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探》低開低走:高壓競爭下,懸疑劇的榮光只會留給“硬菜”

東方資訊娛樂 2021-09-19 05:23:51 阅读数:58

劇焦一線原創

文丨李知恩

編輯丨張風屹

一貫珍惜羽翼的段奕宏首次出任監制並主演的網劇《雙探》,最終沒有任何反轉,成為了一部失利之作。

猫眼專業版顯示,《雙探》首日播出時於全網熱度榜上墊底,如今面臨收官,《雙探》的熱度依然徘徊在榜單下遊的第25名。此外,劇集在豆瓣的評分也從開分的7.9下跌到了7.4分。

談起《雙探》,很多觀眾的情感都是複雜的。因為從攝影、敘事、人物塑造等多維度來看,《雙探》都稱得上一部用心之作,但奈何過多的“廢戲”,以及從始至終層出不窮的邏輯漏洞等,都使得這部劇的劇本質量難以恭維。

誠然,7.4分的《雙探》即便在豆瓣算不上高分之作,也能邁入中等質量的劇集行列,但是,將《雙探》放在當下懸疑劇市場的大環境來看,7.4分或許是與“不合格”掛鉤的。

因為在《白夜追凶》《隱秘的角落》等高分作品的培養下,觀眾對懸疑劇的審美已經愈發嚴格。

經典層出不窮,懸疑劇的標杆和審美也隨之被不斷刷新。目前,優劣勢五五開的作品,在懸疑劇市場的機會已經越來越少,只有那些相對完美的“硬菜”,才能在懸疑劇市場殺出重圍。

1

一次有誠意

也有一定實力的創作

《雙探》一劇不乏亮點,如果由錶及裏來看《雙探》的優點,那劇集風格與視覺效果是首比特的。

全劇大量鏡頭於吉林延邊實地取景,蒼茫雪原的唯美色調和破敗工業痕迹的冰冷感結合,構成了《雙探》的電影級質感。

從FIRST青年電影展成名的文藝型導演費聿竹,對全劇陰冷灰沉的色調把控也很到比特,使得《雙探》和《白日焰火》《無證之罪》等曾取景於東北的懸疑作品一樣,都自帶東北美學特色。

冷硬的風格和真實的地理環境,渲染了《雙探》的懸疑色彩和凝重氛圍,也從視覺上將觀眾自然代入到了故事的語境中,讓觀眾更能從生理和心理雙重維度共情劇中的人物,感受極寒環境下滋生的罪惡與其背後複雜的人性博弈。

從內裏來看,《雙探》意圖講述的故事是有深度的,在東北依靠伐木經濟發展的年代,林場職工丁永利、吳德水等個體試圖通過“倒賣木材”謀取私利,他們的所作所為被堅守正義的王雙利撞破,悲劇就此發生。

三十年前的謀殺案被風雪掩埋,但仇恨卻沒有消散,所有涉事之人以及他們的後代,都被卷入了漩渦之中,命運也隨之改寫。

大視野聚焦東北興衰史,讓《雙探》具有了現實風格與思考。劇中觀眾可以看到國營大廠時代的榮光,也可以看到東北工業的沒落,以及那些時代車輪下小人物的命運走向。此外,該劇也在借助丁永利、吳德水等人物探索人性的欲望,借助白石舟、周遊、烏娜吉等人物探討個體面臨悲劇命運時的選擇。

敘事手法與人物塑造,也都是《雙探》的亮點所在。

版权声明:本文为[東方資訊娛樂]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gsmany.com/2021/09/20210919052350845B.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