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氪多少金,才能成為合格的哈利波特迷

騰訊娛樂 2021-09-18 17:50:56 阅读数:693

能成 合格 哈利 波特

圖片來源@豆瓣

文丨DataENT數娛,作者丨lili 鐘小寶

“昨天預定的海德薇發貨了嗎?”

“今天你去霍格沃茲城堡看烟花了嗎?”

“明天你要一起去環球影城買一杯黃油啤酒嗎?”

對於哈利・波特迷來說,這是幾周出現在圈中最頻發的對話,最近的他們仿佛在過年,每天都有新的驚喜。

北京環球影城開業,約上朋友一起去三把掃帚和猪頭酒吧喝黃油啤酒,奧利凡德店裏的魔杖正等著它唯一的主人。

手遊《哈利波特・魔法覺醒》上線,你選擇了哪所學院,在禁林中遇到了哪些小夥伴,學習了哪些魔法……

熱搜上,也隨處可見“哈利波特”的身影。

圖源:雲合數據

不可否認,誕生24年的哈利・波特,仍有著旺盛的吸引力,所到之處必引發追捧。哈利・波特就像是IP世界的嗅嗅,暴風卷走人們的金幣,而每個人都心甘情願地一次次為它買單。

圖源:網絡

合格的“哈迷”要花多少錢?

成為一名合格的哈利・波特迷,需要花多少錢,大家仔細思考過這個問題麼?

數娛君給大家算了一筆賬,發現除了小說、電影的花費外,哈利・波特迷花錢的地方還真不少。

就從最近的遊戲開始,說好的不氪金,但為了决鬥還是偷偷攢了錢買卡牌。氪金金額從1元――3888元不等。

圖源:網絡

“决鬥”時遇到對面的玩家打扮得花裏胡哨,立刻明白他手中的黃金卡牌必定不會少,一定沒少氪金。

跳出遊戲世界,最近北京新開的環球影城,那簡直是霍格沃茲校友會的最佳聚集地,去到那裏,門票錢當然得自費,除此之外,校服魔杖等等也必不可少。

圖源:網絡

大到巫師袍,小到比比多味豆,全套購入至少需要花上1805元,這還沒有計算購買其他周邊的開銷。

巫師袍,849元;圍巾,299元;領帶,229元;魔杖(普通版299元,互動版349元),再喝一杯50元的黃油啤酒和79元比比多味豆。(以上均是北京環球影城價格)

要知道,環球影城的哈利波特周邊紀念品數以千計,面對琳琅滿目的創意玩具,很難有人能抵擋住誘惑,不帶幾樣回家。

以奧蘭多環球影城的哈利波特周邊商店舉例,它的商品涵蓋了服裝、飾品、文具、玩偶、食品、家居用品等等,從幾十到上千元不等。

而且華納和環球影城的商店,都有專屬的限定商品。

比如華納線上商店裏,會賣學院配色的眼影、指甲油等化妝品,這些東西無法在環球影城買到;而環球影城的大型院徽牆飾,則是華納沒有的,沉甸甸很有質感,買一個掛在臥室牆上還是很酷的。

圖源:網絡

即使是同一種類的商品,外觀也不盡相同。

黃油啤酒的兩種玻璃杯,左邊是華納的版本(133元),右邊是環球影城的版本(110元)。

圖源:網絡

華納版的巧克力蛙,附帶毛絨玩具;而環球影城的版本,則只有巧克力和卡片。

圖源:網絡

更不用說文具、徽章、服裝這類日常用品,設計師不同,材質、尺寸自然各不相同。以海德薇的徽章為例,華納版本更注重美感和可愛;環球影城的則更為還原,不過華納版本的要貴上45元。

此外,華納商城會將多種物品打包,方便死忠粉一次購入。像是格蘭芬多學生入學禮盒,包含著魔杖、圍巾、帽子、領帶、筆記本、筆、海德薇玩偶、鑰匙扣等,價格要1560元;而相對來說,環球影城的挑選則更為隨意些。

