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對離婚夫妻,不得不朝夕相處18天……

騰訊娛樂 2021-09-18 21:38:29 阅读数:842

夫妻 不得不 得不 朝夕

作者 | 燈燈

來源 | 十點人物志

ID | sdrenwu

新疆,賽裏木湖。

暮色四合,三對已經離婚或即將離婚的夫妻坐在篝火旁,各自分享白天旅行時的感受。

離婚一年的40歲女演員,用大笑掩飾羞澀,在眾人的追問下承認自己動了心:“好像對他(前夫)又有來電的感覺了。”

眾人起哄,氣氛曖昧。下一秒,鏡頭轉向她的前夫――男人眉頭緊鎖,錶情很費解。他說,我沒有感覺,真的沒有。

離婚夫妻的房車旅行

婚姻紀實真人秀《再見愛人》的出現,堪稱今夏國產綜藝的一大驚喜。

與近兩年火爆的戀愛綜藝不同,《再見愛人》不再執著於給觀眾撒糖,而是邀請了三對深陷婚姻危機的夫妻,去新疆進行為期18天的房車旅行,借此重新審視他們的情感關系。

豆瓣8.8,這對於綜藝來說,稱得上是一個罕見的高分。

不少網友評價其殘酷又真實,“失敗婚姻裏的瑣碎、沉默、過高的期待,包括已經不再需要的感動,都令人唏噓不已”。

具體來看,三段婚姻,都頗具典型性。

章賀和郭柯宇,結婚十年,分居三年,離婚一年。

兩人都是演員,郭柯宇事業的巔峰期在20年前,年僅17歲,她就憑借電影《紅櫻桃》獲得上海國際電影節和百花獎雙料影後,後來組了個名為“追星族”的樂隊,當主唱,玩搖滾,是典型的女文青。

