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婚禮

攝影 2021-08-15 16:27:17 阅读数:595

本文一共[544]字,预计阅读时长:1分钟~
窗外

    九歲半哪年,我媽得癌症去世了。我穿著孝衣,爸爸抱著我把我媽送走。從此我與我爸緊緊相衣。

    我爸是個人人贊口的老實人。每天早起晚睡的地裏幹活。我們家有八畝地,雖我爸能吃苦能受罪,但是,地裏的莊稼總也比不過人家。

  我爸每次進地裏時,都在發愁,農藥不會打,棉花不會弄,果枝,茬子分不清。嬸子大娘把著我爸的手一點一點的教。愁的我爸唉聲歎氣直搖頭。

  回到家嬸子大娘家先把我找到,到家一看大門小門都沒關,鍋蓋翻著,碗筷沒刷。雞在桌上站,狗往盆裏舔。

  我爸看到此景,搖搖頭含著淚蹲在屋角處抽顆老烟,老手拍拍老腿苦笑的自言自語道,"你真舍得這個家,真舍得俺爺們,我這雙笨手何時不用用人啊?唉!說啥呀!這是命!″。

  我小,什麼也聽不懂。可大娘嬸子聽了。不過一傳十,十傳百,我爸的唉聲變了味,成了想媳婦。

    我媽在世時,我爸根本用不著進地。因我媽是個很勤快很勤快的女人。家裏地裏拾到的幹幹靜靜,我爸是個做生意的好手。我爸主外,我媽主內。家裏地裏一起幹,哪幾年,整個村子都沒我家富。

  兩層小樓建在我村中央,高高厚實的堵牆配上棕紅色的大門,顯得氣派又富有。光亮的青磚蓋上花紋的青瓦,真是給我的小莊增光天彩了許多。

    哪時候的我爸,哪是走路帶風,說話帶笑。騎著輛紅色的大陽摩托,裝上幾瓶好酒,小曲一哼,小戲一唱,西裝一搭,美滋滋的找朋友喝幾盅。

    可憐我媽沒了,家裏沒人管,地裏沒人問。忙的我爸一人頭脚不詵,飯而不吃。家中冰箱上磊了好高一堆面條,哪就是我爺倆的食良。不可開交的我爸,力沒少出,汗沒少流。地裏越來越孬,家裏越來越糟。看見狗想揍,看見雞想打。看見鍋蓋想砸。看見莊稼想低頭。說句實在的,誰能幫,誰能求,這種日子何時才是頭。

    我爺爺聽大娘說,嬸子勸。給我爸說不能過在找個吧。我爸說娶個不認識的來家在欺負我。這句話確實震著我爺爺,我爺爺費用了九牛二虎的想了個好辦身份法,就是親戚鄰居都看著。做到家人滿意留下,只要親戚不滿意,鄰居不說好就罵走她。來這個家的人一天不為這家人服務就不要。

    我結婚哪天,我爸的媳婦走了,為什麼?因為還是沒做到我爺爺定的那個法規。我的大舅媽是個四川人。一生就就扒媒挑事,我爺爺就愛聽我舅媽的。

      其實我知道爺爺愛聽我大舅媽的不對,但我想過,爺爺可能是為我好。但是,我確忘不了從他來了的…!,爸爸臉上又又有了笑容,家也不亂了,雞不上桌,狗不舔盆。爸爸又做起生意,地裏的莊稼也給了收成。

    多少年,你在努力。可是,就因你沒忘了自己的,過不去我爺爺這一關。

 

   

版权声明:本文为[攝影]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gsmany.com/2021/08/20210815162658517O.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