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料演員”的8種行為,一個比一個離譜,有演員用替身演整部戲

騰訊娛樂 2021-09-18 10:37:49 阅读数:219

塑料 替身 整部

今年以來國內娛樂圈可謂是地震不斷,很多明星紛紛翻車。

而隨著這些明星出事,藝人藝德、天價片酬、陰陽合同、“飯圈”文化等娛樂圈的亂象也浮現在了大眾面前。

面對這些亂象,不管是相關行業部門還是人民日報等權威媒體都出臺相關政策或者發錶評論文章進行規範整治。

最近,中國電影家協會主席、國家一級演員陳道明在一次文藝座談會上又對一類演員進行斥責:

我從來不認為這些演員是我們隊伍中的人,他們不是文藝界的,他們是流量界,他們是被包裝炒作出來的“塑料演員”。

之所以言辭如此嚴厲,陳道明直言這些“塑料演員”的活躍,不僅影響了很多優秀創作者的聲譽,還讓整個行業變得烏烟瘴氣。

陳道明的這番話在網上引起了大家的熱議,獲得許多網友的支持與點贊。

隨後人民日報又刊發了《拍戲靠摳圖、對白念數字,甘當“塑料演員”遲早凉凉》的文章對“塑料演員”進行批評。

說到了這裏,我們先談一下什麼是“塑料演員”?

人民日報給出的解釋是這樣的:人們或有不同定義,但無外乎華而不實、缺乏品質,以及沒有靈魂、沒有生命力等。

那麼問題來了,能讓老戲骨和央媒發文批評,現在中國娛樂圈“塑料演員”的行為究竟離譜到何種地步?

先讓我們把時間往回撥,2020年中國電視劇制作產業協會發布了《關於電視劇(網絡劇)制作“去浮華浮躁、重創作規律”的幾點意見》,裏面指出堅决抵制演員不背臺詞等行為。

這個意見發布後迅速登上熱搜,引發熱議,對於一個演員來說背臺詞應該是本職工作,為什麼官方竟然會下發文件去要求?

其實演員不背臺詞這種現象在娛樂圈早已是習以為常的現象了。

早在2016年金星就曾在節目中爆料,如今演藝圈一個很火的女孩子,演戲時不對臺詞,拍戲時就用一二三四五來代替,後期再拿去配音。

但金星的爆料卻不是空穴來風,演員劉濤、舒暢、鄭嘉穎等都曾在片場遇見過“數字小姐”。

就連《亮劍》中飾演李雲龍的李幼斌也碰到過,當時的反應直接懵了,對於老戲骨來說拍了這麼多年的戲,估計也是生平第一次遇到。

因為對這些專業演員來說,背臺詞對於演員來說是最簡單也是最基礎的事情,如果你連臺詞都背不出來的話就更不要談錶演了。

演員吳孟達在演出之前,不僅會背熟臺詞理解好情節,甚至會把與自己演對手戲的演員臺詞也背下來。

老戲骨李雪健拍《嘿!老頭》時,飾演的角色是不戴助聽器的,但李雪健本人不戴助聽器有點聽不清。

為了跟人物保持一致,李雪健堅持不戴助聽器,還把對手的臺詞也記下來,每天看著嘴型和記下的臺詞對戲。

和這些演員相比,這些“數字小姐們”真是讓人無語,而因為這些人的存在甚至出現了編劇多年沒有寫過超過兩行的臺詞。

劇本都是按照那種不需要錶演的劇情來寫的,生怕明星背不下來。

那作為一個演員,在片場不背臺詞不研究角色,這些“數字小姐們”究竟在幹什麼?

有遲到的。有個男演員劇組早上八點開工,他卻中午才來每天都遲到,到片場後還要先找館子吃早飯。

周傑在演《少年包青天》的時候也被爆料過愛遲到,一起演戲的演員鄭佩佩還和周傑打趣說,我們改個名字叫《少年包青天的媽》,我幫你演你可以睡。

還有耍大牌的。有些小鮮肉拍戲,八千多人來前呼後擁,最後只是拍了個喘喘氣的鏡頭。

拍攝《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的時候,李夢因為摸頭發而讓全劇組的人等了15分鐘。

