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奧運會虧損多少錢?這届奧運會有沒有門票收入?

伯樂理財 2021-08-15 04:49:58 阅读数:253

本文一共[544]字,预计阅读时长:1分钟~
日本 收入

備受爭議的東京奧運會已經落幕,同時也給日本留下了一地爛攤子。

東京奧運會虧損還是盈利

如果單從奧運健兒的錶現來看,日本無疑是成功的,日本代錶團史無前例地拿到了27枚金牌,14枚銀牌,17枚銅牌,共計58枚獎牌,成績僅次於中美。在本届東京奧運會上,日本不僅在金牌數方面,還在總獎牌數方面都創下曆史最高紀錄。

但從另一個角度看,優异的比賽成績也難掩“血虧”的局面,疫情下的東京奧運會巨虧已成定局。

一比特日籍華人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錶示,日本民眾對奧運健兒的錶現十分滿意,但這並不等同於對日本政府的認可,奧運會期間感染人數激增、不斷上昇的舉辦成本都讓不少人頗為不滿。

“血虧”辦奧運會

根據東京奧組委第5版預算計劃,本届奧運會和殘奧會預計耗資1.644萬億日元(約合150億美元),比奧運會在2020年推遲前所預估的1.35萬億日元還要高出22%,而且是東京申奧時所提交的8000億日元預估的兩倍。

今年5月25日,日本智庫野村綜合研究所木內登英研究員發布了一份分析報告,認為今年奧運會要是停辦,預計有1.8萬億日元的損失,如果是空場舉辦,將要損失1470億日元。

日本第一生命經濟研究所研究員熊野英生錶示,待東京奧運會和殘奧會整個活動結束後,仍將遺留許多嚴肅課題,例如主場館的建設費用、延後一年的追加費用、增加的防疫對策費用等公共經費支出等,或將形成龐大的赤字,日本政府和東京都地方必須面對預算面的殘酷現實。

在疫情暴發前,日本原本期待借助東京奧運會能够提振經濟並獲得全球認可。但在新冠疫情期間,不少心懷不滿的民眾只想讓這一切都消失。

民眾對奧運會的負面情緒也讓贊助商損失不小,日本的贊助商投入了30多億美元,創下有史以來任何一届奧運會中來自東道國企業的最大贊助金額。

豐田汽車是日本市值最高的公司,也是奧林匹克全球合作夥伴之一,但在日本,與奧運會的任何關聯都過於敏感,以至於這家汽車制造商無法投放廣告,豐田汽車總裁豐田章男(Akio Toyoda)在內的所有高管都未出席奧運會開幕式。

盡管虧損無可避免,但為了少虧點,日本政府和國際奧委會也只能繼續辦下去。國際奧委會約73%的預算資金來自出售奧運會轉播權,因此極力推動奧運會無論如何也要辦下去。國際奧委會委員龐德(Dick Pound)今年5月底曾錶示,只有世界末日才能阻止奧運會的舉行。他後來又補充說,即使菅義偉希望取消,奧運會也會照常舉行。

東京奧運會的“失與得”

需要注意的是,東京是首個兩次舉辦奧運會的亞洲城市,但今時已不同往日。

1964年,日本政府成功舉辦了首次東京奧運會,從前期投資拉動內需,到奧運中期旅遊、服務業的興盛,再到後奧運時期基建開發等,日本經濟借助奧運會契機强勢崛起,GDP於1967年超越英法,1968年超越西德,一躍成為繼美國之後的世界第二大經濟强國。

在疫情暴發前,日本國內也曾對本次奧運會寄予厚望。東京奧運申辦成功後,東京都政府曾推算,2013-2030年期間,申奧成功將給日本國內帶來32萬億日元(約2萬億元人民幣)的經濟效應,估算下來,年均GDP將推高9000億日元(約590億元人民幣)左右。但疫情讓一切都打了水漂。

不過需要注意的是,對於本届東京奧運會而言,空場舉辦帶來的門票損失其實很小。

可以將北京奧運會收支作為參照,《北京奧運會財務收支和奧運場館建設項目跟踪審計結果》顯示:以人民幣計價全部支出為202.06億元;總收入為213.63億元,直接贏利大約11億元。具體來看,國際奧組委全球範圍內市場開發收入按協議收入86.7億,北京奧組委市場開發收入98.7億,門票、住宿等19.6億,殘奧會收入8.63億。票務及住宿收入僅僅只有19.6億,占比9%左右。實際上,北京奧運會收入的大頭是國際奧組委的國際贊助、轉播權分成和國內轉播權、商業贊助收入,占比80%以上。

也就是說,盡管東京奧運會門票收入幾乎歸零,但這一部分收入占比很小。本届奧運會觀眾上座率僅為3%,預測整體入場觀眾少於4萬人次,門票收入從預期的900億日元降至10億日元左右,血虧近890億日元(約合人民幣52億元)。

對於東京奧運會而言,其實很大一部分損失在於旅遊業,疫情之前日本曾預測,蜂擁前往日本觀看奧運會的遊客將在餐飲、交通、酒店和購物上花費近20億美元。此外,這一為期17天的盛事將激勵其他人前往日本旅遊,從而再帶來數以十億美元計的收入。

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員張季風錶示,東京奧運會肯定是虧本的,但這種虧損對日本經濟的影響有限。特別是相較於疫情,對日本經濟的影響幾乎微乎其微。可以肯定的是,即便是對東京奧運會的損失給出的最壞估算,其金額也不到日本經濟規模的1%。

從另一個角度來,對於東京而言,本届奧運會也並非毫無收獲。野村綜合研究所(Nomura Research Institute)經濟學家木內登英(Takahide Kiuchi)錶示,外國人將觀看東京奧運會,並且他們可能會在疫情過後赴日本旅遊,這方面仍有潜在的回報。“餐館和酒店為迎接外國人而翻新了設施,這些資源不會被平白浪費掉。”

“失落”奧運會影響延續

日本首相菅義偉在奧運會前曾錶示,他相信采取廣泛措施讓公眾與奧運會保持距離將防止新冠病毒的傳播,此次奧運會的國際電視觀眾數量龐大,因此日本仍將從奧運會中受益。

在奧運會舉辦前,菅義偉的夢想是疫情獲得控制,成功舉辦東京奧運會,然後舉行大選。但最近新冠病例激增,導致東京第四度進入緊急狀態,奧運會主辦當局决定幾乎全面禁止觀眾進場,菅義偉的夢想幾乎已經破滅。

值得注意的是,在8月8日奧運會閉幕當天,日本東京都地區單日新增確診病例數已連續第5天超過4000例。“抗疫不力”的標簽讓菅義偉的連任前景愈發渺茫,支持率自上任以來首次跌破了三成。

朝日新聞在8月7日、8日進行的電話民調顯示,菅義偉內閣的支持率已下滑至28%,為其去年9月擔任首相以來的最低值,舉辦東京奧運會未能提高日本民眾對菅義偉的支持率,反而成了“减分”項目。

此外,調查還顯示,認為政府的抗疫舉措良好的比例追平了今年5月的最低點,僅為23%。而在無法給予正面評價的受訪者中,高達70%錶達了對其執政的不支持。

需要注意的是,菅義偉背後的支持者——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曾錶示,“我想讓奧運會成為掃除通貨緊縮和經濟衰退的觸發器”。安倍本想借助奧運會提振經濟,但如今一切已經落空。

對於經曆1964年奧運會的那代日本人來說,這届遠不如前、不受待見的奧運會令人深感失望。


版权声明:本文为[伯樂理財]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gsmany.com/2021/08/20210815044941549v.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