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名孩子被暴力毆打,偷偷寫紙條求救!這個“夏令營”被曝光→

搜狗微信 2021-08-15 15:51:17 阅读数:413

本文一共[544]字,预计阅读时长:1分钟~
多名 孩子 暴力 偷偷 求救
“兒子從小膽子就小,想讓他去軍事化夏令營多跟男孩玩耍。”

“想讓女兒在暑假期間去夏令營體驗一下生活。”

“設置的有軍事、十商等各種課程,還有心理輔導,從電視、地鐵中也看到過廣告,孩子也很期待。”

圖片

圖片

軍尚少年軍校資料信息截圖

給孩子報名軍事化夏令營前,三比特家長曾滿懷期待。可是讓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孩子們的夏令營之旅才剛剛開始,就發生了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他們收到了來自孩子的求助,求助形式不限於孩子主動發來卻又立即撤回的求救消息,還有藏在同學身上的求救紙條。

當家長們聞訊提前接回孩子,發現他們已遍體鱗傷。孩子們青春的夢想沒能在這裏放飛,卻遇到了對他們施暴的校長。

“孩子抱著大人,什麼也不敢說,原本開朗的女兒變得孤僻,現在正在找心理醫生介入治療。” 眼看著女兒王珊珊身上多日還未痊愈的傷痕,父親王江心如刀絞,後悔莫及,“我們就不該送她去河北軍尚少年軍校參加夏令營。”

目前,打人的夏令營校長全某某已被行政拘留15天。

立馬撤回的消息

今年4月,張霞在接10歲的兒子張成放學時,收到的一張傳單引起了她注意。

圖片


正是軍尚少年軍校夏令營的招生廣告,她通過廣告上的信息加了招生老師的微信後,對方朋友圈裏的夏令營視頻更是令張霞心動不已。

“孩子從小膽子就小,想讓兒子去軍事化夏令營多跟男孩玩耍。”張霞渴望著孩子能從軍事化夏令營中收獲膽識,成為一名真正的男子漢。

5月,張霞决定給孩子報名。原本21天的夏令營,因存在時間沖突,張霞只給孩子報了14天,花費4880元,比原價便宜1700元。

一晃,孩子迎來暑假,家長和孩子都曾期待的夏令營也隨之開營。8月1日,張霞從衡水出發,驅車2個多小時,將孩子送至石家莊市元氏縣北褚鄉西同下村,河北軍尚少年軍校基地便比特於此處。

圖片

軍尚少年軍校基地

孩子報到時,張霞止步於基地門口。在門口的報到處,張霞應工作人員要求,她在一張需要家長簽字的紙上,特別備注了“體質弱,一旦發現頭疼、發燒及時通知家長。”

“他們還有一個不允許家長探視的規定。”張霞沒有多想,直到兒子開啟夏令營之旅的第五天, 突然收到兒子張成發來的信息,打破了她的所有想象。

圖片

張成向母親求救時發回的模糊照片

8月5日下午3點46分,張霞收到兒子發來的三條微信消息,還沒等張霞看清內容,三條信息立馬撤回了。 其中有一張模糊的照片,好在張霞及時保存了。從照片判斷,張成身上有一大塊淤青,且已經泛紫。

圖片

張成與母親張霞的微信對話

因為各地出現疫情,張霞原本就打算6日去將兒子提前接回。這三條發出又立馬撤回的信息,讓她感到不妙,她在微信問“兒子,你在哪裏呢?”無人回應。

三張求救紙條

張霞沒敢驚動營地的工作人員,她當天就叫上孩子的兩個舅舅和一個姨媽,立即從衡水出發,抵達孩子所在的營地時正值晚餐時間。站在基地門口,張霞才與工作人員取得聯系。

面對張霞的到來,工作人員也很意外,還曾反問她“你們來的時候怎麼不打個電話呢?”張霞只能慌亂地回答:“家裏有急事,我要見孩子,接孩子走。”工作人員回複:“那你稍等,孩子收拾東西,他在這兒挺好的。”

“我只想先解救孩子出來,還跟對方說過兩天再把孩子送回來。”張霞記不清他們在門口到底等了多長時間,對孩子的擔心讓等待變得漫長。

圖片

張成受傷圖片

終於,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孩子從營地出來了。張霞立馬讓孩子舅舅帶孩子到車上檢查身上的傷。隨後,她便質問工作人員為何孩子身上有傷。工作人員稱從孩子的一篇日記,他們了解到孩子有逃跑的迹象, 從工作人員口中,張霞還得知“校長暴力了”。

張霞要求見校長時,工作人員稱校長不在,張霞選擇了報警。回到車上,張霞將孩子的衣服脫下,身上到處都是傷痕。 “我從孩子的衣服裏,翻出了三張其他孩子的求救紙條。”

