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都想快樂的活著

文藝調頻 2021-08-15 17:15:46 阅读数:354

本文一共[544]字,预计阅读时长:1分钟~
都想 想快

18年,飛往東瀛的航班上。

母親靠在我的肩上。

每次乘飛機她都是擔心飛機飛著飛著突然就失踪了,我拉著她的手安撫她惶恐不安的心。

我給她講笑話,對著雲端說,媽媽你看多麼漂亮的棉花雲,穿過雲端的底下還能看到朕的江山和後花園。

然後,我的媽媽傻乎乎的朝我笑了。

一路上她像個孩子一樣拉著我的手,她沒有方向。

幾年前她得了暈眩症,思維緩慢,辨別也下降,有些話有些事她要老半天才能緩過神來。

她一路上惦記著外婆,和我提到,要是你的外婆也能跟著我們多好。

“媽媽,既然你已經出來我們只能管好目前的自己,你會越想越不開心的。 ”

我是我媽的開心果,同樣是她堅持生活下去的支撐。

幾年前,她曾因工作壓力大,幾度崩潰,她說,每天去上班就會想到我,不然她會垮下,每天單比特開晨會,她一腦子全是我,是動力,熬著熬著終於熬到了退休。

她放下了以往緊張的情緒,開始和我相處的時間也變多了。她總要嘮嘮叨叨給我講些過去的事。

我媽一直說,我這輩子怎麼會生這麼個完好的女兒呢,我都懷疑自己,這條九死一生撿來的命,還能有個後代,好神奇啊。

故事要從幾十年前講起。 上個世紀七十年代初,十八歲的外婆被迫嫁給了大她6歲的外公。外婆家兄弟姐妹多,為了减少家裏吃飯的人口,外婆的媽媽也沒有辦法,只能把外婆嫁給離家很遠的外公。

只是圖我外公家是中農,能吃上一口飯,能在大雪紛飛的冬天有個溫暖的窩。

事實相反,我外婆的厄運才剛剛開始。

我的外公極瘦,而且體弱多病,勞動力很弱,全靠我外婆支撐著一個家,倒黴的是所說我外公是中農,可還是連口飯都吃不飽。

才18歲的外婆正是成長發育的年齡,每天從日出到日落,臉朝泥土背朝天,曬的黑不溜秋不說,回家還被外公罵,罵她洗衣服用肥皂,罵她在外面跟男人說了話。

我的外婆忍氣吞聲,默默流淚,她回不了娘家,因為娘家的兄弟姐妹還要偶爾從外婆這裏取些米糧。

不久後我的外婆懷孕了,也就是我的媽媽,家裏還是吃不飽飯,為了更好的收成,外婆比以前更加幹得起勁,那些農活全靠外婆擔下,外公只是輔助她。

我的媽媽在沒有貧困年代出生了,出生時因為營養不良頭上沒有毛發,還是個大頭嬰兒。

隨著出生我的媽媽的厄運也即將開始,在一個沒有愛的家庭裏,我媽媽自然成了挨罵的出氣筒,受氣包。

因為外婆重男輕女,看到我媽媽就非常討厭。

因為外公的無能讓弱小的外婆變成了一個女强人,她不再溫柔,不再活的像個女人,而是像個勇者一樣對抗生活。

後來外婆生了我的舅舅,大人們出門幹活時,舅舅有我幼小的媽媽帶著。

我媽媽上學的時候,時常被學校的壞男生每天少不了挨打,回到家還不敢說,說了家裏免不了還要一頓打。

逐漸逐漸,我的媽媽沒有在挫折裏變得勇敢,而是懼怕。因為弱,和被人欺負的孤獨,我的媽媽沒有童年的玩伴。

後來據說我的媽媽跟著村上的那幾個沒有父母的孩子一起玩,起碼那時候她還能找到一點童年的樂趣。

我媽媽被我的外婆一直打罵到了十來歲,我的媽媽還是很孝順,愛我的外婆和外公,在打罵她從不頂嘴,除了害怕還是害怕。

後來外婆看到我的媽媽長得亭亭玉立,舅舅開始變得潦倒,不聽話,她把愛偏向於我的媽媽身上,開始在乎我媽媽,補救我媽媽。

只是我的媽媽在整個成長過程中,她活的很自卑,在十三歲那年,她實在經不起外婆的毒打,她想到了死,被鄰居發現了,救回了一命。

再後來,命運很公平,上帝為她關了一扇門,又為她打開了另一扇窗,她遇上了我的爸爸。

而我的出生,時代變得不在貧窮,可我的媽媽思想遺傳我的外婆,這跟她的原生家庭有關,她把外婆的脾性遺傳到了她的身上。

她的孤獨和被人欺負的怨氣全撒在我的身上,她不發脾氣的時候很好,一旦發脾氣,她就打罵我,我很恐懼她,導致我一直懷疑人生和親情。

爸爸是很愛她,因為她溫柔,她的溫柔其實是弱,爸爸不欺負人,並沒有我媽媽的弱而去看不起她。

我媽媽的脾氣在我六歲之後慢慢變好了,她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不應該這樣,她會經常捧著我的臉說:女兒,對不起。

可我的心裏陰影面積到底有多大只有我自己知道。

童年的陰影我將用一生的時間去補救和愈合。

也影響了我的整個青春和夢想,所以在我十五歲的時候有了想寫故事的想法。

但不管怎樣,我很愛我的媽媽,她並不是刻意要虐待我的童年,而是她的無知,沒有一個正確的人去帶領她,生活不是那個一直滯留不前的樣子,心暖了,看哪裏都是光,是溫和,也沒有那麼多生活煩憂,而是去改善自己的那些不好的想法,把日子過好了,過充實了,快樂自然也就來了。

版权声明:本文为[文藝調頻]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gsmany.com/2021/08/20210815171522811k.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