章賀是北京電影學院錶演系科班出身,雖說在錶演上的成就不如郭柯宇,但也戲約不斷,前幾年在熱播劇《軍師聯盟》中飾演配角,算是有自己的代錶作。

2008年,兩人因合作電影《完美新娘》相識,戀愛一個月後閃婚。婚後一年,郭柯宇懷孕生子,基本淡出演藝圈。

節目裏,郭柯宇坦言,當初結婚只是因為覺得年紀到了,該組建家庭了。

她斬釘截鐵地用“沒有愛情”來總結這段十年的婚姻,“我們互相進不去對方的世界,也不想進”。

郭柯宇喜靜,章賀喜歡熱鬧;郭柯宇注重養生,每晚七點就睡覺,而章賀是夜猫子,常和朋友組局玩到淩晨。

兩人同住一個屋簷下,卻宛如生活在平行世界。

比起生活習慣的迥异,溝通不暢是更大的問題。

郭柯宇細膩感性,章賀性子急、粗線條,聊天總不在一個頻率――章賀問郭柯宇,吃飯了嗎?郭柯宇回答,那家餐廳真美,雖然菜挺一般的,可是老板娘的耳環很漂亮。

章賀便不耐煩起來,吃了就說吃了,沒吃就說沒吃,別扯沒用的。

長期的無效溝通,導致雙方逐漸喪失了了解彼此的欲望。

錄制初期,這對曾經的夫妻連眼神交匯都極為回避。一人靠近,另一人便下意識走遠。

如果說,章賀和郭柯宇的症結在於互相疏遠,那麼朱雅瓊對王秋雨,看上去則是剃頭挑子一頭熱。

人稱老王的王秋雨,年近50,是個編劇,作品大多是抗戰題材。

朱雅瓊2006年參加過超女,目前在一家經紀公司當藝人總監。

兩人相差十歲,相識19年,有個一歲大的孩子,是典型的老夫少妻,如今正處於離婚冷靜期。

朱雅瓊曾說,在這段婚姻裏,她最大的痛苦在於感受不到愛。

王秋雨是個工作狂,天天把自己關在房間裏寫劇本。

朱雅瓊曾有一次敲門進去問他,能不能抱抱自己,一分鐘就好。

王秋雨就真的只抱了她一分鐘,然後拍拍她的肩,錶示時間到了,你可以走了。

兩人結婚時沒有辦過婚禮,甚至沒有鑽戒,因為這些在王秋雨看來都是“毫無必要的儀式感”,有那閑工夫,不如多寫幾頁劇本。

在他心中,同樣毫無意義的,還有對妻子給予肯定。

朱雅瓊說,老王從未贊美過她。當年領證時她精心化了妝,老王卻皺著眉評價,“好醜”。

就連朱雅瓊視若生命的音樂,老王也當著眾人的面錶示,這麼多年,他其實一直很討厭朱雅瓊唱歌,導致第一次得知真相的朱雅瓊情緒崩潰,錄制結束後痛哭了一整夜。

與前兩對夫妻的陰雲密布相比,KK和佟晨潔最初展現的和諧與親密,一度讓人以為他們倆是來秀恩愛的。

KK本名魏巍,之前在湖南經視當主持人。佟晨潔屬於第一批走出國門的超模,前夫是著名足球運動員謝暉。

佟晨潔比KK大兩歲,兩人的相處模式似姐弟又似母子,佟晨潔總是更多地承擔照顧者的角色。

KK曾在飯桌上語出驚人,錶示他在家不做飯是為了佟晨潔好,“我要讓她感到,沒有她我活不下去”,結果被擔任嘉賓的倪萍痛批,“我活了60歲第一次聽到這觀點”。

然而,只要提到喝酒和孩子,兩人間甜蜜的氣氛便蕩然無存。

KK迫切地想要孩子,而佟晨潔認為KK酗酒的毛病不改,這事就沒有商量的餘地,因為她沒法相信KK可以做一個好父親。

三對夫妻中,只有佟晨潔和KK尚未辦理離婚手續。

但節目顧問、情感專家沈奕斐認為,他們倆的問題最嚴重,因為“生孩子”和“喝酒”屬於底線問題,“如果得不到解决,他們離婚的幾率反而最大”。

婚姻是複雜的,因為人也是

單看這幾對夫妻的沖突和矛盾,其實很容易為他們的關系下定義:

章賀和郭柯宇是無愛婚姻,KK和佟晨潔是巨嬰與賢妻,而王秋雨和朱雅瓊則屬於老男人PUA小女孩。

但隨著劇情展開,旁觀者又能充分感受到每段婚姻的複雜之處,以及每段情感關系中的暗流湧動。

冷漠無情的老王,也有踏實靠譜的那一面。

對待工作,他的確很勤奮。每天節目錄完已接近深夜,KK和章賀喝酒閑聊時,只有老王抱著電腦,見縫插針地趕劇本。

而在和朱雅瓊的相處中,老王也更多承擔了照顧者的角色。

每逢雙人行動,老王負責開車,朱雅瓊全程抱著吉他坐在後排唱歌、寫歌。

兩人在車上吵了架,朱雅瓊賭氣下車,老王再鬱悶,也會跟在後面拿行李。

他們的相處模式類似父女,老王像個冷言冷語、武斷專行的父親,朱雅瓊則是那個敏感、自我、情緒化的女兒。

他們互相依戀,老王喜歡朱雅瓊的可愛,朱雅瓊享受老王的照顧;同時他們又相互厭惡,朱雅瓊厭惡老王的强權,老王厭惡朱雅瓊的孩子心性。

情感專家沈奕斐用一句話點破了症結所在,“他們是在長期磨合中,互為因果地形成了這樣的相處模式”。

親密關系通常是互相作用的。這個規律放在KK和佟晨潔身上,同樣適用。

節目中的佟晨潔,是個挑不出毛病的妻子,勤快,理性,高情商。每當發生了爭執,總是佟晨潔率先服軟,給KK臺階下。

錄制期間,KK酒癮犯了,拉著攝像和導演們喝到淩晨,佟晨潔也沒有當眾駁了他的面子,反而主動送來下酒小菜,招呼工作人員們一起吃。

佟晨潔是上海本地人,前夫還是著名“國脚”,當年二人的豪華婚禮也給上海人民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象。

因此,面對一個無論是出身、事業還是為人處世的能力,都遠勝於自己的妻子,KK似乎心安理得地躲在了對方的羽翼之下。

他只需要扮演好一個開心果的角色,就能贏得佟晨潔的喜歡和呵護。

但恰恰是這種依附關系,激發了KK內心深處的不安全感。

所以他迫切地希望有一個孩子,當父母老去,夫妻關系終結,血脈相連的孩子會是他和這個世界最後的聯結。

說到孩子,就不得不提到這個家裏的兩比特長輩。中途,節目組請來了佟晨潔和KK的媽媽。

老人們一坐下,開口便是催生,理由不外乎還是老有所依,“等我們不在了,有個孩子能陪伴你們,養老送終”。

一家四口,三人都催生,可想而知佟晨潔的壓力有多大。

但觀察他們的相處細節,又不難感受到他們平日裏的融洽,以及佟晨潔對這個家的珍視。

佟晨潔和KK都出身單親家庭,從小受够了家庭破碎的苦。

婆婆雖然催生,但大體上通情達理,繞了一圈最後還是回到了主題,“重點是你們倆好,你們要是散了,我要孫子有什麼用呢?”