《3D封神榜》中張柏芝原本有份參演,在現場耍大牌無故缺席,還不滿待遇不如其他演員,甚至對制片人和導演亂發脾氣。

這令向華强和向太相當不滿,直接把她踢出局,向華强甚至還對外放話稱永不錄用張柏芝。

還出現有些演員攀比化妝師和助理人數,一起拍戲都不願比對方早出現,在停車場等著也非要別人先進去,因為這樣可以顯的自己比較大牌。

就如周迅曾經說的,以前在片場是呼吸都能聽到,大家都安靜創作,現在年輕演員都在聊天,片場變得嘈雜了。

老藝術家田華也對這種亂象錶達了自己的不滿:現在的許多年輕演員很不敬業,在片場玩手機,嘻嘻哈哈沒有一點認真拍戲的樣子。

但演員的離譜行為,又何止不背臺詞、遲到和耍大牌呢?

哭戲哭不出來,直接上眼藥水。

之前《琉璃》的女主演袁冰妍就被爆出眼藥水演戲,早年間baby在拍《建黨偉業》時有一段哭戲怎麼哭都哭不出來,後來就是靠的眼藥水“哭”的。

誰知道滴了一兩滴還不管用,導演都急了大喊要催淚棒,baby也跟著喊:“拿過來拿過來。”

演戲時完全不在乎劇情的背景,自顧自地“扮美”,造型怎麼美怎麼來,人設怎麼仙就怎麼營造。

《如意芳霏》中,鞠婧�t扮演的女主喪禮妝容帶紅,綁架卻像咬著化妝棉。

一些演員甚至根本不用出現在拍攝地點,站在綠幕底下通過後期摳圖就能完成戲份。

可就連這個也沒法滿足某些演員,他們除了摳圖還各種用替身。

在演戲中替身是一直存在的,但大多都是用來完成一些高難度或者有危險性的動作。

有些演員為了更好地呈現出劇情效果還會拒絕替身,比如成龍大哥在拍戲時危險動作親自上,能不用替身就絕不用替身。

1987年拍《龍虎兄弟》,成龍直接從高空墜下,左耳頭骨凹陷腦出血,碎骨內移,右耳嚴重受損差點死掉。

還有謝霆鋒跟成龍合作《新警察故事》,拍從樓頂滾下去的戲,因為堅持不要替身,差點被勒死。

而現在的有些演員除了武替外,還有胸替、脚替、手替、發替,哪裏需要替哪裏.

只要不是懟到臉部的大特寫鏡頭,都可以由替身來完成。

之前演員張光北爆料,在一次拍戲的時候,自己根本沒有見過和自己演對手戲的演員,而是整部戲和替身演員對戲。

就像編劇汪海林吐槽的:

就算兩個演員都沒來,戲也能照常拍下去。

同時有些演員帶資進組為自己加戲改劇本,導致劇本最後被改得面目全非。

翟天臨更是在某訪談節目裏說自己在《蘭陵王》劇組加戲的事情 。

他把原本戲份不多的反派加成了和男主馮紹峰戲份接近的“反一號”,而且直接和制片人打的招呼都沒跟編劇說。

可以說,這些“塑料演員”帶資進組、摳著圖、用著替身、講著數字臺詞、遲到耍大牌、擅自改劇本加戲等8種行為,一個比一個離譜,讓人直接大跌眼鏡。

演員陳寶國就對這些行為批評:不要臉了,你要是個專業的演員就不該出現這種情况。

但就是這些毫無演技和藝德的“塑料演員”,卻在資本營銷中,借力畸形“飯圈文化”成為頂流,不僅拿著天價的片酬還收割著各類資源。

最可笑的是,這些演員把背臺詞、守時這樣的基本職業操守還作為敬業去宣傳。

就如劉德華和王勁松提出的質疑:

所以連准時、記臺詞都是優點?准時不是應該的嗎?

什麼時候我們這個職業變成了背臺詞都要被錶揚的職業了?

而對於這些不專心於演技而沉迷於編造流量的“塑料演員”,在監管部門和行業協會加大治理演藝界亂象的行動下,等待他們的必然是凉凉。

因為只有努力涵育藝德,努力錘煉演技,真正拿出好的作品的演員,才會被大家喜歡,演藝之路才會越走越寬。

青石電影編輯部|小猪

本文系青石電影原創內容,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

版权声明:本文为[騰訊娛樂]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gsmany.com/2021/09/20210918103748981z.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