圖片

張成受傷圖片

從時間判斷,皺皺巴巴的三張紙條是孩子們早已准備好的,他們用拼音代替不會寫的字。 一條寫道: 是陳宇翔的同學,在昨天的行動中,我們被校長抓住,他被打吐血了。請您務必在明天9點之前來夏令營接他,如果不讓走就說打針去。

圖片


另一張紙條的開頭,寫著王珊珊、周羽兩個營員的名字,內容為:婀(阿)姨,我是王珊珊的同學,她今天腿被校長打紫了,她說想讓您想個辦法把她接走,她還說在這睡不著,讓您快點來,她已經頂不住了。

圖片


第三張紙條上,孩子已經幫家長想好了理由:您就給老師說她要考級要馬上回去,她說千萬不要告訴老師我們給你打電話了。如果老師不同意的話,您就說剛剛收到tong知,她這最後一級了必須要考。

圖片


難以置信的營地暴力

張霞根據孩子們留下的兩個聯系方式,撥通了家長們的電話。8月5日晚,陳宇翔的母親周婷接到電話後,她起初並不相信。

“接到一個家長電話,她說陳宇翔出事了,一開始我以為是詐騙電話。”周婷告訴極目新聞記者,她掛斷電話後,立馬與軍尚少年軍校的一比特李姓工作人員取得聯系,還將張成母親發給她的添加好友請求截圖,轉發給了這比特李姓工作人員。周婷與李姓工作人員的聊天截圖顯示,對方回複她: “剛問了孩子這沒事,孩子們現在在寫作業呢。”

圖片

8月5日,周婷與李姓工作人員聊天記錄
而實際上,周婷此前也擔心過夏令營老師動手打孩子。8月3日晚,周婷也曾問過這比特李姓工作人員:“孩子不聽話可以體罰,不會動手吧?”對方回複:“放心吧。”

圖片

周婷與李姓工作人員聊天記錄

周婷擔心的事真實發生了。雖未從工作人員證實到孩子是否真的出事,周婷還是决定到營地看看。營地保安卻以疫情防控為由拒絕開門,周婷這才報了警。

圖片

周婷與李姓工作人員聊天記錄

幾乎同一時間接到張霞電話的,還有王珊珊的父母。與周婷一樣,他們在接孩子時遇到營地保安阻攔。

王珊珊的父親王江說,接不到孩子,他心急如焚。情急之下,他想到了曾介紹他把孩子送到這個營地的朋友,朋友與夏令營的相關負責人認識。“朋友打了個電話後,他們才放孩子出來。”他說。

眼前發生的一切,令每一比特家長都無法接受。“設置的有軍事、十商等各種課程,還有心理輔導,從電視、地鐵中也看到過廣告,孩子也很期待。”周婷說,開營時,孩子萬分開心,對營地的環境也算滿意。“我當時給他報名時,特意挑了,擔心孩子吃住不好,才選了這家價比特高的夏令營。”

周婷接到孩子時,已上初一的兒子抱著她大哭起來。在周婷眼中,這個一直很堅强的孩子,那一刻脆弱得讓人心疼,“現在回想起來,還是難以置信,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

遭受雙重傷害的孩子

想讓11歲的女兒在暑假期間去夏令營體驗一下生活,現實卻給了王江夫婦當頭一棒。孩子在派出所錄口供時,王江才得知早在夏令營開始的第二天,營地教官就有辱罵孩子的行為。3日淩晨,女兒在宿舍被打,隨後被人拖到樓道,最後被帶去了辦公室。 “想想一個十幾歲的孩子,在辦公室被打一個多小時。” 王江說。

圖片

王珊珊受傷圖

圖片

王珊珊受傷圖

張霞也是通過孩子錄口供才了解到,3日淩晨,一比特全姓工作人員 先是拿著鐵棍打孩子,隨後換成了PVC管子 ,“孩子說有兩個老師按著,全校長打,還有幾個老師站在一旁看著。”

周婷證實了這一說法,她稱孩子在錄口供時錶示,8月2日白天他看到有教官在打別的孩子,感到很害怕,當晚他便收拾了自己的行李,睡覺時穿著衣服。“3日淩晨,營地四五個工作人員就去逼問他,是不是想逃跑。他們用脚踹他的肚子,用PVC管打,孩子都吐血了。”周婷說。

三個經曆過重創的孩子,受到了身體與心理的雙重傷害。

張霞提供的一張由衡水市第四人民醫院出具的診斷證明書顯示,張成多處軟組織及皮膚挫傷,曾於8月6日至8月10日在該院住院治療。

圖片

張成的診斷證明

“孩子被打得遍體鱗傷,雙腿和腰上都被打破皮了,胳膊上好多塊淤青,做法醫鑒定時,法醫跟我說要是淤青面積再大三分之一,就能達到輕傷的標准。”王江說,孩子傷情初步判定為輕微傷,他還在等待法醫鑒定的最終結果。

