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同巷裏

文藝調頻 2021-08-15 17:15:48 阅读数:32

本文一共[544]字,预计阅读时长:1分钟~
胡同

        樂遊園心中不樂。

        本應躲在四下裏等他“捉”的小夥伴們都一個個出現在他面前,被胡同口的一隊人馬勾了眼睛。那夥子人裏不戴眼鏡的扛了大大小小的箱子,鏟子,管子,戴眼鏡的拎著小箱子一個接一個地進到他家隔壁的院子。孩子們都探頭探腦地往院子裏張望,大嘴巴的早就跑回家去尋了父母來,添油加醋地形容上一番,不一會兒巷子裏擠滿了好奇的人。

        張滿的娘是套話的好手,一口老鄉一捧毛豆就收買了賣力氣的人,不肖等她自己到人堆裏去,就有眼尖的人圍上前去殷勤:“滿娘,打聽出什麼了?”

        張滿娘便整整還沒來得及脫下的圍裙,又理了理頭發,“嗨!也不是啥新鮮事兒,說這院子是那會兒子當官的一處宅子,挖寶來的!”

        有人起哄道:“人家那是考古,讓你說得粗俗。”

        大家就笑起來,張滿娘叱那人:“幾個春秋也叫考古?怕是骨頭還沒從死人身子板上脫下來吧!”

        大家還是笑,有人疑問:“當官的也住咱們這‘寒清洞’呀?說不上咱們誰還是攀親帶故的遠房親戚呐。”

        曹青娘這時哼了句:“沒准是給哪個小娘娘置辦的金屋呢?”

        張滿娘瞅了眼站在後面變了臉色的曹青爹笑著捏作尖利利的聲音:“金屋藏嬌啊?那可新鮮!”

        樂遊園對那戶院子倒沒什麼稀罕的,這院子雖在他家隔壁,但打他們一家搬來的時候就不見鎖落過,男孩子們曾經開這屋裏鬧鬼的玩笑還把胡同裏的“女霸王”曹青嚇得哭病了三天,此外也就沒什麼關於這院子的事兒。樂遊園不怕鬼,他還因為捉蛐蛐偷偷翻進過院子一回,幾個屋也都上著鎖,他只記得院兒角落裏有個空池子,池子角有個能鑽進小孩兒半個身子的洞,那蛐蛐就躲在那洞裏給他捉住的,不過這件事兒他誰也沒說就是了。

        大家還討論著,門上禁止進入的那一條薄薄的紙帶便虛浮得撐起來,那些戴眼鏡的人也開始忙活起來。他們拿著各式各樣的家夥什兒探問著這個院子的秘密,最多的動作便是拿著放大鏡,這是樂遊園見過的東西,他還從老師那裏借過來,也在這院子裏看來看去,不過他是在找蛐蛐兒,他們又在找什麼呢?只見他們左點點頭,右驚訝,或長長的歎息,在門外圍觀的人也隨他們的動作不由地起起伏伏。樂遊園覺得他們活像夥伴們爬來爬去的找蟈蟈兒,又像書上畫的古代的太監跪來跪去的找富貴兒。忽的,一比特水池角落的人尋到了些什麼,四周的眼鏡們都圍了過去,他們用放大鏡看了又看,然後彼此點頭,微笑。外面的人比他們還急,張滿娘只恨脖子不够長,又沒長著千裏眼,順風耳。戴眼鏡的人把那個東西小心翼翼地放置在一個小箱子裏,於是大箱子,小箱子,鏟子管子與他們都按來時的順序依次離開,圍觀的人更覺奇了。

      “這怕不是發現了什麼寶貝?”曹青娘嘀咕著。

        有人說:“這官員小娘娘家就這一小點值錢的?”

        張滿娘鄙夷道:“沒眼力見兒的,那東西的價值是由大小定的?你歲數倒是不小,也沒見值幾個錢!”

