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可能是整個9月最好哭的一部新片了!

騰訊娛樂 2021-09-19 10:18:54 阅读数:1,008

可能是 可能 最好 一部 新片

進入九月,就離中秋團圓的日子越來越近,電影院裏也終於出現了非常應景溫情的影片。堪稱整個9月最好哭的一部電影《關於我媽的一切》也在這個中秋檔要與我們見面了。

上周,在我們桃團的提前觀影中,第一波觀眾已經先睹影片真容。

“感動”、“溫情”是大家觀影體驗中的關鍵詞,這些詞語指向的是影片中關於家庭和親情的共同感受。

有朋友評價“影片以最普通的家庭視角還原了親情的共通性,一個沉穩的父親、一個愛操心的母親,加上一個略帶叛逆初步走上社會的女兒。就是這樣一個普通的家庭才能映射出故事的真實性。”

也有朋友帶著媽媽一起參加了我們的觀影團活動,在電影的“全家福”海報前拍照留念。桃團也用拍立得照片為她們永久框柱這一刻的美好。母女二人共同在影院中感受到了情感的流動。

細心的觀眾留意到“整個影廳都是大家此起彼伏吸鼻子的聲音”。

映後的主創交流環節,各比特主創和觀眾距離超近,場子滿滿當當,熱熱鬧鬧,帆姐直呼“好溫暖”。

有觀眾哽咽分享道:“兩個小時的電影,哭了一個半小時。季佩珍是最真實的“國民媽媽”,仿佛看到了自己和媽媽的日常生活。看完電影,好想媽媽,中秋要回家帶媽媽再看一遍電影。”

也有人在提前觀影之後,貼心建議大家觀看時一定要帶够紙巾。

到底是什麼樣的媽媽,能有如此催人淚下的魔力?

片中徐帆飾演的媽媽季佩珍是妻子、媽媽、兒媳、姐姐……她沒有魔法,如果一定要說有什麼特點的話,那她的特點或許就是普通吧。

是的,季佩珍太普通了,普通到在我們目力所及之處,能看到無數個像她一樣的上一輩傳統女性。普通到我們在日常生活裏甚至常常會忘記,為我們操勞費心的媽媽也曾經是青春無敵的少女。

但恰是這種普通與平凡,才讓我們看到了傳統家庭和女性的共通性,讓我們恍然,我們眼中平平無奇的媽媽,她的一生值得被看見、被書寫。

我們每個人從有記憶開始,媽媽就是媽媽的樣子。我們沒見過她的少女時代,也從來不會意識到,“媽媽也曾經是個小女孩”。她是在一點一點的歲月裏擔起了一點又一點的責任,慢慢才變成我們眼中的“媽媽”。

我曾經在老家床底下翻出一本舊相册,相册裏是爸媽在車間工廠的照片,十八九歲的年紀,幾個青春飛揚的少年少女,灰藍色的工作服也掩飾不了他們的活力。照片裏,笑的最暢快明朗的女孩看起來陌生又熟悉,那是我的媽媽。

電影裏,也有這樣一幕。

女兒李小美(張婧儀飾)推著媽媽回到當年工作的地方,老舊的宣傳欄裏,貼著當年季佩珍與同事們的合影。那時候的季佩珍還沒有成為誰的媽媽,她意氣風發、鬥志昂揚。

這是屬於李小美的震驚時刻,這個還不成熟的年輕叛逆的女孩,在這一刻,忽然撞上了曾經和自己一樣年輕的季佩珍。她禁不住驚訝:“媽,這是你?”

季佩珍的眼光也停在了那張老照片上,似乎回到了那個年代。她說,“是啊,媽媽也年輕過啊!”

那一刻,周圍不少觀眾都和我一樣,眼淚再次决堤。

那一刻,季佩珍褪去“媽媽”的外衣,李小美也不再是任性驕橫的女兒。那不是女兒和媽媽的面對面,而是兩個同樣年輕的女孩在平行時空中的相遇。

李小美突然意識到,即使在同樣的年紀,季佩珍那股勇敢和擔當,也仍舊是今天的自己並不具有的。

在這個點上,《關於我媽的一切》裏的“一切”二字才有了更多的餘味。它關乎著一比特女性對另一比特女性社會價值和職業能力的認可,而這種認可跨越時代,無關親疏。

當然,影片更多的重點還是集中在“我媽”二字,探討著母女之間的微妙關系。那種離得近了互相刺痛離得遠了又時刻牽掛的情感從點滴小事中汩汩流出。

其實說實話,季佩珍一開始確實“够討厭”的。

女兒從北京回家,季佩珍為了弄清楚李小美的情感狀態,翻手機偷看女兒的相册。

季佩珍從青島去北京看望女兒,不放過房間裏的任何蛛絲馬迹,甚至連垃圾桶裏的烟頭她都要翻出來放在桌上質問女兒。

或許從情感上我們可以理解一比特母親對女兒的保護,可是李小美“被保護”的窒息感,也時刻讓我們感同身受。

相應的,李小美的幼稚任性也給母親帶來了諸多傷害。

爭吵、和解、再次爭吵…… 母女之間這種互相傷害與刺痛的小事太多了,就像生活中永遠不會消失的磕磕絆絆。

她們像兩只刺猬,刺猬媽媽用盡全力抱緊刺猬女兒,想要給她全部的保護和溫暖,結果卻把彼此都刺得遍體鱗傷。

可是,誰又能說,這擁抱不是出於愛呢?