13歲的陳宇翔是三個孩子中受傷最嚴重的一個。由石家莊市第三醫院出具的診斷證明書顯示,其頭部受創,多處皮膚及軟組織挫傷,CT診斷報告單顯示其盆腔內有少量積液。周婷說,目前她還沒有拿到兒子的傷情鑒定結果。

圖片

陳宇翔診斷證明

圖片

陳宇翔CT診斷報告單

“孩子一提起夏令營發生的事就會哭,不說話不出門。”張霞說。王江介紹,8月12日,曾有兩人到他家,其中一人是夏令營的老師,“女兒一開門,看到他們就嚇哭了。”

周婷也會向陳宇翔的好朋友尋求幫助,經常邀請他們到家開導孩子,“他晚上睡覺的時候,也需要大人陪著,拉著他的手。”

三比特家長都稱,他們還為此感到後怕,孩子們的心理受到嚴重創傷,他們目前最擔心的就是孩子的心理狀况。“我們就不該送她去河北軍尚少年軍校參加夏令營。”王江、張霞、周婷都有同樣的想法。

被行拘的校長

送孩子入營時,家長們曾收到一份帶有河北軍尚研學旅遊服務有限公司公章的協議書,協議書的空白處均沒有簽字。協議書顯示河北軍尚研學旅遊服務有限公司為主辦單比特,其對夏令營的時間、費用、安全、培訓管理及其他事宜作出規定。

圖片

協議書

“軍尚國防教育基地比特於裝院路與井元路交叉口南行600米路西,是河北省首家將軍隊文化、軍事化管理融入企業員工培訓和青少年素質教育的紅色文化拓展基地。”河北當地一家電視臺介紹的軍尚國防教育基地,與河北軍尚少年軍校基地是同一地方。

家長提供的一份關於軍尚少年軍校夏令營14天加强營的資料顯示,校長寄語的落款姓名為全家軍。他稱軍尚少年軍校始終堅持“情商比智商更重要,健康比成績更重要,能力比文憑更重要,方向比努力更重要”的培訓理念。

圖片

圖片

軍尚少年軍校夏令營資料校長寄語

資料顯示該校將安全保障放在首比特,專注於6-16歲青少年綜合素質能力和心理健康教育。在課程安排中,極目新聞記者注意到,第三天的課程內容為安全教育,其中一項為校園反暴力。

天眼查顯示,河北軍尚研學旅遊服務有限公司成立於2011年,孩子們所說的校長全某某為該公司總經理。該公司的經營範圍有研學旅遊服務;旅遊信息諮詢;教學設備、教育軟件技術的開發、技術諮詢、技術服務;國內旅遊和出入境旅遊業務;禮儀慶典服務、企業營銷策劃、企業形象策劃、會議及展覽展示服務、戶外拓展活動、文化藝術交流活動策劃、體育賽事活動策劃、旅遊項目開發。

8月13日下午,極目新聞記者撥通該公司在天眼查上公開的聯系方式,接聽電話的女士稱她已從該公司離職,聯系公司要撥打“89255050”。隨後記者撥通該座機,提示“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極目新聞記者聯系到軍尚少年軍校的上述一比特李姓工作人員,欲了解相關情况,她聽聞是記者後立馬掛斷了電話。

此前,該公司一比特投資人在接受媒體采訪時錶示,這是一個軍事化的夏令營,協議規定不允許家長探視,孩子們在這兒就是接受軍事化的訓練。“在培訓期間有3個孩子受不了這樣的艱苦條件,訓練中怕苦怕累,他們想一起離開營區。”該投資人稱,打人不對,處理方式欠妥,目前打人的校長也被停職。

根據張霞提供的北褚派出所開具的受案回執,記者撥通回執單上民警的電話,接聽電話的工作人員聽聞是記者後立馬掛斷了電話,再次撥通時對方錶示打錯電話了。隨後記者多次撥通該派出所的座機,均無人接聽。

圖片

受案回執

元氏縣北褚派出所所長付作朋在接受媒體采訪時錶示,全某某打人情况屬實,被害人傷情鑒定均為輕微傷,目前已對違法人做出15天行政拘留的處罰。

來源:極目新聞

圖片
更多新聞




這樣一幅畫要價7萬?13歲女孩偷拿家裏70萬約稿,家長討說法…

現實版《我的姐姐》,20歲女孩養三個弟妹,壓力太大跳河了

南大碎屍案家屬已撤訴:出於種種原因,决定撤銷起訴

關於德爾塔變异毒株,鐘南山有了最新研判!

版权声明:本文为[搜狗微信]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gsmany.com/2021/08/20210815155020503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