除了兩大商城外,noble collection商店還有一些高價的哈利・波特稀有周邊。最貴的商品之一巫師棋,要價近2450元。

圖源:網絡

哈利・波特周邊商品的另一大類,則是和專業品牌聯名。品牌選取哈利・波特世界中的標志元素,與自身產品融合,保留品牌調性的同時,創作出哈利・波特聯名款商品。

聯名商品覆蓋的領域則比官方商城更廣,可謂是滿目玲琅。

最近恰好中秋節,新加坡品牌awfully chocolate推出了哈利・波特聯名的首款月餅,四個月餅加上專屬的學院盤子需要168新加坡元,約等於人民807元。

圖源:網絡

此外聯名商品都要比品牌本身的同類商品,價格更高。

以潘多拉為例,材質相同、大小相近的兩顆串珠,哈利・波特聯名款要比普通款貴59元。

圖源:網絡

不過很多品牌,由於是各自專業領域的翹楚,所以即便價格稍貴,質量也更有保障。

比如,同樣是時間轉換器項鏈, 華納自己生產的(左)雖然只要142元,但顯然不如Freeman聯名(右)的精致璀璨,更適宜長時間佩戴。

圖源:網絡

而為了討“哈迷”們的歡心,各家品牌亦使出自己的渾身解數。

聯名商品中,手辦公仔的銷量一直很好,goodsmile的哈利・波特粘土人可以摘掉眼鏡;funko的手辦有情景搭配,哈利在推著行李車;泡泡瑪特的則可扭動關節……

圖源:網絡

粗略計算一下,如果某個人在她衣食住行的每個領域,都使用哈利・波特的周邊產品,那麼需要花費多少錢?

因為需要兼顧不同品牌的商品,不同價比特的同類商品,數娛君采取了中間值。可以看到,衣服飾品的樣式最多,花費也最高;在食品方面,哈利・波特的周邊相對較少;而擺件、玩具、文具價格不低,比起實用性,收藏的價值更大一些。

草草算來,竟然高達5比特數!如果樂高聯名全都入手,加上其他品類不斷的推陳出新,以及環球影城裏的所有花費,數目會更為龐大。由此可見,如果想做一名骨灰級的哈利・波特粉,不止要有狂熱的愛,更要有錢。

哈利・波特的魔法最大成就,就是變有錢。

哈利・波特為什麼如此能圈錢?

大家為什麼心甘情願給它花錢?《哈利・波特》原著小說和電影改編,居功至偉。

J.K.羅琳不會想到自己靠著一杯最便宜的飲料開始寫作時,也沒想到會有如此效應。《哈利・波特》小說的走俏是爆炸式的。

圖源:網絡

1997年第一部《哈利・波特與魔法石》圖書在英國出版,迅速暢銷。美國出版社Scholastic看准商機,以100萬美元高價引進。並創造了一項紀錄,連續160周登錄亞馬遜暢銷版本榜單。

目前,《哈利・波特》七部作品被翻譯成70多種語言,銷往200多個國家,銷量超5億本。對比同類科幻巨作,托爾金的《魔戒》和《霍比特人》也只賣出了2.7億本。

圖源:網絡

《哈利・波特》圖書的暢銷很快就吸引了電影公司的注意,美國華納兄弟公司决定將7部小說改拍成8部電影。2001年,耗資1.25億美元的電影《哈利・波特與魔法石》正式和觀眾見面。

承載了讀者的巨大期盼,《哈利・波特》的電影必須成功,也必然會成功。

圖源:網絡

《哈利・波特與魔法石》在北美3672家影院上映,打破了放映院數和首映票房紀錄,是當年北美票房和全球票房雙冠。在錄像帶和 DVD收入方面,《哈利・波特與魔法石》 僅在美國的銷售額便達到了 3.23 億美元。

2020年,《哈利・波特與魔法石》在中國重映。“哈迷”們熱情不减,紛紛走進電影院追憶童年,最終取得了1.92億的票房,也使得《哈利・波特與魔法石》邁入10億美元票房大關。

