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斬鞍質疑“靖國神社連參觀都不能去”被封號

月光博客 2021-08-15 22:52:47 阅读数:635

本文一共[544]字,预计阅读时长:1分钟~
作家 神社 都不能 都不 不能

8月13日,知名作家斬鞍轉發《半月談》就張哲瀚到日本神社一事的評論,並回複稱,“所以靖國神社連參觀都不能去了?莫名其妙”,該言論隨即引發熱議,斬鞍還在微博下與網友進行了一番爭辯。8月15日,作家斬鞍微博被封號。

近日,演員張哲瀚在日本參觀靖國神社等不當行為,近日被披露並引發各界的强烈關注。半月談就此發錶評論《用“無知”做托詞,逃避不了應有的懲罰!》。評論稱 ,曆史不容忘卻,尊嚴不容褻瀆。大是大非的問題前不存在含糊其辭,以“無知”作錯誤行為的托詞,是對公眾的欺騙,對曆史的不敬。

隨後,《九州·朱顏記》作者斬鞍轉發“半月談”相關話題並配文稱:“所以靖國神社連參觀都不能去了?莫名其妙…”

之後,斬鞍删了那條轉發的內容,又重新發了一條微博。微博內容為:“我覺得中國人去日本旅遊,應該去參觀靖國神社。靖國神社之所以值得看,是因為日本民族的發展史都放在裏面,包括近代的侵略史,包括那些戰犯和日本人感恩涕零的東京大審判印度法官。把戰犯放在神社裏,在某個維度上來說是日本民族性的一脈相承。從書上讀到這些,和你真實身處那個環境的感受是完全不同的。參觀之後當然也不必義憤填膺,甚至不一定都會有那種沉重感,但恰恰是去做這樣的了解,才不會以為日本只有美食美景幹淨的環境友好的人民,才不會到了一個景點就只知道比耶!”

8月14日,斬鞍通過其個人微博道歉,稱自己“昨天發了三條很不合時宜的微博,造成了遠未想到的巨大負面影響。首先我向所有人道歉,這個道歉對曆史、也是對所有被我傷害到的人。鄭重道歉。”

斬鞍在微博中稱,自己看到半月談的“錯誤是出在去靖國神社這一行為本身”就直接片面轉發評論“去靖國神社參觀也不行了?莫名其妙……”

之所以發出這一評論,“是因為我去過靖國神社,而且是故意去的,因為對這段日本不願意承認的曆史,我很好奇他們到底是怎樣錶述的。”

斬鞍在微博中錶示,“回頭看我對半月談的評論,就是截取片段只發錶自己關心的意見,但在曆史問題上,是絕不能這樣片面與不謹慎的。民族感情的問題,不能用理客中來搪塞,我在此就不當發錶評論向曆史、向廣大網友致以誠摯的歉意。”

14日,電視劇《九州朱顏記》官方微博發布聲明,稱“曆史不能遺忘,更不容肆意解讀。真相需要敬畏,容不得詭辯。任何傷害國人感情的言論及行為都不可原諒”,另外錶示“斬鞍是小說《九州朱顏記》的作者,並非劇集《九州朱顏記》編劇。同時,其官微還在聲明中稱劇組保留通過法律途徑追究斬鞍給劇組造成的全部損失之權利。

8月15日,斬鞍微博被封號。

據了解,斬鞍,七十年代初生於杭州,代錶作有“九州·旅人”系列及“九州·朱顏記”系列。其中,《九州·朱顏記》已經被改編為影視作品。

斬鞍道歉全文如下:

昨天發了三條很不合時宜的微博,造成了遠未想到的巨大負面影響。首先我向所有人道歉,這個道歉對曆史、也是對所有被我傷害到的人。

鄭重道歉。

微博發布的起因是看見了@半月談 評論張哲瀚靖國神社拍照事件。我完全不知道張哲瀚這個人是誰,對這件事情的前因後果也沒有做了解,看到半月談的“錯誤是出在去靖國神社這一行為本身”就直接片面轉發評論到“去靖國神社參觀也不行了?莫名其妙……”