每一段婚姻的真實情况都是複雜的。

當局者有當局者的盲區,旁觀者也有旁觀者的盲區,這也是為什麼觀眾群情激昂地勸分或勸和時,當事人總有明顯的猶豫和搖擺。

這一點在章賀和郭柯宇身上錶現得尤為明顯。

旅行初期,兩人毫無互動,唯恐避之不及,但無處不在的攝像機,又總能抓到他們偷偷瞄向對方的眼神。

旅程過半,當其他兩對夫妻的矛盾白熱化,章賀和郭柯宇反而逐漸破冰。

出門買菜,章賀主動搭話,郭柯宇自然地挽上他的手臂,脫口而出“親愛的”;單獨旅行環節,章賀騎電動車載著郭柯宇,一度試圖甩開攝像團隊,郭柯宇大笑著摟緊章賀的腰,說,“咱們好像在私奔啊”。

就當所有人都以為,這會成為他們的複婚之旅時,兩人接下來的反應卻又讓人霧裏看花。

篝火夜聊,郭柯宇大方坦陳白天互動時的心動,“好像又有來電的感覺了”,章賀卻非常直白地錶示,“我沒有感覺”。

隔天,家裏的長輩來探班,撮合兩人複合,章賀意願强烈,但郭柯宇卻態度堅决地說,“絕對不可能複婚”。

貼標簽、下定義,總會將複雜的問題簡單化。

但節目裏的一句文案很貼切,“人之所以為人,就是因為有流動的,無法被歸類的情感”。

我們能從失敗的婚姻中學到什麼

如何經營好一段婚姻,稱得上是個世紀難題。

《再見愛人》的導演劉樂在接受采訪時說,把婚姻裏的傷痛曝光在大眾面前,絕非易事。

但這三對夫妻之所以願意參加節目,是因為心中實在有許多答案想要追問。

他們都想擁有一段幸福的婚姻,卻事與願違;努力補救過,卻始終不得其法。

劉樂說,對於離婚的態度,女嘉賓們通常更為堅决,男方則主要想挽回。

當節目組找到KK時,他甚至覺得莫名其妙,他認為自己與佟晨潔的感情非常完美,不能理解一檔離婚節目為何要找他。

當人們困在親密關系的泥淖裏,第三視角的出現或許是一種治愈。

據劉樂說,導演組結合了部分社會學、心理學理論,將一些經典實驗融合進遊戲環節裏。

比如“正話反說”的遊戲,就讓王秋雨說出了不喜歡聽朱雅瓊唱歌的真相,引發了雙方巨大的感情震動,以及後續的連鎖反應;

還有畫像環節,事前聲稱不了解彼此的章賀和郭柯宇,卻錶現出了驚人的默契,他們對彼此細致的描述,讓素未謀面的畫師,為他倆畫出了還原度接近100%的肖像畫。

可以說,《再見愛人》是一場別出心裁的社會學實驗,它為當事人和看客們提供了一個新的視角,用一次短期旅行,將現代人婚姻中那些模糊卻巨大的矛盾,密集地暴露出來,强迫人不得不去直面問題,並提出解决方案。

但同時,它的局限也很明顯。

或許是在選角上存在客觀性的困難,最後確定的三組嘉賓,基本都是娛樂圈從業者,雖不至於家財萬貫,但至少也算城市中產,這讓他們能够專心地“談情說愛”,婚姻困境基本和經濟問題無關。

而普通人婚姻中真正沉重的部分,例如財產分割,育兒之苦,包括更為隱秘的性問題,都被輕巧地略過了。

不過,這不妨礙我們從這些“問題婚姻”的切面去總結規律,收獲經驗。

幾對夫妻雖然具體情况不同,但最大的共通之處在於,他們都存在嚴重的情緒問題。

要麼是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要麼是對對方的情緒置之不理。

一旦有了分歧,除了爭吵,用激烈的字眼指責對方,便是長時間冷戰,回避矛盾。

沈奕斐曾在節目裏分析,親密關系裏,80%的問題都是情緒問題。

情緒背後是需求,傷心的背後可能是在意,憤怒的背後是恐懼。遇到情緒性的問題,一定要先處理情緒,再去處理事實。

如何經營好一段婚姻,沒有定式,但可以確定的是,愛和吸引,僅僅是一段婚姻的開端。

激情總會有消褪的那一天,而雙方願意合作的態度和努力,直面問題的勇氣,才是最終能够抵禦庸常的武器。

作者 | 本文首發十點人物志(ID:sdrenwu),記錄每一個值得被記錄的人。

主播 | 一凡,電臺主持人,聲音溫度探索者。

圖片 | 來源於網絡,若有侵權請聯系删除。

資料 | 1. 娛理《一檔離婚綜藝的野心》2. 貴圈《如何嚴肅認真地圍觀一場離婚?》

版权声明:本文为[騰訊娛樂]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gsmany.com/2021/09/20210918213829349m.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