中最能體現人性複雜面和時代深度的,其實是三十年前的舊案,即周平原、丁永利、吳德水三人在偷運木材之事被撞破後,殺害了王雙利一家。

可以說,《雙探》在這樁舊案上的敘事張力,也决定著周遊、白石舟等多比特涉事角色的形象厚度。

但可惜,《雙探》將大量篇幅耗費在了“小女孩綁架案”上,舊案相關場景都是以回憶的形式呈現,篇幅合計可能僅有一集左右。

這不僅導致周平原、丁永利、吳德水三人的形象沒有成功立住,導致該案件引發的價值思考成了空殼,也讓青年吳德水和老年吳德水的形象幾近割裂,前後矛盾。

縱觀《雙探》的優劣點來看,它算不上一部瑕不掩瑜的作品,用優劣“五五開”來形容更為合適。

不够硬核的懸疑作品生存空間越來越小了

《雙探》的失利固然可惜,但它的失利,對後續的懸疑劇創作來說也是一種警示和啟示。

當下,國產懸疑劇的創作難度是在持續提昇的,這是行業高壓競爭的大環境所致的。

2017年,《白夜追凶》與《無證之罪》帶領國產懸疑劇强勢回春,同時,這兩部質量硬核的作品也成為了業內懸疑劇創作的新標杆,尤其是《白夜追凶》。

珠玉在前,只有逆流而上的懸疑劇才能在市場取得一席之地,2020年《隱秘的角落》與《沉默的真相》能獲得觀眾認可,便在於它們的質量是可以比肩《白夜追凶》的。

與珠玉比肩並不容易,因為它不僅要求後來者在綜合賣相上是相對完美的,也要求後來者有足够的新鮮感和創新度。

可以看到,《隱秘的角落》與《沉默的真相》做到了這一點,兩部劇都有自己的差异化風格,也聚焦了過往懸疑劇鮮少涉及的元素,如《隱秘的角落》對青少年罪犯內心世界的關注,如《沉默的真相》講述了一出極為悲壯的殉道者故事。

一部接一部的“硬菜”,使得大眾對懸疑劇的審美水准飛速提昇,那些火候不到的懸疑劇,如今很容易被觀眾遺忘在角落,難以從懸疑市場突圍,如《迷霧追踪》《雙探》等皆是此類存在。

播出前期,《雙探》的熱度趨勢幾乎呈直線走向,中後期漸漸下滑,臨近大結局熱度更是直線滑坡,由此不難看出《雙探》並沒有留住觀眾。

懸疑劇創作難度提昇,不僅是被高質量劇集競爭所倒逼,也在於電影市場帶來的壓力。

近年來,大銀幕上《烈日灼心》《誤殺》《無罪之最》《調音師》等優質懸疑電影的上映,其實也在潜移默化提昇大眾對懸疑內容的審美能力。如今,觀眾對懸疑劇情節是否合理、邏輯是否嚴密、反轉是否精彩、人性挖掘是否透徹等,都有著更清晰、更系統的認知。

近一兩年,不少人論斷懸疑題材成了“香餑餑”,但事實上,懸疑題材越來越不好做了,《雙探》就是一次證明。

因為突圍難,《雙探》才會在創作中耗費大量精力,從“雙男主”、“東北美學”、“現實寫照”、“豪華卡司”、“密林雪原場景”等多個角度尋找突破,試圖借助故事氣質和影像格調的差异化吸引觀眾,為觀眾帶來新鮮感。

不過,相比於《隱秘的角落》對青少年犯罪的關注,《雙探》的突破其實是缺乏新意的,也未脫離“東北場景符號化”的框架。

首先,《雙探》的東北敘事並不新鮮,《無證之罪》《白日焰火》都曾將視野聚焦於此;其次,《雙探》中所呈現的東北興衰史,是被諸多影視作品反複呈現過的;再者,《雙探》中的複仇主題,是懸疑題材中常見的典型元素。

對《雙探》來說,它忽略了一個最核心的問題,那就是新鮮感和差异化固然重要,但“好故事”才是核心所在。

作為影片的主演兼監制,段奕宏在知乎分享創作曆程時談到了很多細節,比如要有人物地域、時間的質感,比如錶演要盡量真實、樸素,但這些說到底都是“錶層藝術”。

對比來看,《隱秘的角落》與《沉默的真相》未必能在“錶層藝術”上超越《雙探》,但它們講述的故事都足够精彩。

在國產懸疑劇中,《毛騙》一度被稱為巔峰神作,《毛騙》系列作品中沒有多少文藝鏡頭,也沒有名演和名導的加持,但它的終結篇卻在豆瓣拿到了9.7的高分,一切都是靠故事取勝。

如今,觀眾對懸疑劇或許有著多維度、多層面的要求,但他們最關鍵的訴求,一定是“講好故事”。

版权声明:本文为[騰訊娛樂]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gsmany.com/2021/09/20210919101854443W.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