會發出這一評論是因為我去過靖國神社,而且是故意去的,因為對這段日本不願意承認的曆史,我很好奇他們到底是怎樣錶述的。

我這一輩的人,從小看的就是小兵張嘎地道戰之類,家中祖輩是抗日遊擊隊,但是上學的時候趕上地球村發達,接觸了很多日本的東西,所以對日本這個國家的曆史和現代,真相和狡辯常常感到疑惑,覺得他們亂成一團,所以我們的感受也很混亂。後來讀書時接觸了幾個日本同學可以閑聊。大約一年多後感覺到可怕,因為每每忍不住提到了日本侵華的那一段,日本同學雖然錶現得非常吃驚,連連說:是的,聽說過,曾經給中國人民造成了很大的傷害,非常抱歉……但我還沒有來得及回話。他就接著說:但日本也是沒有辦法,也是被西方列强欺壓著,(不侵略的話)就沒有辦法生存。在真實的曆史記錄中,我所形成的認知是日本軍國主義者發動了侵略戰爭並且部分人至今不承認 ,說實話,第一次碰到普通日本人民這樣的大回環,我甚至幾乎沒有反應過來。

這樣的事情發生了幾次。我所能接觸到的日本人基本是兩個腔調:一,那段曆史很久了我也不太清楚;二,日本也是沒有辦法。現實中,想要破壞日本人的最好辦法就是跟他們聊日本侵華史。不管多麼熟絡的關系,聊到這個立馬降到冰點。看過不少關於戰後日本的書和文獻,也了解了日本戰犯在美國占領軍庇護下始終沒有得到清算的淵源。我忍不住想,這真的只是一小部分日本極端份子在否認曆史嗎?好像並不止如此。

所以後來去日本旅行,行程中本來沒有靖國神社這一項,離開東京的前一天我决定還是去看一下這個地方,想知道真實的日本人對這個地方的態度是什麼樣的。答案和我想的也一樣:充滿了荒謬和無知。

想知道靖國神社裏有什麼的,可以看破產兄弟的那個視頻,內容和觀點完全贊同。我原本預期參觀會激起樸素的憤怒,但實際上籠罩整個行程的是一種荒謬感——推諉戰爭的責任絕對不是極端分子的行為,而是整個日本民族的慣性使然。若沒有巨大的外力壓迫推動下,這種價值觀不可能產生內生的反省和改變的。

在日常生活的層面,國人對於日本文化和產品的憎恨與喜愛是並存的,樸素而純粹,且可能很長時間內都會如此。正因為要長期相處,深入了解這樣一個鄰居,我覺得是有意義的。這是我會去看靖國神社的緣由,但我去並沒有任何記錄和留念,我秉持著了解的心態去,和@半月談 錶述的不要娛樂模糊曆史其實是完全不同的兩件事,我卻只進行了片面的評論,是我個人的過錯。

我的錯誤在於,我並沒有充分理解《半月談》到底想錶達什麼,就進行了片面的錶達。

《半月談》希望我們不要娛樂化一筆帶過曆史,這一點我完全認可。昨天發布之後有很多人提到了我在給張哲瀚洗地,吃瓜不吃完整就發聲,我當時心想這個人我又不認識又不關心,了解他的前因後果幹嘛。昨天引發問題以後,我把整個事件理了一遍,才真的認識到了我對於這個事件的評價太過於錶面,在這個點上插入的評論非常的不恰當,會引發極大的負面的影響。

回頭看我對@半月談 的評論,就是截取片段只發錶自己關心的意見,但在曆史問題上,是絕不能這樣片面與不謹慎的。

民族感情的問題,不能用理客中來搪塞,我在此就不當發錶評論向曆史、向廣大網友致以誠摯的歉意。

作家斬鞍質疑“靖國神社連參觀都不能去”被封號

版权声明:本文为[月光博客]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gsmany.com/2021/08/20210815225224363K.html