那一句:“小美,媽媽等不了了”。能讓所有人瞬間破防。眼淚决堤的瞬間,一個母親無盡的愛與即將消逝的生命之間,留給我們的是唯有淚水才能紓解的疼痛。

那些出於愛和保護而帶來的傷害,最終也都會因為愛的存在而一點點被撫平。

就像是刺猬女兒李小美,給生病的母親做一頂世界上最好的假發。她奔跑著簽收快遞,捧回一頂假發放在媽媽面前。一個女兒對媽媽的愛,讓她卸下了自己的鎧甲、收起了身上的尖刺。

這對母女她們終於找到了溫柔接納彼此、擁抱彼此的方式。

佩珍帶上那頂假發,像是回到了年輕的時候,長發飄飄。那是一個充滿活力、充滿魅力的女性。她靠在丈夫李文舫(許亞軍飾)懷裏,輕聲地問:“以後,你會想我嗎?”

這是一個溫柔的女人在對自己一生所愛的男人低語,帶著一生未盡的歎息。

丈夫的回應也充滿了溫柔,甚至還帶著張皇無措。

“我會在出門的時候想你,晚上回來進屋開燈的時候想你,吃到好吃的飯菜的時候想你,吃到難吃的飯菜的時候想你……”

懷中留不住的妻子,即將帶走的似乎不僅僅是她自己的生命,還有丈夫的全部生活、情感、人生的方向。

李文舫的眼淚從得知佩珍的病情那天起,就沒有斷過。

他自責、愧疚,用盡各種辦法求人問診看病,不放弃任何一絲希望。甚至在小飯館裏和老同學吵了起來。

作為醫生,他理智上知道佩珍病情的嚴重性,但是作為丈夫,他情感上無法接受自己即將失去妻子的事實。

理智的主刀大夫李文舫,在面對妻子的病情時像所有普通丈夫一樣喪失了理智,陣脚大亂。他的痛哭和眼淚,是一個中年男人的脆弱和無措。

非常罕見地,我們在一部關於“我媽”的電影裏發現了“我爸”或者說是“丈夫”的在場。李文舫是非常典型的北方男人,有責任有擔當有情意,卻又不够細心不够耐心,非常沉穩,卻又從不輕易流露內心情感。

可是在佩珍生病之後,李文舫的幾次流淚讓人印象深刻。

一個從容沉穩的醫生,變成了一個脆弱無助的男人。他忽然意識到自己在生活中擁有的一切體面,都是因為有妻子在身後作為支撐。失去愛妻,他心中空了一塊,生活也變得兵荒馬亂,他不知道該如何生活下去。

許亞軍的錶演讓我們看到了一比特傳統中國男人樸素的內心。更借由一個丈夫的內心,我們看清楚了季佩珍作為家庭成員的巨大價值。

失去了佩珍的世界,太陽會照常昇起。但是失去了佩珍的家庭,每個人的心裏都永遠地空著一塊。

影片的最後,李小美問媽媽,當年為了生下自己而放弃南極科考的機會,有沒有後悔。佩珍說,“那是我的選擇。我希望你也選擇走自己想走的路、過自己想過的生活”。

佩珍的回答,讓我們的眼淚再一次在眼眶裏澎湃了。 此時的佩珍不僅僅是一個媽媽,她褪去了所有的身份外衣,回歸到了一個人的本質。她在與小美探討的,是“一個人該如何選擇自己的人生”這樣永恒的命題。

影片裏,出現了一種神奇的金圖企鹅。佩珍就像那種企鹅,“企鹅媽媽為了孕育下一代,可以一個月不進食”。

佩珍那一代人是少有選擇的一代人。正是因為選擇太少,反而常常選得更早、走得更遠。

小美這一代人,選擇更多,誘惑和歧路卻也更多。反而常常在錯綜複雜的路口和高架中,迷失了自己的方向。

“錯了不要緊,開回到正道上就行”。佩珍的擔當和智慧一如既往。甚至在你想要放手沉底、隨波逐流的時候,母親會用她看似簡單粗暴實則極為有效的方式,一把抓過方向盤,幫你開一段,帶你離開錯綜複雜的歧途,帶你重新回到人生的大路上。

這是母親,才會有的粗暴和柔情。

中秋節要到了,帶著爸媽,帶足紙巾,去看一場《關於我媽的一切》。對他們說出那句在瑣碎生活中羞於啟齒的“我愛你”。

就像是母親對女兒的愛一樣,從不丟人。

版权声明:本文为[騰訊娛樂]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gsmany.com/2021/09/20210919101854383j.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