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菲之上海【94】小暑

文藝調頻 2021-08-16 01:13:43 阅读数:868

本文一共[544]字,预计阅读时长:1分钟~
之上 上海 小暑

花開半夏,眉眼帶笑

  1. 入伏

萬航渡路

北京西路

給天空戴個墨鏡,太晃眼了

“好熱!”

今天入伏的第一天。蘇菲走在去咖啡館的路上,只覺得熱氣蒸得自己要融化掉了,像那剛從冰箱裏拿出來的冰激淩,正一點一點,被這暑熱吞沒。

“你媽去鎮上趕集去了……” 早上給外公打電話,聽外公說今天“暑伏”,在北方的民間,習俗便是吃凉凉的打鹵面。

蘇菲想起了小時候,每逢入伏,外婆總會做打鹵面,吃到嘴裏凉凉爽爽的,在那樣炎炎的夏日裏,可是舒服的。02.  地鐵上讀書的日子

夏日裏,夜來得很遲

以前,蘇菲很討厭上班要走很遠的路,坐很久的地鐵。因為若那樣的話,一天的24小時,除去睡眠時間,剩下的所有時間就全是公司了,“不是在公司,就是在去公司的路上。”

不過,現在蘇菲倒是很喜歡這種乘地鐵的感覺。當然,自然不是每天坐很久的地鐵,那會讓人崩潰的。背著帆布包,包包裏帶一本書,書裏夾一支筆,可以隨時記下讀到某段文字時的心情,書頁裏偶爾會翻到從路邊采來的小花,還有呆呆的頭像紙巾。這種感覺像在旅行,一個人的旅行,關於一座城。

“教堂裏坐滿了人,我沒有走進去,在門口站了一會兒就准備離開了。”——《雙城記》

蘇菲記起了在韓國時,周末會和朋友們一起去教堂做禮拜,那時候也還在戀愛中,估計日子是快樂而充實的吧,以前的記憶都已經有些模糊了。

“快艇在湄公河上行駛,在西貢,抽了一天的時間去看湄公河。”——《雙城記》

依稀記得疫情前的那個炎熱的夏季,蘇菲跟團去泰國旅行時,去過的那條河,叫“湄南河”。河的一岸,是大皇宮,富麗堂皇;河的對岸,是連成片的水上村莊,看起來則樸素了很多,甚至有些破敗和淩亂。聽他們說,泰國的三大國病之一,便是風濕病。蘇菲覺得應該是因為泰國百姓長期生活在這種潮濕和炎熱裏吧。

“那天早晨,一景一醒來,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心裏空空的。一整個上午,她都焦慮不安,那種空虛很可怕,來得沒有理由。”

是的,蘇菲覺得自己偶爾也會這樣子,每個月總會有那麼幾天,是心情低穀點,哪怕是一丁點的小事兒,也會成為導火索,讓你瞬間崩盤。

“一景睡著了,她的臉被曬得紅彤彤的。我不禁笑了,這樣一個野孩子……相機把她的脖子勒得通紅。告訴你一個秘密,其實,我是想當一名攝影師。”

蘇菲在那行文字下面的書頁上,寫了一句話:

我也告訴你一個秘密,其實,我想成為下一個三毛或張愛玲。”

每個孩子都有一個偉大夢想的權利,即使這個夢想,在外人看來是那麼的不知天高地厚。那又有什麼關系呢?I do not care what others care about me .

幽暗的隧道裏,一道光疾駛過來。每次地鐵一來,看著車身擦著玻璃門呼嘯而過,蘇菲就覺得它要沖碎玻璃撲面撞過來了。在心理學上這叫什麼,蘇菲說不上來,類似“總有刁民要害朕”的那種迫害妄想症。若追根溯源的話,確切來說,應該是“死神來了”中毒了。那還是讀大學那會,晚上下了自習回到寢室,隔壁班的女生,全寢室一起追美劇《死神來了》。蘇菲那次偶爾去串門,被迫看了5mins。從那以後,那畫面就印在了腦海裏。腦袋裏沒有橡皮擦,所以擦不掉,心靈被荼毒的節奏。

蘇菲這是剛從膠州路咖啡館出來,剛見完茹小妹南瓜小妹她們,現在要去公司一趟。地鐵門開了,蘇菲走了進去,不幾站就到公司了。

活在熱愛裏

版权声明:本文为[文藝調頻]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gsmany.com/2021/08/20210816011338308v.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