        那人窘迫,卻也說不過張滿娘,大家越猜越精神,把那神物吹上了天,還與王母娘娘冠上的寶珠也沾了親。

        在外跑生意的順飛子給大家帶回了“神物”的消息,他靠在黃包車的一邊杆子上,得意的樣子頗有些老爺們的姿態,還指使張滿娘給他捶背才肯說,張滿娘見狀拿起拳頭狠狠扣了下他的肚子,順飛子大叫著捂住肚子,張滿娘說:“別耍貧嘴,等會兒給你舀碗酒喝”,順飛子就說:“找來的東西給放在了玻璃罩子裏,好幾個老爺小姐們爭著搶著拍買,說是不易尋得見的寶貝呢!”

        張滿娘得意道:“瞧,我說什麼來著?”

        曹青娘就說:“是是是,還是滿娘見多識廣,人家這小娘娘在小院兒裏稀世珍寶隨土埋,這大娘娘還不知道在哪個大宅子裏洗衣灑掃,熬成個黃臉婆不受人待見!”

        曹青爹仍是不說話,只是臉更青了……

        大家一邊度著胡同巷裏的尋常日子,一邊咬嚼著七雜八碎的鄰裏長短,還一邊打問著那件“神物的”歸屬。

        一個平常的下午,順飛子來了,張滿娘正在晾衣服,正好瞅見他左一聲哎呦,右一句歎氣,便問道:“順子咋了?可是有啥難事兒,說給姨聽聽,姨給你開解開解,想想轍。”

        順飛子答:“啥呀,不是我,是那玻璃罩裏的玩意兒!”

        張滿娘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抱著沒晾完的衣服就沖過來,門後耳尖的曹青娘早就聽了一耳朵,也趕忙過來,不一會兒,又一夥子人聚了起來,張滿娘率先發問:“飛兒,快說!”

        順飛子耷拉著的眼皮輕輕抬起看了她一眼,然後悻悻說道:“什麼呀!根本不是寶貝,城裏的貴老爺重金拍了下來拿去珠寶行找相熟的老板一鑒定,說是,說是……”

        張滿娘都不敢呼吸了,嘴巴一張一張的恨不得自己來說,一時間竟也忘了發問,倒是曹青娘接了她的口問:“是,是什麼呀?”

        順飛子說:“是不值錢的爛料鍍過的半顆牙!”

        張滿娘這回找回了聲兒,問道:“牙?怎麼是牙呢?莫不是珠寶行的人作假,想以此低價騙走寶貝?”

        順飛子搖搖頭,沖著張滿娘歎氣道:“難道全城的珠寶行都作了假不成?唉,本想著這幾天人都來看這東西,能多跑幾趟生意,這下全黃了!”

        曹青娘笑笑說:“誰曾想張滿娘也有這看走眼的時候呢?錯把那石頭當珍珠!”

      張滿娘吃癟,氣得心裏恨不得與這潑婦爭論個不眠不休,最終還是抱了衣服回家去。

        小巷又恢複了平靜,一夥兒人都散了,只餘各家各戶燒飯的叮咚聲與滿巷子的飯菜香氣。

      樂遊園抱著新捉的蛐蛐兒正要回家,一轉眼看見隔壁的院子,院門那日被破開後再沒關上,門上的禁令紙條也早被風吹得飄搖,只剩一半還虛弱地掛在一邊,他突然就想到那個院角的空水池,想到那個半大的洞,於是就走進去,院子還是一樣的安靜蒼凉。他握著那個蛐蛐兒籠子找到那個小洞鑽進去,看著一個地方發愣,忽然他就想起來,好像就是在這個比特置,他當時捉住了那只蛐蛐兒,拿起它的時候它的身下好像就伏著一個小石塊之類的東西,當時急著回家,也沒細看,莫不是那天眼鏡們帶走的就是那個……

        他正想著,耳朵裏頭傳來喚他的聲音,他仔細一聽,是母親做好了飯喚他回家。

        他便著急地就起身,忘了自己還在洞裏,頭上還有個頂兒,就那麼一撞,再往前一杵,只聽見他大聲地“哎呦”了一下,然後舌頭不經意掃過上槽牙,突覺有一個比特置一凉,低頭一看,那明晃晃地在地上躺著的,正是他的一顆帶血的牙。

版权声明:本文为[文藝調頻]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gsmany.com/2021/08/20210815171522816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