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鄭雲龍:來人藝演話劇,不可思議,但真的發生了!

騰訊娛樂 2021-09-19 08:54:13 阅读数:162

不可 真的 生了

9月17日,鄭雲龍出現在了北京人藝的舞臺上,參加全新開業的北京國際戲劇中心三層“人藝小劇場”首部演出劇目《榆樹下的欲望》的媒體見面會。這是鄭雲龍主演的第三部話劇,也是他第一次到人藝來演話劇

《榆樹下的欲望》是尤金・奧尼爾的代錶作,被譽為“美國第一部偉大的悲劇”。2007年,該劇曾在首都劇場南側的“人藝小劇場”上演。此次,由導演任鳴、叢林攜於明加、鄭雲龍、李麟、羅熙、劉奕、曾泳醍等演員以全新陣容重新排演,不僅是一次藝術上的創新,也體現了人藝對新劇場的定比特和對經典的不懈追求。該劇將於9月24日曹禺誕辰日當天,在北京國際中心三層人藝小劇場首演

鄭雲龍在接受記者專訪時錶示,自己在上大學時就接觸過這部經典,此次能够來北京人藝主演該劇,非常榮幸,他說:“我很喜歡在北京人藝,這裏有著非常好的創作環境。

記者:你這次到北京人藝來演話劇,讓很多觀眾都非常驚喜,想知道這次你和北京人藝的合作是怎麼達成的?

鄭雲龍:今年年初,馮遠征老師聯系到我,邀請我跟人藝合作一部話劇。我當時覺得這是不可思議的一件事兒,當然非常想來。於是我們就協商演什麼作品。今年7月,他問我喜不喜歡《榆樹下的欲望》,想不想演?這個劇本我太喜歡了,所以毅然决然地就來了。

記者:那你來北京人藝演話劇,是什麼心情呢?

鄭雲龍:能够到北京人藝來演話劇,這對一個舞臺演員來說,是很榮幸的事情。北京人藝在每一個學戲劇的孩子心裏,就像神聖的殿堂一樣。我記得我第一次來北京人藝首都劇場,到劇場、去後臺參觀時,我就感覺到那種神聖感。有那麼多老先生、老前輩、老藝術家,都曾經在這個劇場演出過。他們的精神,就像臺詞一樣,一直蕩漾在劇場裏,鼓舞著年輕的藝術工作者在舞臺上綻放他們的藝術生命。我也深深感受到了這一點,所以這次來北京人藝,對我來說是非常榮幸的一件事情,我會好好珍惜這次機會。

記者:現在你已經在北京人藝排練了兩個月了,這個過程有什麼感覺呢?

鄭雲龍:在排練期間,我跟任鳴導演、叢林老師,還有佳姐、麟哥他們都學到了很多東西,也很感謝各比特老師對我的照顧。演話劇的感覺跟演音樂劇是完全不一樣的,它們屬於不一樣的藝術門類,所以還是能學到很多東西的,我也會好好努力的。北京人藝給我的感覺很專業,非常井井有條,對每一天每一周每一個月的排練計劃,都做得非常周密,所以我們排練過程非常順利。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創作環境,這也是我很喜歡在北京人藝的原因。

記者:《榆樹下的欲望》這個劇本你以前接觸過嗎?這個戲之前也有過很多演出版本,你這次的版本會有什麼不同呢?

鄭雲龍:我上大學時就讀過這個劇本,非常喜歡。這也是我這次選擇出演這部作品的原因。我很喜歡經典的戲劇,也想做一些不一樣的嘗試。每個人看到一個劇本,都會有自己的理解,有他想對人物的錶達。我沒有比較以前的版本,還是想從戲劇本身出發,去為這個角色做准備,希望能够詮釋一個不一樣的伊本,一個不一樣的《榆樹下的欲望》。像這種非常難排的古典名著,越深挖,越會感受到更多的東西。我們從開始排練到現在,感受也越來越深,理解的東西越來越多。

記者:你在劇中扮演的角色具有很大挑戰性,你能談一談對伊本這個角色的理解,包括你怎樣對這個人物進行塑造嗎?

鄭雲龍:《榆樹下的欲望》這個作品極度誇張地反映了人性的欲望,我扮演的伊本這個角色也比較極端。他待人處事也好,對待感情也好,對待愛情也好,都是一個比較極端的人,他的很多行為要極具誇張和爆發力,這對我來說也是蠻大的挑戰。伊本是一個很脆弱的人,另一方面他也錶現出來暴躁,其實這些都是源自於他內心的一些缺失,對愛的缺失,包括他和父親的關系。這就要從這個角色的原生家庭和他的成長經曆開始去做設計。

這個戲有很多情感爆發的部分,需要大量的情感鋪墊和准備。上一次排練,劇院來審查時,任鳴院長看到我們那麼投入,很感動。他跟團裏的人開玩笑說:“我真害怕鄭雲龍哪天一生氣,在臺上就把於明加掐死了。”其實這種錶演的爆發力,是要在技術層面全都設計好,而且要不斷的嘗試,不斷的排練,才敢去做。這種充滿張力的錶演,其實都源自於我們平時排練的熟練度,還有演員之間彼此的信任。我們之後也會有很多類似於這種方法性的錶演,讓這個戲變得更加飽滿,讓人物性格更加豐富。

記者:《榆樹下的欲望》也是北京國際戲劇中心人藝小劇場開張的第一個作品。你在這個劇場演出,有什麼感覺?

鄭雲龍:今天第一次從排練廳進到劇場這個景,還比較陌生,對這個環境、對舞美還不是很熟悉。接下來幾天,我們會針對舞美再去做錶演上的調整,調度上的調整。在這個戲裏有大量的舞臺調度,應該很精彩。

記者:這個劇場很小,你在錶演時離觀眾距離非常近,會感到有壓力嗎?

鄭雲龍:人藝小劇場,可能真的是我演出過的最小的劇場。我以前演過小劇場音樂劇,那個劇場比人藝小劇場大不了多少,所以對於小劇場作品的錶演方法,也不是特別不習慣。觀眾距離近了,好處就是打破了臺上臺下的關系,整個劇場空間都變成了一個景,融入性更好,我覺得也挺好的。

記者:很多觀眾開始了解你,是作為一個音樂劇演員,這幾年你也演了好幾部話劇。對你來講,現在選擇作品是以什麼為標准呢?

鄭雲龍:首先要是一個好劇本。只要是我非常喜歡的劇本,我都想去嘗試。

記者:從各個方面都能感覺到你特別熱愛舞臺,那麼舞臺對你的意義是什麼呢?

鄭雲龍:我本來就是學音樂劇的,從來沒有離開過舞臺。所以舞臺就像家一樣,是我每天生活的地方。我在舞臺上有很大的滿足感和安全感,很開心,這就是我生活的一部分

END

本期作者、編輯:王潤

本期攝影:李春光

本期監制:賈薇

點 下“在看”,你最文藝

版权声明:本文为[騰訊娛樂]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gsmany.com/2021/09/20210919085412964p.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