目前,該系列電影取得了78億美元的票房,僅次於星球大戰系列的91.6億美元和漫威系列電影的225億美元。

圖源:網絡

《哈利・波特》系列的成功是連帶式的,書電影電影衍生書遊戲舞臺劇劇本書……只要J.K.羅琳願意,她的霍格沃茨宇宙可以無限長大。

在電影結束的5年後,J.K.羅琳聯合傑克・索恩、約翰・蒂法尼,推出舞臺劇《哈利・波特與被詛咒的孩子》,講述的是哈利波特兒女輩的故事。

它是百老匯非音樂舞臺劇中,成本最高的作品。分為上下兩部共計五小時,票價30-200鎊不等。該劇年年爆滿,至今仍一票難求。

圖源:網絡

由此誕生的同名劇本書,北美地區短短48小時就賣出超過200萬本,成了有史以來最暢銷的劇本。

似乎一切與哈利・波特有關的東西,都能輕易吸金。

2014年,日本環球影城新增了哈利・波特主題樂園,當年的營業利潤便比上一年增長61%,達到390億日元。

手遊《哈利・波特:霍格沃茨之謎》自2018年4月上線累計下載1億次,收入達3億美元,成為模擬冒險類遊戲的top1。而這僅僅是哈利・波特眾多手遊的其中一款。

圖源:網絡

2018年,美國運營商AT&T與華納公司的反壟斷收購官司鬧得沸沸揚揚,也因此曝出了一條重要信息:哈利・波特的品牌價值估值高達250億美元。

毫無疑問,哈利・波特是21世紀最成功的現象級IP。

“後哈利・波特時代”,如何延續影響力?

哈利・波特的吸金能力毋庸置疑,更重要的是,龐大的魔法世界滲透進80、90、00後的精神生活,從而產生難以估算的文化影響。

然而,隨著《哈利・波特》小說電影的相繼完結,“後哈利・波特時代”並不能滿足每一比特哈迷的需要。

2016年,身處同一個魔法次元的《神奇動物》系列電影問世。赫奇帕奇出身的動物學家紐特,成為新的主人公。

圖源:網絡

2018年,該系列趁熱打鐵推出第二部,找來約翰尼・德普、裘・德洛,並將宣傳噱頭聚焦在格林德沃和鄧布利多老兩口的舊情舊怨上。

但《神奇動物2》的票房,卻下滑了1.6億美元。尤其是中國市場,在期待度提昇47%的情况下,票房同比反而下降整2億。

J.K.羅琳對自己作品改編擁有强烈的掌控力。比如,她曾要求《哈利・波特》的電影必須全部在英國拍攝,並由英國人出演。這樣做的好處是,J.K.羅琳做為“親媽”大概率是珍惜哈利・波特品牌的,規避了魔改的風險。

但同時,她的固執也在一定程度上走入死胡同。《神奇動物》系列沿用了《哈利・波特》5-7部的導演大衛・耶茨。

然而,在網絡投票中,大衛・耶茨的水平一直被人詬病,大部分“哈迷”在評選系列最佳時,都沒有投給5-7部。J.K.羅琳願意與他繼續合作,有人猜測,原因之一就是大衛・耶茨比較“聽話”。

圖源:豆瓣

兩部《神奇動物》均由J.K.羅琳自己擔任編劇,但是無數的案例證明了,能寫好小說的作者,並不一定能寫好電影劇本,它們有本質區別。兩人的合作,似乎沒有達到1+1>2的效果。

沒有强大原著的支撐《神奇動物》系列,平淡的敘事,松散的節奏,目前仍處於消費情懷的階段。

另外,哈利・波特的衍生產品太多,很難保證質量,讓每一個人都滿意。

比如最近新上線的手遊《哈利波特・魔法覺醒》,動物保護課需要“殺死”的是神奇動物,而遊戲中最多人參與的是同學之間的互相决鬥。並且,只要氪金便有機會在遊戲中使用“阿瓦達索命”。要知道,小說中“不可饒恕咒”曾為多少正派巫師尤其是哈利和納威帶來不幸,這對很多粉絲來說,情感上難以接受。

圖源:網絡

粉絲的失望,最終坑害的還是哈利・波特的品牌本身的信譽。

今年年初,有消息稱華納旗下的流媒體平臺HBO Max,將要籌拍《哈利・波特》電視劇,打造新一代人自己的哈利・波特。

這究竟是深思熟慮後的行動,還是HBO Max為了和Netflix、Disney+對打所制訂的豪賭策略,我們不得而知。只知道,一旦成行,特效經費、拍攝周期的投入都將史無前例,到時無論好壞,必然會掀起巨大波瀾。

圖源:網絡

作為21世紀最成功的的IP,哈利・波特是一個符號、一種現象,也承載著一代人的回憶。只是一代人終將老去,總有人正在年輕。任何IP,都有它的鼎盛期和倦怠期,哈利・波特如何延續它的影響力,繼續吸金,終有一天它要面對這個問題。

版权声明:本文为[騰訊娛樂]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gsmany.com/2021/09/20210918175055638Q.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