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她長命百歲,無病無灾

攝影 2021-09-18 20:53:47 阅读数:512

希望

民國六年

北平街角新開了家花店

店主是比特年輕的姑娘

那條街很偏僻

素日裏也沒有什麼人

那日

她將屋外的花一盆一盆的搬到屋內

准備關店打烊了

她懷中抱了兩盆月季往屋內走

一時沒注意眼前走過個人

生生的撞了上去

她只覺撞到一堵堅硬的牆

鼻尖泛酸

手中的月季也募的從手中滑落

她剛反應過來

那人卻已穩穩將兩盆化接住

她看到對方白色襯衫上被自己蹭了一大塊泥印

有些手足無措

“先生,對不起,我……”

“接住。”

她話還未說完

便被那人打斷

她下意識的接住花

他連眼神都未給她

便徑直離開了

他們第二次遇見時

她在給一個中年女人交房租

他僅匆匆一瞥便離開了

過了兩日

他又從那裏路過

她站在店門口

身旁還是那比特房東

在催她交房租

下意識的

他停住了脚步

他看到她又再次踏入店內

拿出紙巾

在她將錢遞過去的那一刻

他握住了她手腕

“你前天不是剛交過嗎?”

他清楚的捕捉到

女房東在聽到這句話時

臉上閃過一抹慌亂

她呆了下,笑了笑

那笑裏面包含了太多

女房東看了他一眼,說了句

“多管閑事。”

便離開了

她抬頭看向比她高出一頭的男人

彎了彎唇

“謝謝你啊,可以請你進來喝杯茶嗎?”

他鬼使神差的答應了

這是他第一次踏入這家小店

裏面擺滿了各樣的花

去幾不俗

可他覺得

這滿屋子的花

竟不及她半分

她為他沏了杯茶

在他開口前她先笑了下

“我知道,你一定很疑惑這件事吧?”

她從收銀臺中取出一個本子遞給他

他翻開

發現裏面記錄了很多事

都是一些小事

像日記

又不是

她作出了解釋

“我小時候受到過刺激。”

“很多事情過一天就記不住了。”

“只能記在本子上。”

女房東也是知道了這件事

才會多要她房租

他呆了下

還未從這句話中反應過來

就聽到她問

“你叫什麼名字啊?”

“李然。”

然後他就看到她在本子上面嶄新的一頁

寫上了“李然”二字

後面還有她用鉛筆畫的像

僅幾分鐘

竟畫了八成像

他心中頓生出幾分別樣的情緒

有絲……開心

從那以後

他“路過”這家店的時間越來越頻繁

偶爾也會進店買幾束花

那個本子上面的“李然”二字後面

又多加了兩個字“朋友”

李然瞞著所有人

偷偷喜歡上了一個女孩

他想

等穩定下來

就跟她錶白的

可一封突襲的電報

打亂了他一切計劃

大批日軍進了北平

他是北平警察局副局

國民黨太多貪生怕死之徒了

就讓他領兵前往前線打頭陣

這一戰

生死未蔔

有幾日

她明顯覺察到他有些不一樣

卻又說不上來

他離開的前一日

偷偷去了那家花店

沒有讓她看到自己

他趁她去了內屋

從收銀臺內側

找到了那個黑色封皮的本子

他翻到那張寫有他名字的紙時

卻愣住了

那張本寫有“李然”的紙上

多了一行小字

“重要的人”

一滴熱淚的滴落

滴在紙上

印透了幾張

他聽到脚步聲

慌亂將這張紙撕下

又重新將本子放回抽屜

民國七年三月

北平警察局副局李睿領兵前往前線

一場戰役

足等到十月才結束

北平守住了

聽說

是那比特李副局拿著手榴彈

和日軍指揮官同歸於盡了

連屍身都炸分散了

他本不用如此拼命的

可他得守住這地

因他

心愛的姑娘在城裏

有人尋到了他一節斷臂

他手中好像握著什麼東西

但所有人怎麼都掰不開

在他犧牲的前一天晚上

有人問他

如果戰爭結束了他想幹嘛

他想都沒想

就說

“娶她回家。”

“那如果出意外了呢?”

他沉默了會兒

捏了捏口袋中的那張紙笑了

“那就希望她長命百歲,無病無灾。”

他是握著那張紙赴死的

那張寫有“ 重要的人”的紙

已與他融為一體

再無人能分開

十一月是下了大半月的雪

她依舊開著那家花店

不過心裏空落落的

好像少了什麼東西

卻又怎樣都想不起來

她去陵園看望母親時

看到一個墓碑

是新砌的

上面印著的黑白照片很眼熟

好像在哪見過

她慌亂從籃子中找到筆記本

卻無任何與這人相關的印記

只有一張被撕下紙張的痕迹

和一滴已幹滲入的不再明顯的淚迹

版权声明:本文为[攝影]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gsmany.com/2021/09/20210918205346753t.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